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格之路》这本书里,纽约时报评论家大卫·布鲁克深入地审视了当今社会把重心放在了所谓的“简历美德”上,这是一种可以帮助职业晋升却缺乏深度的品格。

从反省他自己的生活出发,也参考了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德怀特、乔治·艾略特和塞缪尔·约翰逊的人生经历,布鲁克认为我们正身处在一个片面强调职业生涯,却忽视我们内心世界的社会。自相矛盾的是,职业生涯的进步和外来的认同导致了人们用更多的时间去开发职业技巧,而不是促使人们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最有发展前景的职业道路。

以自我为中心

具体来说,布鲁克描述了这本书的唯一主题线序——社会文化从谦逊到自我膨胀的巨大转变。布鲁克用盖洛普民意调查来阐释他的观点,他提到,在1950年,高中生被问到是否认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人。在那个时候,12%的人回答是,而在2005年,这个结果是80%。

另相似的趋势是,名望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第一位的生活追求。在毕业典礼演讲上,“相信自己”“跟着你的兴趣走”这类句子则非常常见。

我很幸运能和加拿大、美国、以及英国的青年领导者一起工作。实际上,令人感到大有希望的,也是过去年轻人如何被认同的一个巨大进步,社会越来越多的认同了这一代给社会创造的价值。

年轻人不再在一家大公司里工作很久之后才能对人生做出正确选择,现在他们认为他们有通过自己改善世界的机会。同时,政府和公司都向内部企业家将精神投资,使他们的年轻雇员有机会激发并使用自己才能。

对忙碌的崇拜

剑桥大学社会创新项目成员Noa Gafni在她156月的简报中叙述道,像全球杰出青年这样的社会网络将新旧力量交融起来,并在剑桥社会创新中心把它定义为创造社会价值的意识行动。

各种研究和事实表明,工作正越来越个性化。实际上,公司在付出更多的精力来满足员工的想法、需求和野心,特别是千禧年的这一代。正面作用是公司可以更好的激励这一代人在短时间内开发自己的潜能,也尽力提携未来公司领导人的发展。

而反面作用,我同意布鲁克的观点:年轻一代忽略了职场成功永远不会带来真正的满足,品格开发要求我们让内心平静下来,只有让自己远离忙碌的喧嚣才能达成

我认为必要的是,为了能从社会对青年领导者日益成长的信心和投资中有所收益,我赞同英国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在2014年题为“高集成度的资本主义:创造系统思维”的演讲中的观点。

卡尼在2015年6月下旬这次首届高集成度资本主义年会上发表的演讲中说道,我们要意识到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社会资本的紧张压力,前者强化了个人在这个价值系统中的首要任务,而后者要求个人更多地为这个系统承担责任。

值得的生活

卡尼意味深长地问起,金融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为什么银行要存在?最终个人和机构如何保证资本主义作为繁荣的引擎?简单来说,我们必须更多地提问这些简单却重要的问题:财富为何用?为什么要追求经济增长?什么样的生活是值得生活的?

劳动史上有个具有积极意义的变革,那就是公司正在张开怀抱拥抱年轻员工的潜力,尽管他们才刚刚加入组织。但是仍然有很多年轻的领导者没有机会来赢得事业内外的双重胜利。但是,为了实现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年轻人必须明白成功的要素包括自省、奋斗和奔向超越自身的目标的责任。

和布鲁克一样,我也担心这个社会在失去关键的价值观。公司和他们的年轻人正处于一个改善世界的关键位置,要想开发自我潜力,应该追求事业,而不是职业生涯。就像卡尼写的那样,达到内心和社会的平衡。

 


作者:Emerson CsorbaGen Y公司总监,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杰出青年。

翻译:【教育无边界字幕组】大美daring

校对:【教育无边界字幕组】你那么好我用一生祈祷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