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春天的到来,天气转暖,花朵盛开,人们也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我们结束一段感情,寻找新的就业机会,并试图找到提升事业的方法(比如回归校园)。在经济衰退的影响褪去之后,研究生入学率再次上升,你可能想知道自己是否也该追求更高层次的教育。

追求硕士学位的理由有很多,但如果你的情况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我可能会反对这个主意。

我来自一个有很多“学位”的家庭:两个哲学博士(我的父母),一个法律博士(我哥哥),还有一个公共管理硕士(我的姐姐)。生在这样一个聪明且充满竞争的家庭,你们可能会认为,我理所当然会跟随其他家庭成员的步伐,去追求更高等级的教育。然而,不像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我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在获得学士学位后不再继续攻读高级学位。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时常认为自己会在“象牙塔”中度过4年以上的时间。

我不是反对学校教育。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时常认为自己会在“象牙塔”中度过4年以上的时间。作为一个“热爱争论”的孩子,我不止一次听到我应该去法学院;由于我对星际迷航中的Dr. Crusher迷恋至极,医学院成为了我真正向往的未来。当我了解了自己真正的激情所在是“性健康”时,我把目标定在了攻读公共卫生硕士上。在一次令我非常不满的工作经历后,我和母亲进行了一次长谈,关于我是否应该跟随她的脚步去追求自己的博士学位。我已经考了LSAT(得分占97%)和GRE,但最终,我还是得出了以下结论——高级学位并不合适我。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获得硕士学位的理由有非常多。如果你想在法律、医学或学术界工作,一个高级学位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你属于“幸运的少数”,能够保送研究生,甚至获得奖学金,那么你应该毫不犹豫地去追求你的“大学梦”。但大多数的准毕业生,不会有这样的好运。

每当我考虑回校继续学习,我都会做一个“成本—效益”分析。而对我来说,这种分析从来没有“学术”方面的偏好。当我想到那些我感兴趣的“改良主义”法律,可能会使我的余生在欠债中度过时(而且我意识到,所谓“爱争论”只是法律生涯中很小的一部分),我的法律之梦就破碎了。当我意识到自己想获取的公共健康硕士学位无法平衡我在这上面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时,它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至于“博士学位”?我只是因为想要“寻找自我”才对它感兴趣,这可能是重回校园的所有原因中最糟糕的了

至于“博士学位”?我只是因为想要“寻找自我”才对它感兴趣,这可能是重回校园的所有原因中最糟糕的了。(对了,当我意识到太空医生并不是真正的医生时,我也就放弃了医学院之路)

统计显示,千禧一代的失业率(即使是那些拥有大学学位的),依旧居高不下。这似乎是支持高等教育的好理由。但在全美助学贷款总额依旧超过一亿万美元,覆盖40%的研究生和学士学位的时候,上大学这件事就需要认真考虑了。如果你还在考虑研究生课程,我建议你在作出任何决定前,先做好“成本—效益”分析。

一些需要考虑的事情:

  • 你为什么想读研?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但却有许多人不停在问,他们没有把读研当做通向高等教育的必经阶梯。如果你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想法,而去读研的话,你可能要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如果你只是想要一趟“寻找内在灵魂”之旅,有的是更便宜、耗时更小的方法。

    另一方面,如果你的脑海中有一个具体的目标(不管是成为律师、写小说、或者是获得技能等等能够推动事业更上一层楼的东西),读研确实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决定。但这也提出了下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 学校的研究生课程真的能够帮助你实现这些目标吗?如果你想成为一位“高收费”的律师,你毫无疑问需要一个硕士学位。但仅仅是获得法律硕士学位,并不能保证你在这一行业获得良好收益,这是远远不够的。针对毕业生重回校园的研究表明,对于法律系学生来说,研究生比本科生更难就业;说白了,希望成为律师的人,远远比市场需要的律师多。去学校学习法律可能会把带你入“梦想职业”,但它也可能把你带进兼职的“泥沼”,比如LAST老师。因此,在你交付学费之前,你需要好好权衡这两种后果。
  • 那么,是否有其他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在出版界,“艺术硕士”对“纽约市”的辩论正在激烈进行(它们甚至创造了自己的文集)。一些人声称,硕士学位是磨练写作技巧的最好方式(为代理商、编辑和出版商写作也会助你进步),另一些人则争辩说,沉浸在纽约文坛才是成功撰写和出版小说的内在动力。

    这场辩论不仅局限于写作。类似的争论存在于各个硕士学位中。你需要工商管理硕士才能成为企业家吗?还是说商业实践更能够帮助你的创业和企业管理?计算机科学硕士能帮助你赢得科技界的尊重吗?还是说自学编程才是更好的方式?无论你对哪个学位感兴趣,如果有类似的方式能帮助你获得相似的知识、资源和校外人脉,你需要好好评估哪种方式更适合你。

  • 你能负担得起研究生的学费吗?贷款不是免费的,最终你总要支付学费。如果你为此举债12万美元,你在毕业后所从事的工作能够让你还清这笔钱吗?又或者你的工作让你万分满意,甚至不在乎未来20年内每月1000美元的贷款?这个问题听起来很蠢,可能会影响你的希望和梦想,让它变成一张简单的资产负债表。但是如果那些所谓的希望和梦想会摧毁你未来的财务状况,它们对你来说也不见得是件好事了。

作者:Lux Alptraum是Out of the Binders的联合总监

本文与Quartz合作发布。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