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高压力和快节奏的环境中工作可能导致兴奋时常被疲惫感所取代。
  • 在压力下做出关键决定可能是危险的,需要谨慎管理员工的精力水平。
  • 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一种由慢性工作场所压力引起的综合症,并将其命名为“倦怠”综合症。
  • 应对职业倦怠的策略包括工作场所政策和识别潜在的工作场所危害。

当我开始从事救灾和应急管理工作时,大家都打趣说这份工作是由98%的文书工作和2%的肾上腺素构成的。

环顾我的办公环境,我没有看到多少肾上腺素。为了弄明白这一点,我研究了一些重大灾难,发现当灾难发生时,应急管理人员会过渡到应急协调中心工作。这些神经中枢地区通常看起来像电影里的东西,人们专注地盯着电脑,而到处都是大屏幕显示关键信息。

在2016年毁灭性的麦克默里堡野火摧毁了整个分区并造成超过10亿美元的损失期间,我终于理解了我们工作中“百分之二的肾上腺素”在哪里。几个月来,我们都在昼夜不停地、不间断地进行工作。很快,我注意到最初的兴奋状态被疲惫状态所取代。

2016年,一架直升机在阿尔塔省麦克默里堡扑灭野火。野火迫使近九万人逃离加拿大的油砂地区——并给紧急救援人员带来了严重的工作压力。
图片来源:The Canadian Press/Jason Franson

那时,我想起了2004年加拿大医生Gabor Maté出版的《当身体说不:隐藏压力的代价》一书,其中概述了四种最有压力的刺激:缺乏信息、不确定性、缺乏控制和冲突。我观察到,在灾难期间,所有这些因素都会一起出现。

在灾难中,必须使用不完整或相互矛盾的信息做出关键决策。在浏览政策、指导方针和法律时会出现各种不确定性。资源分配和事项优先级之间经常出现冲突。

其他值得注意的因素包括非典型的工作时间、极端的活跃程度和久坐不动的工作环境。虽然有些特征是我们职业所独有的,但我并不认为我们的经历是独一份的。许多其他职业和职位角色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

兴奋感疲惫感

尽管短期的工作压力是有好处的,但是长期的压力累积会带来一些问题。

正如匈牙利科学家Hans Selye在其1950年开创性的关于工作压力的一般适应综合症所描述的那样,在持续一段时间的兴奋之后,压力大的员工最终会达到倦怠的阶段,无法再承受额外的压力。在我的临床心理学实践中,我在各个领域工作的客户都告诉我说他们感到精疲力竭、易怒、不耐烦、难以集中注意力和吸收新信息以及在工作中感觉不被重视,有些甚至考虑辞职。

2019 年,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一种由慢性工作场所压力引起的综合症,并命名为“倦怠”。现在,如果人们报告感到精疲力竭,精神上与工作不同步或甚至是有些愤世,并且在完成工作时遇到问题,则可以诊断为工伤。

两年前,世卫组织将长期工作压力称为“倦怠”。
图片来源:Elisa Ventur/Unsplash

工作场所压力导致的职业倦怠对雇主具有重大影响。加拿大职业健康和安全标准要求雇主保护员工的身心健康。如果人们达到倦怠的标准,则组织可能会被认定为忽视其确保工作场所心理安全的法定职责。

避免、缓解压力

好消息是,我们可以做一些努力。虽然这需要的是真正的组织承诺,但预防和缓解是关键。但要找到问题的核心,我们必须首先问雇主是否在工作场所关注员工的心理安全。

在那些这样做的人中,大多数只是鼓励员工多锻炼、进行冥想、睡得更好、饮食更均衡。这很简单——毕竟只是将责任推给了已经枯竭的劳动力,并没有解决问题的核心。真正的解决方案不应该是推荐创可贴式的解决方案,让员工更加努力,以弥补组织的疏忽。

工作场所必须推行明确的政策,以表明他们对工作场所心理健康和安全的承诺。
图片来源:Unsplash

想要带来有意义的变革,组织必须首先实施明确的政策,已表明他们对工作场所心理健康和心理安全的承诺,并任命一位健康倡导者和领导者来塑造这些价值观。

下一步是通过员工参与度调查、工作场所风险评估、事故调查、离职面谈和残疾索赔数据(如果有)来识别工作场所危险。确定预防心理伤害的控制措施也是必要的。

尊重式的工作场所政策

一旦确定了危害因素,就必须采取预防和缓解措施。组织必须定义和培训员工的职责和责任,监控工作量,考虑灵活的工作安排,清楚地传达优先事项并确保尊重式的工作场所政策得到理解,并且对违反这些政策的经理追究责任。

组织必须通过鼓励运动、休息和获得阳光来解决环境风险。最后,记录和报告危害因素,并将其作为持续程序开发的一种措施。作为整体持续改进工作的一部分,这有助于为公司政策制定提供信息。

在整个周期中,我提醒组织领导者在执行所有任务时保持支持员工——以及培养快乐和敬业团队的价值。

研究表明,绩效最好的工作团队有一个共同点:心理安全。当人们感到安全时,他们就会投入并致力于他们的工作,这会增强组织人性。相较于其他组织,设法处理好职业倦怠曲线的雇主将获得明显优势。

本文作者:

Kristen Deuzeman,行业/组织心理学家,北艾伯塔理工学院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