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Mauro Guillen探讨了他的新书:《2030:当今最大的趋势将如何发生碰撞并重塑未来》(2030: How Today’s Biggest Trends Will Collide and Reshape the Future of Everything)。
  • Guillen阐释了我们有望在未来十年内看到的全球人口、经济和技术变化。

在他的新书《2030:当今最大的趋势将如何发生碰撞并重塑未来》中,Guillen讨论了这些变化将如何影响我们。Guillen在最近一次接受SiriusXM沃顿商学院日报的采访中指出,多年来这些趋势发展迅速,而这次新冠肺炎又进一步加速了其中很多趋势的发展。收入、种族和性别之间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状况亟需得到关注,而政府的决策需要更具创新性,才能应对这些挑战。他说,个人责任在气候变化等领域也将发挥作用。

以下是本次采访的编辑稿。

沃顿商学院日报:您为什么写这本书?

Mauro Guillen:所有人都能看到世界各地的各个方面都在发生着变化,而我认为重要的是弄清楚从现在到未来5-10年我们会去往何处。消费市场将如何发展?对于企业和个人(无论是作为投资者、储蓄者还是公民)而言,弄清未来前景是非常重要的。

沃顿商学院日报:新冠肺炎在这一变化中起了什么作用?

Guillen:从本质上讲,新冠肺炎带来了两种不同的趋势。一种是加速并强化了某些事情,比如人口老龄化。在经济衰退的情况,我们的新生儿数量减少了,这是不可避免的。推迟生育就会加速人口老龄化,因此与社会保障和养老金有关的问题将会更早出现。其它类型的趋势由于这种情况而延迟甚至逆转。其中之一就是城市的发展,尤其是在欧洲和美国。

沃顿商学院日报: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北美、欧洲和亚洲一直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您关注的是其它正在迅速发展并在未来几年中会产生更大影响的地区。

Guillen:我非常看好撒哈拉以南非洲,因为那里的人口动态,也因为非洲最大的城市正在发展并建立一个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现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只有大约15%的人口属于中产阶级。但是这一比例正在增长。这将改变世界,因为非洲将很快成为世界第二大人口聚集地。

技术的变化

沃顿商学院日报:在技术方面您看到了哪些重大变化?

Guillen:疫情期间,我们被隔离在家,学生不能上学,由于这些需求,技术的应用被迅速推进。但是,我们还需要仔细观察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对自动化发展的刺激作用,特别是在服务业。

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自动化发展。不幸的是,我们也将看到更多的技术性失业。在美国,人们已经失去了许多工作机会。我认为未来这些职业也不会恢复。我们必须在政治和社会角度上仔细思考推进自动化的意义,尤其是在服务业。

沃顿商学院日报:对自动化的日益重视也会影响决策和教育吗?

Guillen:是的。在政策制定方面,我们必须弄清楚如何对人员进行再培训以及如何帮助这些人找到其它工作。我们可能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些想法,例如全民基本收入,您在节目中多次探讨过这个想法。这曾经是一个边缘化的想法,但很快就变成主流了。

沃顿商学院日报:美国已经实现了全民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包括1200美元的个人支票,这是一项价值2.2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救助计划的一部分。但是,您所说的是政府如何关注公民,对吗?

Guillen:是的。我认为我们不仅应该惠民——当然这是我们该做的。全民基本收入也有经济意义。请记住,美国经济的三分之二是由家庭消费组成的。如果人们没有工作或没有高薪工作,那么我们需要对此进行补偿。

沃顿商学院日报:您还关注了货币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已经在比特币中看到了这一点。

Guillen:是的,我们需要认真思考企业家如何就加密货币(或更确切地说,加密代币)的用途提出新的想法。

“我希望两位总统候选人开始就如何应对日益加剧的不平等问题展开辩论。”

如果加密货币只是政府发行货币的替代品,那么我认为我们不会有更长远的发展,因为我们的监管部门始终反对加密货币,将其视为法定货币的竞争者。

但是,如果我们为这些数字代币增加其它功能或将其用于其它用途(比如,它们可以帮助我们投票,制约政客或激励人们保护环境),那么数字代币的前景将会很广阔。因此,我要说的不是数字货币,而是数字代币,包括货币组件。

不平等问题:下一个前沿问题

沃顿商学院日报:我们如何应对贫富差距?

Guillen:过去20年,我们在此方面取得了巨大发展,但是新冠肺炎再一次加剧了不平等问题。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在家办公,因此不得不前往工作地点的人们可能会在乘坐交通工具的过程中把自己暴露于病毒之中。想想学生们。据估计,在美国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中,20%的人家里没有硬件或网络供他们继续上课。这是此次新冠肺炎中最不幸的部分,同时也加剧了收入和种族方面的不平等问题。

在性别方面也是如此。女性的失业率增长快于男性。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事情。我希望两位总统候选人开始就如何应对这种日益加剧的不平等问题展开辩论。

沃顿商学院日报:我们准备好解决这些问题了吗?

Guillen:人们的意识正在提高,但是我想我们将不得不等到总统选举之后。但是,无论一月份谁在白宫,谁控制参议院,我认为他们都无法忽略不平等问题。当前,我们看到社会局势不断紧张,各种摩擦不断增加。我们越早开始解决这一问题越好。

沃顿商学院日报:人们担心各种不同的个人问题。但是重点是否应该放在改变整体观念、改变我们对2030年发展前景的期盼上?

Guillen:我确实这样认为。比如,许多父母现在担心自己的孩子是否能够过上自己曾经的生活。现在看来,也许只有一小部分人会比父母过得更好。

在美国,我们拥有的最重要的价值观之一就是,我们希望每一代人都能比上一代做得更好。但这变得越来越困难。目前,千禧一代正面临着非常高压的劳动力市场,这是他们成年后的第二次困境。

人们对此有了更多的意识和认识,因此需要对文化进行调整,重新审视我们的某些价值观。

沃顿商学院日报:各国政府和决策者的观念将如何改变?

Guillen:现在是时候创新了,从政府制定政策的角度来探索事物,而在10年、20年前,我们认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些问题变得如此之大。顺便说一句,我们甚至还没谈到气候变化呢。我们确实需要跳出固有思维模式。

沃顿商学院日报:我们应该怎么做?

Guillen:我们需要集中在两件事上。第一是各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要进行国际合作,也涉及贸易等其它领域——目前在这些领域国际合作是缺位的。第二是我在书中提出的,我们作为个体需要取得主动权。我们需要减少浪费,需要节约资源,需要在自己的消费行为中更加环保。

本文作者:

经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在线研究和商业分析期刊Knowledge @ Wharton的许可后重新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