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坚定信念是一种对于领导人来说极具价值,如今却又日益稀缺的品质。这种价值稀缺的原因是,在面对不确定因素时,我们的大脑被和过度反应拴在了一起。当不确定因素增加,大脑就会将控制权交给边缘系统;而焦虑与恐慌等情绪正是在这里诞生的。

当我们的祖先穴居人进入到一片陌生的区域,而不知道灌木丛中潜伏着什么的时候,我们大脑中的这个奇怪的习惯就已经存在了。强大的警戒心与恐惧感,确保了那时的人类能够活下来。但现在世界已经不是那样了。这种没有进化的机制,在当今的商业世界中变成了我们的障碍:不确定性充斥着这个世界,而我们每天只能凭借极少的信息做出重要决定。

渴求确定性

我们渴求确定性。我们的潜意识能够监控和存储两百多万个数据位点,供大脑预测未来,这让我们的大脑时刻准备着迎接确定性。这并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机能,而是占了大脑总质量76%的新皮质层的主要用途。

我们的大脑会因确定性被证实而奖励我们。当我们的祖先尚以游牧为生、为下一顿饭的来源而焦虑时,获得食物不仅可以让他们填饱肚子,也会让大脑内部的多巴胺浓度升高。听音乐时听到可以想见的重复曲调,以及解开一个谜题等等,都会让我们感受到同样的兴奋。这种可以预测的活动,满足了我们对于确定性的渴望。

成功的领导人需要坚定的信念

在商业活动中,环境瞬息万变。你甚至对于下个月将要发生的事都相当不确定,就更不用说下一年了。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性夺去了许多人的精力,使他们的工作不再那么高效。

大脑将不确定性认知为一种威胁,这会让大脑释放出皮质醇。这种导致压力的激素将会破坏记忆、抑制免疫系统、并提升高血压和抑郁的风险。团队领导人自然不希望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团队身上。

而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能够为每个人创建一种确定性的环境。当一位领导人无比确信自己选择了最好的行动方针时,其他所有跟随他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吸收这种信念,以及随之而来的精神状态。此时响应这些无意识反应的是镜像神经元:这种神经元“镜像”了其他人,尤其是他们作为指引而观察的人的精神状态。这确保了领导人的坚定信念也能让其他人放松下来。

当领导人具有坚定信念时,团队成员的大脑就可以放松下来,或者说能够集中到需要做的事情上去。当人们对未来的感觉更多的是安全感时,他们会更高兴,工作质量也会提高。

一个能够展现坚定信念的领导人会显得更加成功,同时也能带领其他共事的人一起成功。放大坚定信念的感觉比你想象的要容易,下面这些具备坚定信念的领导人的特质就会告诉你要怎么做。

这种领导人强大,但并不苛刻。对于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而言,力量是一项重要的特质。人们在决定听从一个领导人之前,会先观察他是否足够强大。人们需要有勇气的领导人:他们需要一个能做出困难决定,并守护集体利益的领导人;他们也需要一位能在逆境中仍能坚持到底的领导人。当领导人展现力量时,其他人也更容易发挥自己的力量。

很多领导人将支配、控制以及其他的苛刻行为,误当成是力量的展现方式。他们认为,通过取得团队控制权、逼迫下属工作,能够以某种方式引发部下的忠诚与服从。但力量并不是用来强加于人的:力量是通过一次次面对灾难的行动而表现出来的,只有如此才能让他人信任你,并跟随你工作。

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相信自己的内心。我们的祖先依赖他们的直觉生存;而鉴于绝大多数的现代人无需每天面对生死抉择,我们必须要学习如何利用这种直觉获益。我们经常犯下无视内心直觉而说服自己的错误,或者走向另一个极端、冲动的把自己的臆断当成了直觉。而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能够认识和接受他们直觉的力量,并依靠一些实践证明可靠的策略利用这种力量:

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过滤器”。他们有能力甄别自己何时被自己的臆断和感情所过度影响,而何时又被他人的观点左右了思维。他们能够从自己的情绪中过滤出属于外来影响的部分,以便只着重于自己的内心直觉。

他们给自己的直觉留了空间。内心直觉不能被强迫——我们的直觉在没有压力的时候,才能以最佳状态工作,以得出一个解决方案。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说,最好的主意总是在自己玩帆船的时候蹦出来;而当史蒂夫·乔布斯不得不面对一个棘手的难题时,他会出去走一走。

他们记录过往经验。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会花费一些时间练习他们的直觉。他们从一些小的事情开始听从内心建议,然后观察结果如何,因此当重大问题来临时,他们就能知道自己能否相信内心直觉。

他们的积极态度甚至是不屈不挠的。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能够看到极为清晰的光明未来,同时它们还具有让其他所有人也能看到这一未来的能量与热情。他们这种美好的态度具有传染性。这可能看上去稀松平常,但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知道,如何在逆境中依旧保持积极态度。积极思维能够通过让大脑的注意力转移到完全没有压力的事情上去,来平复内心恐惧、制止不合理的思考。当一切顺风顺水、你也心情舒畅时,这相对来说要容易得多;但当你正因为困难的决定焦虑不已、心中被负面思维填满时,保持积极态度就会变成一种挑战。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正是在逆境中,才磨练出了这项能力。

他们自信,但不狂妄。我们会被自信的领导人所吸引,因为自信本身就有感染力,也有助于让我们相信将要发生的伟大的事情。而作为领导人,我们需要确保这种自信不会跌入骄傲和自负的深渊。自信是一种激情,是相信自己能够成功的信仰;但当这种自信的现实基础消失殆尽,我们就会开始认为自己能做到实际并不能的事情,或者认为自己已经做了某些事,但实际上并没有做。这种自负会让我们自己成为问题的症结,在一瞬间丧失所有的信誉。

自信的领导人依然会保持谦逊。他们不会让过往成就和权力位置成为自己高看别人的资本。因此,当有脏活累活需要干的时候,他们不会踌躇不前;他们也不会要求自己的部下去做连他们自己都不想做的事。

他们接受自己所不能控制的事。我们都喜欢控制局面。毕竟一直像是被周遭所支配的人是取得不了什么成就的。但当你把所有不能或不知道如何控制的事都当成自身的失败时,这种控制欲可能伤及自身。

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并不害怕承认有些事情已经超出控制。他们的坚定信念来源于一种毫不动摇的信赖,而其内容是“他们能控制自己所能支配的全部事物”。他们不会描述一种比现实情况更好或更差的假设,而只是分析现阶段的事实。他们知道,他们唯一能真正掌控的事物,是他们做决定的整个过程。这是他们掌控未知的唯一理性手段,也是能让他们脚踏实地的最佳手段。

他们以身作则,而非单纯鼓吹理念。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通过行动而非语言,来激发信赖与钦佩的情绪。许多领导人只是单纯说一些事情对于他们很重要,但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会通过日复一日的行动实践他的言论。亲身实践某种表现行为,比起整天夸夸其谈“自己希望看到怎样的表现”要有效得多。

他们在情感方面十分睿智。大脑的边缘系统负责产生情绪,对不确定性回以下意识的恐惧反应,而这种恐惧反应会阻碍正确决策。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对于这种恐惧反应十分谨慎,在反应刚冒头时就能辨认出来。通过这样的途径,他们就能在恐惧失控之前控制它。当他们意识到恐惧的存在后,他们就会识别所有试图让恐惧(而非真实情况)增强的不理性的想法,之后恐惧便可平息下来。之后他们就可以更加具体和理性的关注已有的信息,以便继续决策。通过这样一个过程,他们提醒自己,大脑中原始的那部分正想要抢夺控制权,而负责逻辑的那部分应当坚持对大脑的领导。换句话说,他们告诉自己大脑的边缘系统,让他们暂时偃旗息鼓,直到真正需要内心直觉指引的时候再探头。

他们不会问“失败了怎么办”这样的问题。这种问题只会在焦虑与担心的基础上火上浇油,而当你有了一套良好的应急机制后,它们就不会再出现了。事情的发展可能有无数种结局,你花在担心各种可能性上的时间越多,你用来让自己冷静和控制情绪的时间就越少。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知道,“失败了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只会让他们的思维走进死胡同。

最后,它们愿意为了自己的部下而两肋插刀。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愿意为了自己的团队做任何事情,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将支持着自己的下属。他们并不会尝试着转移责怪的情绪,也不会在失败时避免蒙羞。他们敢于说出“责任就到这里”,之后通过支持他人来赢回信任。具有坚定信念的领导人清楚地欢迎挑战、批评和不同意见。他们知道,在一个所有人都不敢说话、提供见解、提出有价值问题的环境中,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

将以上特质综合起来

坚定的信念让人们确信他们的工作有价值。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能够将所有的注意力与能量都集中到确定的方向上,那努力就会有回报。这种信仰比让人们放松下来,具有更好的效果,因为它创造了一种关于成功的自我实现预言。

 

 


作者:特拉维斯·布拉德伯利博士是畅销书《不可思议的情商》等的共同作者。他同时是美国 TalentSmart 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