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技能

光有批判性思维还不够,我们需要学会“批判性忽视”

“批判性忽视”是指有选择性地分配我们有限注意力的能力。 Image: Unsplash

Ralph Hertwig
Director, Center for Adaptive Rationality,,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Development
Anastasia Kozyreva
Cognitive Scientist,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Development
Sam Wineburg
Professor of Education and (by courtesy) History, Stanford University
Stephan Lewandowsky
Chair of Cognitive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 Bristol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教育与技能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教育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教育

  • 在过去的十年内,科技巨头对我们注意力的争夺战不断加剧,因此我们需要采取相应策略来夺回属于自己的认知空间;
  • 虽然批判性思维能够帮我们评估信息的质量,但当今的数字世界充斥着比世界上所有图书馆加起来还要多的信息,仅仅有批判性思维是不够的;
  • 因此我们还要学习“批判性忽视”,即选择忽视什么以及如何分配我们有限注意力的能力。

网络是信息的天堂,同时也是信息的地狱。

在网络中,无限丰富的高质量信息唾手可得,同时,低质量的、让人分心的、虚假的和操纵性的信息也源源不断。

掌控着搜索入口的平台自孕育之初就带着原罪。这些平台的商业模式就是在拍卖我们的注意力,而注意力却是我们最珍贵的而且是有限的认知资源。这些平台加班加点,绞尽脑汁散布一些能够让我们好奇或气愤的信息,来劫持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的眼球越是无法从屏幕上移开,平台就能让我们看越多的广告,其股东的获利就越大。

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对我们的集体注意力产生影响,这一点并不让人意外。2019年对推特话题标签、谷歌搜索关键词和Reddit评论区的一项分析发现,在过去十年中,内容热度上升和下降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例如,在2013年,推特上的话题标签保持热度的平均时长为17.5个小时,而在2016年,一个话题的热度在11.9个小时后就会消退。平台间竞争的强化导致了我们集体注意力的间隔越来越短,意味着平台对我们注意力的争夺也空前激烈。这已然成为了一种恶性循环。

为了重新获得对自己注意力的掌控权,我们需要采取相关认知策略,夺回部分自主权,保护自己免受当今注意力经济下信息冗余、信息陷阱和信息紊乱的影响。

仅有批判性思维是不够的

教科书上所给出的认知策略是要培养批判性思维,这是一种智识上自律的、需要精力高度集中的自我引导过程,为了识别有效信息。在学校里,学生们被教导要仔细和认真地阅读和评估信息,从而合理地评估自己所看到、听到或读到的主张和论点。毫无疑问,批判性思考的能力非常重要。

但是,在一个信息泛滥、虚假信息源源不断的世界里,仅有批判性思维就够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原因至少有两个:

首先,目前数字世界所承载的信息比全世界所有图书馆的总和还要多。其中大部分信息的来源都是未经审核的,缺乏可靠的可信度指标。我们无法对我们遇到的所有信息和来源都进行批判性思考,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将永远没有时间去阅读那些我们花大功夫找到的真正有价值的信息。

其次,当我们对那些一开始就应该被忽视的信息来源进行批判性思考时,那些注意力商人和恶意行为者就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即我们的注意力。

要进行信息管理,忽视能力必不可少

那么,除了批判性思维,我们还能利用什么认知策略呢?在我们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我们的团队(包括一位哲学家、两位认知科学家和一位教育科学家)认为,我们需要批判性思维,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批判性忽视

批判性忽视是指我们选择忽视什么以及如何分配自己有限注意力的能力。批判性忽视不是说不付出注意力,而是在面对信息过剩的情况下,有意识地培养起正念的、健康的认知习惯。

我们认为,所有数字世界的公民都应该具备此项能力。

没有批判性忽视能力,我们将淹没在信息的海洋中。这些信息好则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坏则对我们产生误导和危害。

批判性思维能够帮我们评估所遇到的信息,但目前数字世界所承载的信息比全世界所有图书馆的总和还要多,所以仅有批判性思维是不够的。 Image: Unsplash

批判性忽视的三种策略

批判性忽视存在三种主要策略,每一种策略都针对不同类型的有害信息。

在数字世界中,我们可以通过自我助推(self-nudging)来成为自己的“选择建筑师”(choice architects),以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塑造身边的信息环境,并以有益的形式对数字活动作出限制。例如,我们可以关闭让人分心的、难以阻挡的消息通知。我们也可以设定设备在哪些时段可以接收消息,从而使我们能集中精力工作或社交。通过自我助推,我们还可以调整设备的默认设置,例如可以限制平台使用我们的个人数据推送定向广告的能力。

横向阅读(lateral reading)也是一种策略,即像专业事实核查员判断网上信息的可信度的方法那样来进行阅读。具体操作为,在深入了解某个网站的内容之前,打开新的浏览器页面,搜索关于该网站背后的组织或个人的信息。有经验的搜索者只有在网络上进行查询后才会决定自己是否要花注意力阅读相关内容。在开始进行批判性思考之前,我们首先就要忽视网站内容的诱惑,看看别人对该网站声称是事实的信息是怎么说的。因此,横向阅读就是在用网络的力量来反制网络。

大多数学生都做不到这一点。过去的研究表明,在决定是否应该相信某个消息来源时,学生(其实大学教授也是)都会遵循多年以来学校教给自己的做法来做:他们会先仔细地进行阅读。这对那些注意力商人(attention merchants)和贩卖怀疑的商人(merchants of doubt)来说可是好消息。

在网上,眼见不一定为实。一个人除非有广泛的背景知识,否则往往很难看出来,一个看似充满严肃研究的网站实际上是在兜售关于气候变化、疫苗接种或各种历史主题(如大屠杀)的谎言。事实检查员就不会被网站的报告和看似专业的设计绊住脚步,而是会进行批判性忽视。他们评估该网站的方法就是,先离开网站页面,去进行横向阅读。

最后,我们有勿给钓鱼引战者喂食”的启发法(Do-not-feed-the-trolls heuristic),针对的是网上钓鱼引战的人以及其他进行骚扰、网络霸凌或使用其他反社会策略的恶意用户。钓鱼引战者以博取关注为荣,蓄意传播危险虚假信息的人就经常采用钓鱼引战战术。否认科学事实的人所惯用的一项主要策略就是制造莫须有的辩论表象,来劫持人们的注意力。“启发法”则建议我们不要直接回应引战行为,也不要进行辩论或反击。当然,这种批判性忽视的策略只是第一道防线。我们还应拉黑并举报引战者,平台也要有透明的内容审核政策,包括辟谣等。

这三种策略并不是面向精英群体的,每个人都可以对其进行利用。但在让公众熟知这些策略的过程中,教育工作将至关重要。

批判性忽视是教育的新范式

哲学家Michael Lynch指出,互联网“既是世界上最好的事实核查者,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偏见确认者,两者往往是同时存在的。”

成功驾驭互联网要求我们培养新的能力,而学校应该负责教授这些能力。如果不懂得如何去选择忽视什么以及如何分配我们有限的注意力,我们的眼睛和思想就会被别人所控制。重视批判性忽视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论断了,但在数字世界中这项能力变得尤为重要。

正如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在20世纪初所敏锐观察到的:“智慧是一种忽略的艺术。”

本文作者:

Ralph Hertwig,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适应理性中心主任

Anastasia Kozyreva,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认知科学家

Sam Wineburg,斯坦福大学教育学教授

Stephan Lewandowsky,布里斯托尔大学认知心理学系主任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江颂贤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2024年亚洲大学排名揭晓,中国有哪些大学上榜?

Phil Baty

2024年6月17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