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基础设施的融资缺口越来越大。这将为全球金融体系增加额外的压力。

实际上,要想保持住当前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那么从现在在到2030年间将需要57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

人人都认同投资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这是国家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保证。事实上,据麦肯锡估计,如果通过建设基础设施提升生产率的话,国家1年将能节省1万亿美元。但并没非每个人都能就如何弥合这一融资缺口达成一致。那么,我们到底能否找到解决方案呢?

122_副本
公共领域的私人资金

去年10月,在B20国际能源论坛上,专家们针对如何缩小融资鸿沟这一问题提出了建议——社会信用。

社会信用具有积极的外部效应,旨在将庞大的民间资本吸引至基础设施领域,从而解决基础设施项目的资金短缺问题,弥补持续的经济增长与基础设施项目之间的资金缺口。从根本上说,社会信用提供了一种激励机制,从而在关键项目上吸引私人资本。从数据上看,建立激励机制是很有必要的。据研究表明,在公共支出方面,国家每年在基础设施上的亏损都超过1万亿美元。

然而,这些预测并未将全球在教育、医疗保健和其他社会领域日益增加的消费需求包括在内。因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全球在公共开支方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只有利用私人资本这一有效策略才能改变现状。据估计,目前该领域注有超过150万亿美元的私人资金。与此同时,资金数目仍在不断增长,人们正在不断寻找新的投资机会。有意思的是,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45岁以下的富裕人士格外热衷于投资具有更深远社会影响的项目。那么,社会信用是否能鼓励财富拥有者投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呢?

消除基础设施资金缺口

首先,让我们从最基本的讲起:什么是社会信用?社会信用是一种社会机制,它能以多种形式兑现并促进经济的增长。投资者能通过投资具有深远意义的项目获得社会信用。

例如,社会信用可以用于投资新的公司,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为公司发行新的股份,为合格的非营利组织抵消税务责任。更进一步讲,社会信用同样可以用于社会市场交易,或被作为一种数字货币来使用。

当然,国家需要采取一系列保障和预防措施,以避免对国家的公共财政结构产生不可预料的影响。例如,社会信用需要确立明确的偿还截止日。此外,国家还应在每个财政年度内设立偿还额度的上下限。社会信用的偿还不仅要同影响评估挂钩,同时还能根据应用于公共基础设施领域的公私合作模式进行调整和淘汰。 采取这些措施及潜在的其他措施很有必要,这样才能使得相关国家做出准确的预测和计划,从而使社会信用同本国的财政、金融和投资策略步调一致。

对理论进行实践

社会信用听起来确实是个好主意,那么,我们该如何运作这一理念呢?我想,选择两个国家进行试点将是最好的入手点。被选择的国家应该具有相似的法律制度及合理大小的贸易投资流入。英国和南非之间的试点就能很好地说明一切。
很长时间以来,英国一直都在采用创新策略发展自身的经济。因此,英国在发展社会信用制度方面会为其他国家提供更多的借鉴意义。

南非不仅有类似英国的法律框架,同时也有意愿促成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此外,英国和南非之间现有的贸易和投资关系能进一步证明他们作为试点的合理性。

只要拟议中的试点国家同意参与这个项目,他们便能共同努力,就如何将理论应用于实践达成更广泛的协议,该协议可从属于双方现有的双重征税办法或以独立的谅解备忘录形式存在。作为实践的第一步,试点国家可以共同讨论和商定激励机制,并将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与能进行外国直接投资的行业相结合。更具体地说,试点国家可以将某些特定行业,如农业、水资源、住房、教育、卫生、能源、金融、气候变化及清洁能源等作为合适的行业来试点社会信用。

我们还不知晓社会信用能否弥补我们日益增长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但就目前来看,采用社会信用的风险太大,尚不值得我们尝试。毕竟,这将关乎到我们的道路,我们的学校,我们的房子,我们的能源行业。总而言之,这将关乎到我们的未来。

 


作者:Ali Adnan Ibrahim是巴拉卡银行集团的副总裁,同时也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和巴林的巴拉卡银行集团第一副总裁。他是乔治城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在此之前,他是国际通商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他曾两次担任美国律师协会伊斯兰金融委员会的联席主席,并一直担任高级顾问一职。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原玥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