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年,一个名叫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古怪侦探首次出现在了纸质小说中。阿瑟·柯南·道尔爵士(Sir Arthur Conan Doyle)所创造的文学形象福尔摩斯和他的伙伴华生医生(Dr Watson)紧紧抓住了读者的想象力,并且很快大受欢迎。

柯南·道尔撰写的这56个短篇故事和4部长篇小说经历了无数的改编,从电影到电视剧,再到舞台剧,夏洛克·福尔摩斯题材经久不衰。除了小说本身,柯南·道尔的故事对于破获犯罪案件的手法也有很大的影响。福尔摩斯执着于保护犯罪现场,并善于使用化学、弹道学、血迹、指纹等手段,这一切帮助塑造了现代司法科学的基础,也是写作驱动创新、科幻影响现实的一个有趣案例。

动机是讲故事的核心所在。动机使人物形象立体丰满,并且推动情节向前发展。然而,在此过程中,把故事商业化的欲望催生了编排、片长和平台。剧院老板意识到,观众会认为电影片长是衡量影片质量的标准,于是片长更长的作品替代了片长较短的作品。故事片意味着可以向观众收取更高的票价,并且可以设立发行平台来挖掘潜在商机。但是,考虑到观众自身的身体极限,剧院安排了中场休息,因此影片的长度遭遇到了瓶颈。几十年后,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发表了著名的言论,“一部电影的时长应该和人类膀胱的忍耐度直接相关。”

随着技术的兴起,100多年前定义的电影编排、片长和平台等概念受到了挑战。随着消费习惯转向迎合按需文化,准则和故事经常发生冲突。然而,早期努力的结果是,新兴商业模式只是在效仿传统模式而已。Youtube鼓励开发像Makerstudios一样的多渠道网络,鼓励大家尝试创作,但同时又用限制性的合同来约束创作者,类似于在好莱坞黄金年代工作室的运作方式。与此同时,视频网站Netflix,Hulu和亚马逊正加倍努力,开发原创作品,以此来增加订阅用户数量,期望成为下一个HBO。

随着行业经历一个又一个的周期——声音的出现,电视、VCR、DVR的出现,以及现在一切都转向云平台。新技术频频涌现并有可能颠覆行业现状,这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当曾经所谓的观众摇身一变,转而为自己讲故事,那又会发生什么呢?

观众成为讲故事的人

去年,我6岁的儿子对“我的世界(Minecraft)”着迷了,这是一款类似于乐高的沙盒游戏,但是它是虚拟的。他和他的朋友们筹划、分享并且共同设计世界。他们观看23岁的明星玩家约瑟夫·加勒特(Joseph Garrett)的视频教程。加勒特的视频教程有380万订阅者,月点击量超过1.82亿次,他的年收入因而高达6位数。他的Stampycat系列包括他讲故事、制作东西以及与朋友玩。受到Stampycat的启发,加上屏幕捕捉软件的准入门槛低,我儿子和他的朋友们现在也开始创作他们自己的视频教程。事实上,他们不是在看电视,而是在运作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型媒体公司。

去年,我们在哥伦比亚大学启动了数字故事实验室(Digital Storytelling Lab),我在其中任教。实验室的使命是为21世纪设计故事——以人文、艺术、技术等一系列多元领域的创意和研究实践为基础,但同时决不忽略一个好故事的力量所在。一直以来,技术都是我们的创意伙伴,影响着我们发现和讲述故事的方式。例如,在21世纪,随着代码、数据和算法等创作工具普遍民主化,创作者和观众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改变。因此,数字故事实验室是一个思考和创意的空间,也是一个哥伦比亚大学学生和教师互相协作的空间。这个实验室以全新的、出人意料的方式向观众讲述新的故事。

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电影项目的主席与独立创意制作人艾拉·多依奇曼(Ira Deutchman)解释道,“关于新技术和新平台正在如何改变讲故事的方式,已经进行了诸多讨论,但是其中大部分是从技术方面出发的。我们希望通过数字故事实验室,从讲故事层面来入手,这也正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传统强项。我们想要打造一个没有市场压力的安全环境,用真正的发现精神来对各种新的叙述方式进行试验。”

讲故事实验

今年秋天,数字故事实验室启动了第一个项目。“夏洛克·福尔摩斯和物联网”(Sherlock Holmes & the Internet of Things )是实验室和纽约电影节、布朗媒体创新学院合作进行的一个长期项目。讲故事的人、游戏开发者、制作人、创意技术专家和体验设计师将会携手合作,对讲故事的新方式和新功能进行实验。通过这样一个协作过程,参与者将会完成构建一个故事世界的基础工作,这个故事世界将会通过一系列相互连接的设备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并且成为重要的讲故事技巧。一系列包含故事和线索的无生命物体构成了重大犯罪现场,而神秘的故事也逐渐展开。随着现场发现的物品越来越多,故事不断推进,进而使柯南·道尔100多年前创作的文学形象重焕生机。

尽管故事内容不变,但是讲述方式在发生转变。正如福尔摩斯一样,这一行业自身也在努力审视线索,以期解决数字化的挑战。但是,我们不禁要疑惑,解决行业困境的出路是否被埋藏在不断变换的数字图景的细枝末节之中。要像福尔摩斯那样破案,我们需要具备敏锐的观察力,进行合理的演绎推理,并且愿意不断试验。

 


 

作者:兰斯·威勒(Lance WeilerConnected Sparks联合创始人。他是世界经济论坛“数字化媒体中的准则与价值观”项目的撰稿人,他的新报告目前可查阅。原稿发表于《电影人》(Filmmaker)杂志。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