2015年12月,BBC曾撰文称:“边境政策,正在成为欧盟头上新的‘紧箍咒’。”如今,不仅是欧洲,世界上的许多地方都正在经历一个逐渐切断联系的新阶段:看看即将举行的英国脱欧公投,看看那些将希腊赶出欧元区的讨论,再看看那些人员本可自由通行的申根国家边境之间逐渐立起的栅栏。

1985年6月14日,在风景如画的卢森堡小镇申根郊外,五个欧洲国家签订协议,正式建立了旨在“打破国家边界”的申根区。而如今,面对滚滚涌向欧洲寻求庇护的难民,申根区国家匈牙利阻止了难民向欧洲其他国家进发的企图,并在其与非申根区国家塞尔维亚的边界上,建起了一条四米高的栅栏。

同时,奥地利也开始在与意大利的边境上,建设了一层防止难民涌入的栅栏。这条栅栏将会经过布伦纳山口,以熄灭栅栏一侧难民的希望,减轻栅栏另一侧国民的恐惧。不只是欧洲国家希望建设栅栏:美国总统的有力竞争者唐纳德·特朗普,就以其“在美墨边境修‘长城’阻挡移民”的言论而广为人知。美国国内对于恐怖主义日渐增长的恐惧,使得该国针对“特定欧洲公民”收紧了签证政策。

 

fence

点击这里查看包括世界各国情况的《经济学人》互动地图。

切断联系的隐性成本

在边境上重新竖起高墙,会造成什么影响?

一种已经被人们遗忘很久的阻碍将重新回到各国人民的视线:比如来自欧洲北部的公民在南下度假时,将在布伦纳山口遭遇超长的交通堵塞。劳动力市场也将受到冲击:如今有超过170万人,每天都要跨越欧洲国家边境上下班。因为通关速度减缓、和供应链上的必要调整,消费市场价格将缓步上升,将被纳入商品价格的,不仅包括货物在边境的等待和检验检疫时间成本,还包括改变当前广泛应用于全球汽车业生产、基于高成本优化的实时生产概念,以及从配送中心有效运送货物到欧洲各地的模式所需的成本。许多在双边或多边协议框架下出口的商品,将从各国商店的货架上消失。

取消边境开放将同时危及到各国的竞争地位。例如欧洲将会一边看着亚洲各国持续增长,一边发现自己已经落后。如果欧洲的申根区消失、亚洲的TT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生效,情况会怎样?同时,还有一些国际地缘政治的热点地区,包括克里米亚、乌克兰、和中国的南海等等也将涉及其中。在欧洲各国逐渐加高围墙的时候,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等直接接收难民的国家,又会伴随难民潮的到来,释放出怎样的紧张信号?

签证和边境管控有多有效?

回顾历史,我们不由得要问,世界尚未如此开放时,安全状况又怎么样?

国境上的高墙,阻挡了意大利恐怖组织“红色旅”上世纪70年代的暴行吗?阻挡了西班牙“埃塔”民族主义者的袭击吗?阻挡了德国“红军派”左翼组织的恐怖行动吗?阻挡了伊斯兰武装组织GIA攻击法国吗?阻挡了9/11恐怖袭击吗?在1945-1990年间,矗立在德国的柏林墙内设置的,高高的围墙和金属栅栏、带刺的铁丝网、警报器、反车辆壕沟、瞭望塔、自动诱杀装置和地雷,到底有多有效?

毕竟,最危险的还是“灯下黑”的地方:英国新闻博客Mashable就曾写道,“巴黎恐怖袭击的制造者里,没有一个人的身份是叙利亚难民。”

加紧安保

全球的加速融合进程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自由边境数量激增,由此而生的大量贸易和投资,也为各国繁荣和人民富强做出了贡献。国际组织和机构不仅支持了全球经济增长,也为了解决经济争端而减少各国壁垒,建立了诸多机制。国际组织已经建立起许多全球联系,许多打击犯罪和恐怖主义的国际合作平台也应运而生。

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与欧盟下属的欧洲刑警组织(Europol)有着紧密联系。在各国内部,各个政府机关之间也正在空前地进行相互协作。德国就新成立了联合反恐中心GTAZ,这一中心拥有足够自治权,并已成为了德国国内40余个安全机构的合作平台。

私人企业也发出倡议,以保护员工和设备不受全球恐怖主义和其他威胁。自“9/11”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各国的安保标准都有所收紧。如今,个人和企业都需要核查美国和欧洲的制裁名单:出现在名单上的雇员将无法领取薪水,企业则不得从事商业活动。然而正如“巴拿马文件”揭示的那样,我们还远未封锁所有恐怖袭击的可乘之机。

互联网上的战争

社交媒体成为了恐怖分子组织协调、招募成员的新平台。而另一方面,FBI正在使用诸如DSI-1000等互联网监控软件,识别和组织恐怖袭击。诸如SITE(搜索全球恐怖主义实体研究院)等组织,正在互联网上检测恐怖主义的宣传材料和训练指南,并与其他组织共享自己的经验。

技术是这个时代的王牌。互联网有着消融国家边界、同时降低风险的潜力。互联网的活跃用户越多,经济价值就越大,我们也能够监测和预警更多恐怖活动。然而这一领域也不乏利益关切和斗争,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苹果和FBI之间的龃龉

政府有义务保护公民、也有义务控制边境。然而,封闭边境对于公民、移民和经济的潜在影响都有哪些?贝特尔斯曼基金会警告说,在欧洲内部重建永久性的边境管控,将让欧洲在未来10年中,丧失多达1.4万亿欧元的生产力。

我们需要理解和关心自身决定对于经济的影响。还是那个问题:我们需要凭借经济理性,做出一个“是否帮助在极度困境中的社会群体”的决定吗?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沃尔夫冈·莱马赫(Wolfgang Lehmacher是世界经济论坛供应链与运输行业负责人。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