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世界在奔向互联互通的道路上又迈出了小小一步。Facebook 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2015年全球共有约32亿人成为了网民,比2014年增加了约2亿人。但这也意味着仍有超过41亿人完全无法上网,而这些人占到了全球人口的多数。

国际电信联盟在“连通目标2020议程”呼吁,到2020年应让发展中国家超过50%的家庭接入互联网;同时为了扫除上网阻碍,各国应降低互联网成本,减轻歧视。然而,由于缺乏增强互联互通的协调行动,国际电信联盟估计到2020年,仍将有30亿人无法上网,而他们几乎全部居住在发展中国家。

Facebook 在其全球互联互通水平调研中发现,阻碍国际电信联盟充满雄心的计划实现的阻碍主要存在于四个方面。在报告中,Facebook 重点关注了全球各国克服上述障碍的主要途径,并指出,“这些障碍并非各自孤立出现或发展,而是以群体的形式发挥效用,并互相施加影响。”

01-hey

可用性

互联网可用性依赖于人们通过多种渠道接入互联网的能力,这些渠道包括有线、无线或卫星连接等等。尽管接入互联网的方式多种多样,在很多地区人们的选择却仍然有限。

移动网络连接在缩小可用性差距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理论上全球超过96%的人口都有条件接入2G网络,但这一技术只能提供基础的数据通讯。目前全球有至少16亿人完全不具备3G或4G网络连接的条件。

02

意料之中的是,缺乏更好的数据连接主要是经济原因造成的。

以合理价格提供的可靠服务在许多地区仍旧缺失。改变这一状况对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而言,又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为了建设更稳定的网络,服务商必须投资建设更新、更完备的基础设施。而维护农村移动网络基础设施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然而这样大手笔的投资如今却不太可能带来所需的回报。此外,由于这些地区居民的收入相对较低,他们对于互联网服务的需求也处于低位。造成这一局面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互联网能如何丰富他们的生活。

03

在偏远地区建设互联网基站的成本,要比在城市地区建设高出一到两倍,而偏远地区的投资回报率由于需求较低,显然更加低于城市地区。

04

然而,为了应对这一挑战而出现的新的基础设施创新解决方案正在发展当中。传统上来说,在电网尚未辐射到的地区,柴油发电机是移动网络设施所需电力的主要来源。而自2009年起,太阳能发电机组的出现让这部分的成本骤然减少了75%;而如果顺利的话,到2017年底这部分成本预计还将减少40%。

价格高昂的卫星技术也将被新的更有创意的解决方案,如遥控飞机、高空气球,重低地球轨道卫星和高通量地球同步卫星等,所取代。

价格负担

在阻碍人们上网的诸多因素中,收入一直占据重要地位。数据传输和购买设备、充电器和其它配件的价格,一直都是阻碍更多人使用互联网的原因之一。

Facebook 的报告中估计,全球约有20亿人在经济层面上无法负担每月500 MB流量套餐的费用。每月500 MB的数据流量并不多,只能允许用户每天浏览17个网站,或观看8分钟视频;而在发达国家,每月500 MB可能不太够用:当地网民的月平均用量是这一数字的3倍。

05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在人均流量上存在着巨大的消费差异,而在这背后的却是正好相反的价格差异。发展中国家网民平均要将月收入的4%用于支付互联网服务费用,而发达国家网民平均仅需支付2%。在各国数据列表两头的是英国和尼日利亚:前者的网民仅需拿出月收入的1%用于互联网服务,而后者则需花掉月收入的7%。

06

Facebook 估计,由于全球收入增加和互联网服务价格的下降,2015年全球网民数量会新增约5亿人。

不断发展的技术和全球收入的稳步攀升,将让这一趋势持续;然而创新性的商业模式可以帮助加速这一过程。

例如在菲律宾,运营商以适应当地穷人日常生活的方式定制移动数据套餐。通过为这些接近收入贫困线的人们制定传统商业模式以外的方案,越来越多的人正以可以承受的价格接入互联网。(正如下图的表格所示,人们的生活越贫穷,接入互联网的意愿和程度就越低,互联网用量需求就越小,而对价格就越敏感。因此运营商通过定价策略,帮助更贫穷的人在可负担的范围内接入互联网;而对于上网需求更高的人来说,单位费用则更高昂。)

07

内容关联性

当许多发达国家的网民将互联网视为“时间杀手”时,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网民却发现网上的内容和他们的生活没什么关系。为了提高内容关联性,我们需要提供有用、可靠和易于接受的互联网内容。

在全球互联网的内容关联性问题上,语言问题最为显著。10种语言的内容就占到了整个互联网内容的89%,而英语一种就独占56%。

Facebook 目前有139种语言的版本,谷歌翻译提供103种语言的服务,而维基百科有55种语言的词条数超过了10万条。

但全世界总共有超过7,000种语言。据估计,要想覆盖全球98%的人口,互联网至少需要包含800种语言的内容。

08

这一语言上的差距,有一部分正在被第二语言的扩张与普及而得到弥补。以维基百科为例,以目前词条数量超过10万条的55种语言为母语的人,占到了全球人口的58%。而如果加上第二语言,这一人口比例就能扩展到67%。

但要求人们学习外语可能引发疏离感,或者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变成极端的冒犯行为。一种更具有协作性、且更容易成功的方法,是通过支持当地语言设备和软件的开发,驱动某种语言的使用者自行创作内容。这一促进内容创作的行为,将在互联网上建成新的语言生态系统。

以坦桑尼亚为例。该国98%的人口使用斯瓦西里语,而当Facebook支持斯瓦西里语之后,来自坦桑尼亚的用户数量便急剧攀升。而在尼日利亚,尽管该国的Facebook用户数量以前与坦桑尼亚类似,但该国的用户数却没有迎来增长潮。最有可能的原因是,Facebook目前还没有推出尼日利亚当地语言的版本。

09

解决语言问题,是建立和提高内容关联性的唯一方法。当某国网民能够获取到与之直接相关的内容时,他们使用互联网的频率就会增加。报告指出,2012年缅甸的互联网普及率仅有2%,但到了2015年,随着缅甸首次举行民主大选,该国的互联网普及率攀升到了35%。

基础能力

以上三方面的挑战都是我们可以解决的。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看到全世界几乎所有人都能上网。然而当那一天来临时,他们准备好了吗?确保所有人都能有足够的技能、认知与理解能力,以及对互联网具备文化和社会接受度,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一个显而易见的挑战是,你不可能让一个“互联网文盲”自行获取互联网上已有的信息。

举个例子,全球文盲率的存在将持续将印度、非洲和中东的部分人挡在互联网世界的大门外,即便他们家里能上网也不行。

10 (1)

同时,教育也是一个整体性的障碍。依据Facebook在11个国家所做的调查,超过三分之二的非网民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在尼日利亚,超过75%的非网民连“互联网”这个词都没听说过。

11

对于互联网接入设备的熟练程度也能构成挑战。已经成为网民的人比起非网民,自然更了解如何使用电脑。

12

同样,严重的性别差距在互联网上也存在。在发展中国家,男女网民占国内人口总数的比例差距可能会令人惊讶。在印度,女性使用互联网的比例要低60%-70%;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这一比例在45%-70%之间浮动。

13

然而,无数旨在解决这些障碍的倡议已经开始进行了。在某些情况下,解决共同关心的贫困问题的倡议,和提升互联网基础能力的倡议相辅相成、共同发挥作用。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超过35%的该国民众是文盲。一个叫做“短信故事”的项目旨在改变这一状况,而其采取的方式不仅仅包括教人阅读,还包括教人发短信。

而在巴基斯坦,超过120座“电子村庄”正在教授超过3,000名女童电脑技能。这一计划将在未来数年内覆盖超过20,000名女童。

迈向2020

国际电信联盟定下的目标并非天方夜谭,然而大量利益相关方必须一同持续行动,才能最终让目标得以实现。如果我们在未来数年内,确将遭遇大量挑战,私营企业、政府、非营利组织和公民主导的倡议就必须一起努力,才能达成这一共同目标。通过分享、应用和评估最佳实践,我们有理由想象一个真正互联互通的世界将最终成为现实。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唐纳德·安布雷克特(Donald Armbrecht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和社交媒体制作人。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