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曼集团总裁Richard Edelman说,”和以往一样,在达沃斯的三天是我一年中最喜爱的时光。”

以下和大家分享他的参会笔记节选:

本届年会对经济的总体预测跟2014年相差无几。欧洲和日本仍面临增长乏力;传奇般的金砖五国已经成为发展速度不同的两股力量:中国和印度的发展遥遥领先于巴西和俄罗斯,而南非还在奋力寻求增长。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最好,保持着3%至4%的增长预期。

以下是我这几天观察到的一些具体问题:

1欧洲的阵痛


在达沃斯期间,欧洲央行行长Mario Draghi公开了一项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的计划,这项计划预示着央行将买进政府债券,向陷入困境的经济体释放资金。

达沃斯年会结束后第二天,希腊大选选出了一位被认为能争取更好债务偿付条款的总统Alexis Tsipras。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对于希腊,我们必须体现出欧洲的团结,但希腊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芬兰财政部长更是直言不讳:“不要再自欺欺人地认为是公共部门在创造增长了。所有的增长都来自私营部门。我们政府能做的只是结构改革、基础设施建设、促进贸易以及培训职工。”

2恐怖主义


在巴黎某杂志社遭受恐怖袭击仅仅10天之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在达沃斯发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演讲。“法国将会以身作则,勇敢面对应该面对的一切。”

他认为有必要促进穆斯林人口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并指出四万名伊拉克和ISIS的武装人员中有四分之一来自中东以外的地区,法国也在这些地区之列。

美国前国会议员Jane Harman表示,现在恐怖势力保持着一种松散的横向联系,使得他们比自上而下的基地组织更难以对付。

3技术行业的问题


在这里,我第一次听到反对技术行业特权和态度的声音。反对声音以不同的形式出现:首先是隐私和个人数据保护

接下来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公平,这些公司是否缴纳了应缴的税款,是否利用有利税率将资金转移到爱尔兰等其他地方。

第三点,尽管优步(Uber)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他可以在欧洲创造五万个工作岗位,但技术行业对就业的冲击问题依然存在。

第四,这个领域对政府的监管不屑一顾,而且经常受到媒体的批判。

4气候变化


在今年的达沃斯年会上,对于气候变化的态度比以往要乐观得多。

11月将在巴黎举行的气候大会已经提前影响到了各个国家。美国和中国达成的碳减排协议被视为一个重要的有利因素。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Paul Polman呼吁在石油成本维持在当前较低水平时实行碳定价。他还建议对滥伐森林的行为予以重罚。

在各国协商碳排放问题的同时,联合国的Christiana Figueres也在领导着另一项行动。她正在以“WE WILL”为口号招募城市、公司和个人,希望这项大型公民行动将促使那些摇摆不定的国家在巴黎气候大会上明确表态。

5农业和粮食安全


自2000年千年发展目标制定以来,世界在扶贫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贫困人口已从20亿减少至10亿。

在消除饥饿方面虽有所进展,但却没有那么显著,饥饿人口的比例从18%下降至11%。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提高家庭农场的产量,这一产量占到总产量的70%。

粮食专家提出了一个双向策略。首先,必须提高只耕种一至两公顷土地的小农效率。其次,家庭农场应该联合起来实现生产的机械化和专业化。农户应该根据地理位置和产业链组织起来,才能达到足以与买方议价的规模。

6媒体和娱乐


本届年会上关于内容专有还是众包化有一场精彩的辩论。

维基百科的创始人Jimmy Wales断言:“我们的社区趋向于精确。它首先把信息组织起来,然后逐渐接近真相。”一些主流媒体向所有人表达了他们对原生数字媒体的不安,认为这些竞争对手为了从更大的受众那里赚钱,“只顾速度和规模,不顾事实和深度”。

Imax公司首席执行官Rich Gelfond指出,千禧一代去影院的频率比前几代人低,因此他正在考虑是否必须通过移动设备来推送自己的内容。剑桥大学教授Noreena Herz表示,15岁至20岁的这群人希望利用他们在网上留下的数据,交换一些价值。

7收入不平等加剧


这是贯穿世界经济论坛所有讨论的一个问题。纽约大学教授Nouriel Roubini说,这一现象主要源于劳动力之间的技能差别,以及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新技术。

在年会第一天发布的乐施会报告称,世界1%的人口掌握了世界近一半的财富。报告认为,由于财富高度集中,导致人们的消费倾向较低,因而制约了经济的增长。目前政治家主要关注的是财富再分配,期望通过提高税收来实现公平。

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Rick Samans却主张通过另一条不同的途径来实现包容性增长。“我们需要教育水平更高的劳动者,但是我们同样需要专业的工人,他们能得到更高的报酬。”

8乌克兰


今年达沃斯最戏剧化的一幕莫过于乌克兰总统Petro Poroshenko发表的演讲。他举起一块布满弹片孔的坠机碎片。这个碎片来自被俄罗斯分离主义分子击中并在乌克兰境内坠毁的飞机。

“在我们的土地上有9000名俄罗斯士兵和500辆坦克。这是实实在在的侵略。我们是为信仰而战,而俄罗斯却是为金钱而战。我们需要根据明斯克备忘录实施停火,释放关押在俄罗斯的乌克兰人质,撤走重型武器并立即停止侵略。全世界都必须关注这个问题。因为这是自二战以来首次侵犯领土主权的行为。”

9信任


在本届达沃斯年会上,我参加的是主题为信任的座谈小组。

汤森路透首席执行官Jim Smith表示,首席执行官们应该以身作则促进信任,尤其是要关注自己的薪酬相对于普通员工工资的差距。

全球报告倡议组织的Mike Meehan则认为信任始于透明化。

德意志银行监事会主席Paul Achleitner说:“一个人只能通过行为来赢得信任,重新建立信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论你做什么,自我监管是永远不够的。政府是规则的一个合法来源。”

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主席Fadi Chehadé对这一观点作出回应:“现在技术和公共政策之间是互相关联的,工程师应该多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对话。”

结语:

本杰明·富兰克林(Ben Franklin)的一句名言恰到好处地描述了本届达沃斯论坛的状况:“你可以拖拉,但时间却不会。”

从气候变化到收入不平等,再到对迅速变化的恐惧、失业率增长乃至恐怖主义,所有这些问题都是显而易见的。只有通过商业机构、政府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密切合作,再加上每个人下定决心承担责任,不满足于现状,积极组织并自愿参与,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权力分散导致机会分散,在政府无法解决的问题上,个人和企业正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领导阶层的有利地位已经发生了变化,正如一位商学院教授在达沃斯论坛上所说:“自上而下的方式呆板愚蠢,自下而上的方式则英明巧妙,但同时也是混乱无序的。”


本文原文刊载于LinkedIn

作者:理查德·爱德曼(Richard Edelman是爱德曼(Edelman)集团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