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错综复杂的世界里,像科学家一样思考可以改善决策吗?伦敦帝国学院院长Alice Gast认为可以。

领袖们经常说应该把合理的商业做法应用在高校和其它公共服务领域。我想把这个观点颠倒一下:我认为科学的思维可以给实验室之外的决策提供信息并带来益处。采用科学家的思维模式可以帮助我们所有人应对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为了应对这个世纪的问题,我们的领袖、工人、学生以及年轻人需要什么样的技能和思维模式呢?无处不在的信息、错综复杂的状况以及新型技术给传统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带来了挑战。互联网与通信技术给我们创造了新的信息渠道,并让这些信息更加触手可及。但是,这些信息也迫使我们深入思考哪些信息才可以用作决策依据。我们总是试图遵循逻辑,但是各种新型的颠覆性因素却在不断挑战我们在这方面的努力。

企业与学术机构日益增多的合作可谓前景无限,双方的合作促进了科学研究,加速思想与洞察力从实验室向市场流动,并让整个社会受益。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与高校都学有所获,并对彼此有了更多的尊重。

科学家干什么?

尽管大多数人都同意科学成果对社会是有益的,但是相当一部分民众却不知道科学家是干什么的,而且他们通常认为科学家是一个奇怪独特的群体。当然,科学界对于这样的误解也要承担部分责任。咨询公司易普索莫里(Ipsos MORI)报告称,英国40%的民众感觉科学家的沟通能力比较差,而且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在现实中,现代科学家是非常富有协作精神的。举例来说,伦敦帝国学院的化学系几乎与该校的其它所有系科都有合作项目。

科学家即使在出于探索目的或好奇心开展研究的时候,他们也非常清楚其研究成果在未来的潜在应用价值及其对社会的影响。举例来说,那些在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孜孜不倦工作几十年、一直在观察与测量宇宙基本粒子的科学家,对于粒子加速器产生的技术可以创造像PET扫描仪这样的医疗诊断设备同样也感到兴奋不已。寻觅希格斯玻色子激发了民众对于科学的兴趣,同时也激发了国际社会对科学的参与,这些现象也都会成为激励科学家的动力。

科学还是积极拥抱变化的一个职业。我们现在看到“科学家”作为一个称号也开始用到了传统科学以外的学科,比如数据科学家。尽管什么是数据科学家并没有严格的定义,但是他们还是被视作科学家,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具有超越分析和编程的能力,并且对问题和数据上下文有细致的理解。现在跨学科的科学家越来越多,比如生物工程学家和合成生物学家,他们把科学知识以及技术,与工程以及医学知识进行了融会贯通。

一个不断变化的职业需要宽泛而多元的技能。英国科学协会(Science Council)针对其注册科学家(Chartered Scientist)制定了能力要求。除了传统的分析与推理能力,协会还重点强调团队协作与创造力。此外,协会没有根据学科,而是根据技能确定了十大类科学家,其中包括创业型科学家、商业科学家与政策科学家。

因此,我相信科学家的技能和思维方式与科学领域以外的问题相关,这些技能和思维方式也可以用来解决这些问题。有些评论者也同意这样的观点,比如在2013年,时任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John Beddington爵士声称,我们应该“让科学家与工程师在政府中扮演核心角色”,因为他们拥有广泛的技能和实证主义文化。

采取科学思维模式

我们应该把科学思维模式纳入企业文化。科学家思维的养成有三大特质,这三个特质也可以应用于更多的情形。

      1、秉持怀疑态度的好奇心

科学家需要秉持怀疑态度。与工商界的人士一样,科学家也必须创新。在创新过程中,科学家必须小心平衡其好奇心、直觉与怀疑态度。好奇心是科学家的工作动力,而直觉与以前积累的知识则是指引他们的方向,但是为了避免盲目的乐观与偏见,他们的思维方式也必须辅以内部与外部同行评议以及随机对照试验这样的方法。

其它应用情形:你可以在你的组织里邀请一些怀疑论者与非专家型人才加入,确保有团队外部的人员,甚至是组织或行业外部的人员对项目进行审查。

      2、发扬合作精神的竞争

最优秀的科学家随时准备与其他科学家开展竞争与合作。对于你研究的问题,来自其它领域或组织的某个人可能会有解决方案。当问题变得棘手的时候,科学家就会想建立最强的团队,哪怕其合作伙伴是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合作与数据分享一度仅限于“大科学”领域,比如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科学家研究的就是大科学。但是现在,只要时机合适,不论是组建克拉克研究所(Crick Institute)这样的多元化团队,还是研究复杂问题(如气候变化或针对人口老龄化的公共卫生),我们都始终能看到新的合作在不断涌现。

其它应用情形:观察一下你所在企业或组织有哪些问题或机遇是无法单枪匹马解决的。解决网络安全、全球性政治与经济变化,或是重大的技术要求等问题,都可以从跨行业、跨部门的合作中受益良多。当企业都能像在达沃斯一样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它们就可以让一些重大事情发生。如果把企业、政府与高等教育的力量汇聚到一起,就会产生更大的力量。所以,学会像科学家那样合作吧。

      3、自信面对不确定与未知

科学家研究的就是未知领域。任何未知领域对科学家而言都是机会,而不是去回避,这就需要科学家具备处理模糊与不确定状态的能力,这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是比较困难的。在实验中,缺乏关联与正向关联一样,都能推动科学的进步;没有信息是完整的,但是即使面对不完整或有问题的数据集,科学家依然能够有目的地从容向前。比如,伦敦帝国学院研究系统生物学理论的Michael Stumpf教授,利用多个数学模型创造了一种方法,这个方法可以减少因简化和假设而导致做出错误结论的概率。即使是像疟疾传播和宇宙年龄这样的宏大问题,我们也可以以系统而理性的方式予以应对。

其它应用情形:把问题分解成一个个小假设,然后对这些假设进行验证。评估概率以及影响概率的各个因素间的彼此联系,即使知识此时并不完备,也要继续前行。打造一个能够应对不确定和模糊状态的团队,集中他们的智慧并树立他们的信心。

扩大对话范围

在伦敦帝国学院,我们从与商业领袖建立的联系中受益颇丰。要想建立一个成功的大学,采取合理的商业做法是必不可少的。与此同时,将合理的科学思维纳入商业决策,也会让企业的思维更加大胆,更具创新性,从而帮助企业立于不败之地。

诸如伦敦帝国学院等机构的科学思维模式给了我很多启迪。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针对下个世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发现和技能,以及我们从哪儿可以找到继续前行的途径,我希望能有机会向大家请教。

 

作者:Alice Gast,伦敦帝国学院院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