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在瑞士达沃斯小镇的世界经济论坛五十周年年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讲话中将气候活动家称为“末日预言家”,并呼吁各国领导人对其予以抵制。面对这样的言论,台下的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再次向他投以了“死亡凝视”。

2020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格蕾塔在特朗普致辞环节再现“死亡凝视”。
图片来源:美联社/Markus Schreiber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场景是过去四年里国际气候合作困境的缩影。在国内,特朗普政府拒绝履行本国承诺的减排目标。在国际领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气候变化形容为中国设计出来“打击美国制造业的骗局”,拖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会费。在德国观察、新气候研究所和国际气候行动网络联合发布的《2020年气候变化绩效指数》中,美国在过去的四年里从第34名跌至61名,最新排名远低于第22的欧盟以及第30的中国。

与此同时,四年前被形容为有望扛起全球气候议题大旗的中国已提前完成了承诺的减排目标——即2020年碳排放强度相较于2005年减少40%-45%。此外,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计划在2030年之前达到碳排放峰值,于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另外,2018年便提出至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欧盟年初表示,10年内将利用公共和民间部门资金进行1万亿欧元投资,协助欧洲绿色协议旗舰计划的融资。

11月4日,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进一步引发国际社会的担忧,但随着美国2020大选结果出炉,转机或已出现。虽然目前还未完成所有选举程序,且特朗普团队正在各州发起诉讼,但如果拜登成功宣誓就职,全球气候合作或将迎来巨变。

应对气候变化是拜登的政策重点之一。过去数年,他抛出雄心勃勃的气候政策,大力宣传气候变化如何影响人类与自然。在国内层面,他将调整工业布局,大力推动新能源发展,包括加快实现工厂零排放、推广新能源汽车等。在他的计划里,至2035年,全美将实现电力部门零碳排放;在2050年前,美国将实现全领域净零排放目标,全面完成清洁能源转型。在国际层面,拜登曾于11月5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式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77天之后,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拜登在2015年气候领导峰会发言。
图片来源:the White House

拜登的雄心壮志会遇到何种阻碍?美国能否由此重新扛起全球气候变化大旗?

根据目前的美国国会选举趋势,民主党或无法完全控制参议院。根据多家美媒的消息,今年大选中,共和党人暂时以50席对48席领先民主党人和独立派人士,余下2席将决定新一届参议院控制权。鉴于参议院承担审批法条和内阁任命等重要职责,耶鲁大学气候问题研究员Anthony Leiserowitz表示:“拜登可以采取的行政手段有很多,但真正进行下去需要依靠参议院。”

抛开政治因素,在保持经济发展的同时实现碳中和目标,核心在于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根据国际能源机构发布的《可再生能源2020》,2025年可再生能源将占全球新增发电装机容量的95%,将取代煤炭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力来源。目前来看,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202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趋势》报告中,过去十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产能领域共计投资超过8万亿,是美国投资金额的两倍,高于所有欧盟国家投资总额。拜登宣布,当选后将在四年内花费2万亿美元,用以刺激可再生能源发展,实现清洁能源经济。即便如此,美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力度与中国仍有差距。

此外,美国还需在眼下新冠疫情蔓延这一危机与气候治理这一长期目标之间权衡。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和金融冲击,美国政府承受着不小的财政压力。美国新冠疫情再度恶化对就业市场恢复造成持续阻碍,截至11月19日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74.2万,为五周来首次上升。在不考虑其他政策影响下,平衡新冠疫情防控与气候治理投入对于拜登政府仍值得思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使美国在全球气候治理舞台上扮演消极的角色,但美国众多州政府仍在为气候变化而努力。2017年,在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后,华盛顿州、纽约州及加利福尼亚州三州政府宣布成立美国气候联盟,呼吁继续实现美国当年的承诺,即在2025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5年的水平上削减26%至28%。截至目前,该联盟已有25个州和自治邦加入。

目前共有24个州及波多黎各加入该联盟。
图片来源:图片来源:unfoundation

目前,此联盟涵盖了美国55%的人口,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美40%,国内生产总值之和超过11万亿美元,按体量计算将是世界排名第三的“经济体”。如果成功入主白宫,即便面对难以控制的参议院,拜登仍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在多领域推行气候政策。彼时,这些参与气候联盟的各州政府将会减少美国重回全球气候治理舞台中心的阻碍。

过去四年,美国政府极力绕开气候变化议题。如今,迎来一位重视气候治理和提倡全球气候合作的总统已经足够鼓舞人心。2020年11月23日,拜登团队宣布提名前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担任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曾代表美国成功签署《巴黎协定》,近期又在世界经济论坛所举办的“大重构:建立对未来全球风险的抵御能力”( The Great Reset: Building Future Resilience to Global Risks)会议上呼吁关注全球气候治理。这一任命也反映着拜登政府重回全球气候治理舞台中心的决心。

美国是否真的能够重新成为全球气候领导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作者:

何依然,Yenching Scholar,政治与国际关系,北京大学

于佳钰,博士生,气候变化研究,北京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