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00万Z世代选民将有资格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票,Z时代选民的总数达到2300万。
  • Z世代选民的年龄从18岁到23岁不等,与上一代相比,他们是种族和族裔差异最大的群体。
  • 但是,只有十分之三的合资Z世代选民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进行了投票。

随着总统大选的快速临近以及某些州前期投票的进行,人们对Z世代选民的影响力产生了日益浓厚的兴趣,到今年秋天,他们将占据合资选民总数的十分之一

Z世代中大约五分之一的选民是西班牙裔。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符合Z世代资格的选民年龄在18至23岁之间,与老一辈相比,他们在种族和族裔上更具有多样性。 皮尤研究中心根据人口普查局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虽然Z世代大多数(55%)是非西班牙裔白人,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22%是西班牙裔。 Z世代的合格选民中,约14%为黑人,5%为亚裔,5%为其他种族或多种族。

Z世代中的西班牙裔选民的比例,明显高于“千禧一代”、“ X世代”、“婴儿潮一代”、“沉默一代”以及更为年老的选民。

比起老一辈的选民,Z世代选民更不太可能在国外出生,比例只有4%。相比之下,千禧一代选民有9%在美国以外出生,X世代选民有15%在美国以外出生,婴儿潮一代选民有12%在美国以外出生,沉默一代选民以及更为年老的选民有13%在美国以外出生。 这与皮尤中心先前的一项研究相吻合。着眼于Z世代更为广泛的组成部分——不仅仅是适龄选民,该研究发现Z世代总体比千禧一代更有可能是移民后代。 2019年,处于7至22岁年龄段的Z世代中,有22%的人至少拥有一位移民父母;而对比同一年龄段,只有14%的千禧一代拥有一位或一位以上移民父母。

从原始数据上来看,今年会有超过2300万的合资Z世代选民,比2016年大选时的Z世代合资选民多出1600万——尽管Z世代选民在总选民中所占的比例相对其他几代人要小得多,因为许多Z世代选民还没有投票资格。 比如说,今年就有超过6300万千禧一代有资格投票。

Z世代选民对选举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选民的投票率。 传统上,年轻选民的投票率要低于年长选民,也就是说投票率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只有十分之三的Z世代合格选民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投票——低于千禧一代合格选民的比例(42%),也远低于所有合格选民的比例(53%)。

本文作者:

Amanda Barroso,社会趋势作家/编辑,皮尤研究中心。

本文在皮尤研究中心的许可下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