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盘古开天地以来,人类利用工具和技术来完成目标。科技的巨大进步带来了其他领域的巨大转变,诸如社会结构的转变,个体对社会做出贡献的方式以及个体的生存方式。例如,工业革命大大地改变了社会经济结构,以及人们过往的工作方式。

如今,科技进步让目前大多数人工操作的工作自动化和提速成为可能。机械化和互联网可以应用于取代蓝领工作(体力工作),而人工智能则是取代白领工作的手段。这些科技的普遍运用引发了我们对某些即将消失的职业的关注。实际上,根据2014年哈佛大学的研究,美国47%的工作在下一个二十年,会被自动化进程所取代。

当然,正如我们所注意到的,科技在剔除掉一些工作需求的同时,也创造了许多新的职业。科技是一把双刃剑,我们通过不同的使用方式事半功倍。工业革命摧毁了一些职业,但是它也创造了更多的职业。工业革命催生了可以拥有健康、受教育和其他权利的中产阶级,过去这些都只能被富人享有。想要预测这场新变革又会创造出什么职业或是以怎样的规模极具挑战性。但是,2012年热门工作排名前十名中的九种职业,在2003年并不存在,这暗示新的革命将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对许多人来说,这个未来看起来过于乐观。新的工作需要完全不同的技能,即便有这个机会,你也不可能一夜之间由一个装配工人变成一个数据科学家。工业革命已经结束了几十年,但是仍然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动荡,普遍贫困,甚至其他。数字革命将会发生得更为迅速,通过一个具有非常紧密内部反馈通路的复杂的内在相连经济体系席卷大片区域。

其他方面,我们关注到时代已经有所不同,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对人类劳动力需求不断减少的过程。许多现象已经初现端倪,从经济学角度讲,包括前任财政部长劳伦·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内的一些专家的观点也并不是很成熟,现在也并不确定。科幻小说早已设想过一种未来,在那个未来,我们不再需要工作,而可以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更为崇高的追求上。我们是否正在接近人类历史上的这个转折点呢

如果是这样,我们的社会准则和经济体系都还没有准备好目前,人类的自我价值和工作、专业、事业以及交易紧紧绑定在一起而对于建立在新古典资本主义模型上的全球经济来说,大量的事业只会走向萧条,而非乌托邦。

关于职业,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也许说出了真相:“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尚未流行。”当然,对于那些期望发展关键产业和为人民提供就业机会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人们的一些关注点似乎过于理论、狭隘。另一个极端表现就是,从底特律到日本,我们已经看到衰败的后工业时代在不同的先进经济体中的表现,在最近的《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载道,未来可能不再需要“铁饭碗”文章描述了一幅复杂的场景:一方面,我们有时间和自由去开发我们的创造力和激情;另一方面,可能是我们正在走向“零工经济”,兼职工作的组合将取代“铁饭碗”式的全职工作。

我们无法定义取代旧有工作形式,或者转变工作方式的程度,或是这也仅仅一种过度还是永久性的办法。我们可以选择如何使用科技、选择走哪条路或呈现出什么情境。这可能不是一个理论化的问题,也不是一个经验花的问题而是事关目的和原则:我们想拥有怎样的社会?

 


 

作者:德里克·奥·哈罗伦是世界经济论坛科技信息与电子产业主管。

翻译:【教育无边界字幕组】蘑菇咕咕

校对:【教育无边界字幕组】远千山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