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怖分子屠夫再次突显二十一世纪上空的阴云,让共产主义崩溃给欧洲和西方带来的希望之光黯淡下来。危险与日俱增,值得我们深思目前的情况。

尽管预言并不真实,但一致的出发点应该是下降的预期。莫利调查机构(Ipsos MORI)社会研究所报告称:“在西方大部,下一代人已不再将更美好的未来看成天经地义。”

1918年,奥斯瓦尔德·史宾格勒(Oswald Spengler)出版了《西方的衰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如今“衰落”一词已成为禁忌。我们的出版商用“挑战”来代替它,而经济学家的说法则是“长期停滞”。语言在变,但西方文明时间(和金钱)欠债不变。

为什么会这样?传统智慧认为这只不过是对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的反应。但更令人信服的原因是苏联解体后西方没能建立一个安全的国际环境让西方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永久化。越来越多的公众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这一失败的最紧迫的例子便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爆发。恐怖主义本身绝非生存威胁。带来灾难的是作为恐怖分子来源地的许多国家国家结构的崩溃。

伊斯兰世界拥有16亿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23%。一百年前,这里是世界上最和平的地区之一;如今这里是最暴力的地区。这不是弗朗西斯·福山在其1989年的《历史的终结》宣言中所预见的“外围”问题。通过大规模难民涌入,中东的失序正在冲击欧洲的心脏。

这一人潮迁徙运动和塞缪尔·亨廷顿所预见的“文明的冲突”没有什么关系。更世俗的真理是,昔日维持伊斯兰世界和平的是奥斯曼、不列颠和法兰西帝国,在它们分崩离析后,一直没有稳定的继任者产生。这主要(尽管不完全)是欧洲殖民者的过错,在帝国主义的垂死挣扎中,这些殖民者建立了许多成熟后注定要解体的人为的国家。

他们的继任者——美国做得并不比他们更好。我最近看了电影《查理·威尔逊的战争》(Charlie Wilson’s War),影片讲述了美国如何武装阿富汗圣战组织和苏联对抗。在影片末尾,美国昔日的被保护人演变为塔利班,而为他们提供资金的美国政客威尔逊说:“我们大获全胜,但也弄糟了结局。”

 “弄糟”是越南战争以来美国军事干预的一个永恒主题。美国部署拥有压倒性优势的火力——或者是通过直接派兵,或者是通过武装反对组织;破坏地方政府结构;然后抽身离去,任由这个国家自身自灭。

美国的政策制定绝对没有体现理想的世界观,认为消灭独裁者和建立民主是一回事。相反,坚信理想结果是用来掩盖不愿坚定明智地使用武力直到实现渴望结果的必要的神话。

不管超级大国拥有多少军事实力,缺乏使用军事实力的意愿和缺乏有效力量是一回事。只要有过一次先例,就失去了威慑力。

因此,2003年罗伯特·卡甘(Robert Kagan)的新保守主义命题“美国来自火星,欧洲来自金星”提供了完全错误的指导原则。诚然,欧盟在绥靖主义的道路上比美国走的更远。它是一个松散的半国家实体的虚弱的神经中枢,这个实体边界形同虚设,用人道主义论调掩盖懦弱。但美国的出兵亦只是间或的,既不可靠,效果也差,远远够不上火星标准。

与西方的衰落一起出现的东方特别是中国的崛起。(很难说俄罗斯是在崛起还是在衰落,但无论如何,它都令人不安。)将崛起的力量纳入正在消亡的国际体系很少能够和平实现。也许超凡的西方和中国政治家能够避免一场大战;但从历史上看,这只能作为意外之喜。

国际政治秩序日趋动荡正在破坏全球经济前景。此次复苏是有史以来速度最慢的大崩盘后复苏。个中原因十分复杂,但部分原因显然是国际贸易反弹无力。在过去,贸易扩张一直是世界主要增长引擎。但如今,国际贸易落后于产出复苏(而产出复苏本身亦很平庸),因为有利于全球化的全球政治秩序不再。

这一局面的一个症候便是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在14年之后终告失败。贸易和货币协议总算仍有达成,但越来越多地以地区或双边协议的形式达成,而非有利于范围更广的地缘政治目标的多边协定。比如,美国所领导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就是为了针对中国;而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则是对其被排斥在12个国家的TPP之外的反应。

也许这些地区讨价还价只是迈向更广泛的自由贸易途中的一步。但我对此持怀疑态度。一个分裂为多个政治板块的世界将出现多个贸易板块,通过保护主义和货币操纵维持。

而虽然贸易关系日益政治化,但我们的领导人仍在敦促我们抓紧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并且很少有人质疑通过自动化削减成本的好处。在这两方面,政客试图迫使渴望安全的最不情愿的人群作出调整。这一战略不但显得着急冒进,而且容易令人产生错觉,因为,显而易见,如果地球想要保持宜居,那么经济增长的竞争必须让位给生活质量的竞争。

简言之,我们还远远没有制定出一套可靠的戒律和政策指引我们通往更加安全的未来。因此,毫不奇怪,西方人会有不祥的预感。

 


作者:Robert Skidelsky是华威大学的荣誉政经教授。

本文系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