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谚云“百闻不如一见”,要想展现今年的难民危机,正是如此。如今,超过400万叙利亚人已经登记成为难民;人数之多似乎让数字本身失去了意义(正如一句常被误引为斯大林所说的名言那样:“一个人的死亡是一场悲剧,数百万人的死亡则是一个统计数字”)。但这一庞大数字的背后,却是一条条生命、一个个家庭、一点点希望。而照片,有时正能让我们看到数字背后发生的故事。

一面是叙利亚幼童的尸体被冲上土耳其海岸,一面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该国将接纳数十万名寻求避难者——在这样一个在绝望中闪烁着少许希望之光的年份,这些照片记录下了这场仍在扩大的悲剧中的众生相。

影像中的危机

数千名叙利亚及更遥远国家的难民因为急于逃离寒冷天气的威胁,在今夏冒险踏上旅途前往欧洲。他们连续多日步行跋涉,挤进危险的超载橡皮艇,还要将大把路费交给蛇头。这些逃离家园的人中,有54%还未满18岁

01

一条满载难民的橡皮艇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海岸。路透社/Yannis Behrakis

02 (1)

在被希腊当地渔民救至莱斯沃斯岛之后,一位叙利亚难民正试图帮他的孩子保暖。路透社/Yannis Behrakis

03 (1)

一位叙利亚难民行走在希腊边境小镇伊多曼尼的暴风雨中。他一边走向希腊与马其顿的边境线,一边亲吻他的女儿。路透社/Yannis Behrakis

04

来自叙利亚城市科巴尼的拉希达今年四岁。在和一同逃难的上千名难民于希腊边境等待从盖夫盖利亚火车站附近入境马其顿时,拉希达忍不住睡着了。路透社/Ognen Teofilovski

05

一艘难民搭乘的橡皮艇在希腊莱斯沃斯岛海岸100米左右沉没后,一位叙利亚难民将他的孩子放在救生气垫上,向眼前的海岸奋力游去。路透社/Alkis Konstantinidis

06

叙利亚难民在塞尔维亚边境钻过铁丝网,进入位于匈牙利边境的勒斯凯村。路透社/Bernardett Szabo

07

在成功从土耳其海岸乘坐一艘超载的橡皮艇,横渡爱琴海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海岸之后,几位年轻的叙利亚难民激动地相拥。路透社/Yannis Behrakis

截至今年夏天结束前,抵达欧洲的移民数量已经创下新高。由于无法成功应对蜂拥而至的难民潮,部分欧洲国家决定对他们关闭边境。

08

难民们在希腊边境小镇伊多曼尼,冒着暴风雨恳求国境另一侧的马其顿警察允许他们入境。路透社/Yannis Behrakis

09

斯洛文尼亚小镇多波瓦,一位骑警为难民集团领路。路透社/Srdjan Zivulovic

10

2015年11月28日,一位年迈的难民坐在轮椅上,跨越希腊国界进入马其顿边境城市盖夫盖利亚。马其顿士兵们在冰冷的泥地中竖起高达3米的金属杆,意图阻拦今年以来横穿了巴尔干半岛的数十万移民。路透社/Stoyan Nenov

然而,在欧洲各国政府拒移民于门外时,各国民众却展现出了对移民的支持。在年仅三岁的叙利亚男童艾兰·库尔迪之死经媒体广泛报道后,这种支持与同情的影响也逐渐扩大。

11

法国巴黎共和国广场,一个小男孩指着叙利亚男童艾兰·库尔迪的遗体被海浪冲上土耳其海岸的照片。这一广场上当时正在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欧洲各国修改难民政策。路透社/Philippe Wojazer

12

志愿者向一位筋疲力竭的叙利亚难民儿童提供饮用水和玩具。他和他的家人刚刚乘坐超载橡皮艇自土耳其渡过爱琴海,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路透社/Yannis Behrakis

13

一位志愿者救生员从一艘即将沉没的双体船上救出一名儿童。这艘船自土耳其海岸始发,横渡爱琴海抵达了希腊莱斯沃斯岛的近海;船上载有150名乘客,他们大多来自叙利亚。路透社/Giorgos Moutafis

14

在美国西雅图,反种族主义和反法西斯主义支持者站在一块欢迎难民的标语后举行集会,以抗议一场据称由当地反对移民的光头党集团“西北硬皮人”领导的游行示威。路透社/David Ryder

许多移民丧失了开始新生活的机会;然而也有一部分人受惠于加拿大政府提出的“在本年度内安置1万名叙利亚难民”的承诺,得以在加拿大等做出类似承诺的国家定居或与家人团聚。

15

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移民欢迎中心,Anas Francis与他的祖母,叙利亚难民Laila Saeed重逢。路透社/Christinne Muschi

 

16

在一场由多伦多亚美尼亚人社区中心举行的欢迎仪式上,叙利亚难民 Kevork Jamgochian 抱着他的女儿Madlin坐在圣玛丽亚美尼亚使徒教堂的长椅上。路透社/Mark Blinch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斯蒂芬妮·汤姆森是世界经济论坛编辑。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