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2022年的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两所以科技闻名的大学在艺术与人文学科方面高居榜首;
  • 这些机构认识到,我们需要新一代的批判性思考者这来指导我们度过第四次工业革命;
  • 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正在提出关于人类意味着什么的新问题。

当2022年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艺术与人文学科排名公布时,这一排名结果似乎有些奇怪。历史学、哲学、表演艺术、语言学、文学、宗教学及建筑学等学科名列世界最佳大学榜首的是两所以科学、技术以及工程闻名于世的大学。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位于美国硅谷的中心地带,其学生造就了谷歌、思科、惠普、雅虎和Netflix,现居于世界第一。紧随其后的则是位于美国东海岸的麻省理工学院(MIT)。

斯坦福大学的艺术与人文学科高居榜首第一,其次是麻省理工学院。
图片来源:泰晤士报高等教育

斯坦福大学的艺术与人文学科高居榜首第一,其次是麻省理工学院。(图片来源:泰晤士报高等教育)

其他顶尖科技学校在艺术与人文学科方面的排名也有所上升: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从去年的第65位上升至第42位:瑞士联邦理工学院(一般指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从第53位上升至第49位: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排名从第151-175位上升至全球前150位。

合作洞察与研究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的一篇文章中,麻省理工学院两所艺术学院的院长Agustin Rayo(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学院)与Hashim Sarkis(建筑与规划学院)明确表示:艺术与人文领域作为认识与理解人类状况的强大来源,是麻省理工学院教育、研究与创新的核心部分。

“当然,理工科的洞察力对于解决世界上许多最紧迫的问题来说至关重要。但理工科是关于人类社会是如何运作的,所以当我们了解到人类存在的文化、政治、空间与经济的复杂性以及人类居住在地球上的方式时,这一学科能最好地服务于世界。

“科技、艺术、设计以及人文领域也是人类知识的相互交流模式,当今许多最重要的问题只能通过各个学科合作带来的洞察力与共同研究来解决。”

进入“元宇宙”(Metaverse)

随着我们迅速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智能技术的新时代不仅会比我们过去的工业革命(蒸汽、钢铁、电力、石化)更深刻地改变我们的经济与社会,而且会改变社会的概念。

值得注意的是,当Facebook(现更名为Meta)上周宣布其开发“元宇宙”的下一阶段时,其煞费苦心地指出,有必要“负责任地”这么做。“元宇宙”是一种包含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的“扩展现实”(“元宇宙”可理解为一个无比接近真实世界的数字世界,如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Meta的全球事务副总裁Nick Clegg表示,“我们从一开始就需要人权与民权团体参与进来,以确保这些技术能以一种包容和赋权的方式构建”,Meta第一个与大学学术研究确立的伙伴关系项目就涉及伦理、隐私、法律、多样性以及包容性。

在一个充斥着假新闻与阴谋论的时代——以及新冠疫苗与气候变化的时代,我们需要新一代的批判性思考者与传播者。此次疫情大大地加剧了社会分化、民族主义与保护主义抬头,而且全球变暖也带来了威胁,这促使我们关注我们共同的人性,我们需要从过去吸取教训,需要新一代有能力对权力说真话的人。

世界经济论坛去年确定了未来所需的十大技能,这些可能是在艺术与人文领域磨炼得最好的技能,包括批判性思维与分析;创造力、独创性与主动性;领导力与社会影响力;推理与解决问题的能力。

审视人工智能的未来

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提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人类到底是什么?

牛津大学伦理与法律哲学教授、人工智能伦理研究所(Institute for Ethics in AI)所长John Tasioulas表示,艺术与人文科学对世界最根本的贡献也许在于“其可以生动地表明:人工智能的发展不是命运的问题,而是一系列具有重大意义的选择。”

已故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曾发出警告:人工智能“可能是发生在人类身上的最好或最坏的事情”,人类有可能很快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甚至被征服。如果我们大学里的艺术与人文学术蓬勃发展,人类必定会从这场深刻变革的革命中获得最大收益。

本文作者

Phil Baty,首席知识官,泰晤士报高等教育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游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