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到一个新的国家,儿童往往最能直观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初来乍到的人”。作为学校里的新同学,他们会感到焦虑。他们处在一个强调“融合”的环境——学习新规则,结交新朋友,甚至得学习一门新语言,或是面临着一项新的考试制度。

在所有这些变化中,教师们可能不会意识到,孩子们自身的感受是多么重要。老师们甚至可以把移民小孩的家乡加入课程内容中,例如地理知识等,可以帮助他们的感到更安心。这是他们能够做出贡献的宝贵机会。如果他们的自我身份被忽视,这些孩子可能会感到自己脱离了学校。这种“脱离感”已经被证明,会对学习产生消极影响。它也有可能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影响孩子的归属感,甚至是他们的人生幸福。

我目前正在南非和英国(这些都是有移民历史的国家)通过审视移民学生所拍的照片进行研究,这真的很有意思。孩子们在学校所拍的照片,能够解释并彰显他们所处的环境,是怎样一个“包容”和“排斥”的共同体。

儿童移民

南非201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有近220万南非居民出生在其他地方。有些是经济移民,来南非寻找工作;其他则是难民或寻求庇护者;还有大量无证移民。大多数移民都来自其他非洲国家。

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移民儿童在南非的学校里念书。新来的移民,特别是难民,可能会缺乏学校注册时所需的正式文件。除此之外,还有本地人对新移民的仇外袭击。

但至少在纸面上,孩子们享有良好的保护。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要求所有签署国(包括南非和英国),都必须遵守这一系列的权利规定。这些条约包括了公费小学教育,非歧视原则,并要求签约国在所有可能影响儿童权利的因素上进行协商。

我之前的研究显示,受冲突影响国家的儿童和青少年,尤其是那些被边缘化的群体,在学校中面临的主要着言论自由的问题。他们在学校课程中,也难以感受到亲切感和包容感。

一种新的,视觉化的声音

我正在进行的新研究,旨在以移民儿童的角度来探讨小学教育问题。九岁或十岁的移民儿童在学习小组中进行协作,每个孩子都会使用数码相机进行摄影。我们使用The Arrival(一本无字图画书)进行工作,它也是最近才开始用于这类研究的。它能够帮助孩子们思考在新国家的未来生活,也帮助这些移民儿童对自身经历的回忆。

然后我们会一起在学校的各处散步:操场、教室、拍摄对象、甚至是学校里的人,好好看看所有孩子们认为重要且想要了解的东西。最后,我们还谈到了照片,从而得出帮助教师和其他学习者去接纳、包容移民学生的建议。

接纳移民学生的三种方式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去接纳、包容学校里的移民学生呢?以下是根据两个不同国家的学生在参加同一个摄影活动时的不同表现,所提出的三条建议:

首先,要善于询问他们。孩子们的想法其实很挣扎,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自由地对成年人提出建议。我发现,当我们试图为老师提出建议的时候,它反而会变成学生们需要遵守的“规矩”。它在老师想做一些“有帮助的”事情时就会出现,例如老师会让新来的学生在第一天的课堂上介绍自己,但这其实与孩子们的要求正相反,他们希望的是安静地坐在同学旁边,安静的融入这个新集体。

将儿童作为参与者的研究,包括建立他们的能力,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是能够“说出内心想法”的独立个体。简单地告诉他们说:“我们作为成年人确实是知道一些学校的事情,但你也知道很多我并不知道的事情,因为你去了这所学校而我们没有”,就能够很好地鼓励他们。

第二,要有创造性,善于利用绘本、摄影、音乐和舞蹈。这些方法可以很好地吸引移民学生,因为这不需要他们去掌握艰深的本地语言。当然,学校里的时光,对学习者和教育工作者都是非常辛苦的,但是在日常教学章程之外,去找时间做另外一些事情,可能会给学习者的自信心和幸福感带来很大帮助。

第三,确保移民们的身份在课堂中能够被讨论和重视,并体现在学校的教学精神中。我们必须让他们在学校的学习内容中“发现自己的故事”。这将保持他们的信心,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身份,这对被边缘化的群体尤为重要。事实上,这些学生能够被挑选参加这个项目,似乎也能使他们感到“特权”和“自我价值”。

儿童的想法也很重要

已故政治家曼德拉如是说:“孩子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移民儿童也是这个伟大宝库中的一部分。他们必须被包括在内,被社会和学校所接纳。如果他们的声音和故事都能够顺利传达出去,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作者:Helen Hanna,开普半岛科技大学和利兹三一大学,国际教师教育中心,教育研究讲师和客座研究员。我有着现代外国语言和神学的学术背景,因此一直在从事非英语母语者的英语教学(TESOL),教授并研究民族教育和社会分裂。我的研究兴趣是多样性,以及通过教育系统将少数民族儿童融入主流社会。我之前的研究以自然和民族为视角,研究公民教育以及分裂社会,如北爱尔兰和以色列;还在南非研究种族融合和教育程度。我目前正在参与研究,探讨移民儿童问题,包括在南非和英国的学校使用摄影方法进行探索。我一直担任开普半岛科技大学国际教师教育中心的客座研究员。


该文章与对话网共同发布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