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持续了将近五年的叙利亚内乱和代理人战争,对这个国家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八成国民陷入贫困,就连该国的国民预期寿命都下降了20岁。然而在《经济学人》杂志笔下,冲突爆发前的叙利亚是一个“安详的国度”。文章中说,“叙利亚人经常吹嘘说,不管是基督徒、穆斯林、还是其他信教或不信教的人,都能和平的比邻而居。市场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而治安好到妇女可以安全的独自行走在午夜的街道上。”

其他人却不这么想。对于像《每日电讯报》中东记者理查德·斯宾塞一样的人来说,通过更加仔细的社会观察,我们就应当能发现危机爆发的征兆信号。的确,尽管全球范围内有很多冲突是突然之间爆发的,然而更多的冲突在爆发前都需要酝酿数月甚至数年。从爱因斯坦的名言中我们也能看出,最重要的不是解决冲突的能力,而是在冲突还在萌芽阶段就将其消解的能力。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要邀请其专家网络参与调查,来协助预测下一个可能影响美国国家利益的大型冲突会在哪里出现了。《大西洋月刊》编辑尤里·弗里德曼曾指出,过去为决策者提供建议的专家在预测重要的地缘政治发展时,曾经多次失败,包括未能准确预测埃及政变,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及“伊斯兰国”崛起等等。弗里德曼在文章中写道,上述预测并非基于“一个能够预测下一个国际冲突引爆点的成熟算法”,但确实展现了哪些潜在因素正让国际事务的研究者无法安眠。

所以,如今有哪些地方的问题正在发酵,我们在新的一年又应注意哪里呢?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今年的预防性优先等级调查将各地区的冲突基于其影响力和爆发危险性,分成了三个烈度等级。下图中红色为一等烈度(优先级最高),橙色次之,黄色最低。

lead_960

图片来源: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中东的不稳定局势和当前冲突,不出意外的成为了调查结果中最重要的内容:“在11个被归入一等烈度的冲突事件中,有8个与中东地区有关。二等烈度事件中的半数也与中东国家有关。”叙利亚内战的进一步加剧在所有冲突事件中排行首位,被认为是唯一一个极有可能发生,并将对美国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

但调查的另一部分结果可能会让人感到惊讶。欧盟内部的政治不稳定(深陷难民问题泥潭、国内动乱加剧、孤立的恐怖袭击以及针对难民的暴力活动等)首次被归入了一等烈度事件。俄罗斯与北约国家之间的对峙被划为二等烈度。而距离美国12,000多公里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国内暴力事件,则因其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影响,被划为三等烈度。

这一调查的目标并非是加深人们已经存在的担忧,而是提供必要的资讯,使得决策者能够在新的危机爆发之初就避免其影响。调查的主要组织者保罗·斯泰尔斯指出:“这一调查通过对冲突事件进行总体风险评估和排序,来帮助决策者在未来一年将有限的精力和资源投入到特定的冲突防控工作中去。”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斯蒂芬妮•汤姆森是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编辑。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