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年初大幅下滑之后,中国经济在第二季度恢复了增长。
  • 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3.2%。

继年初大幅下滑之后,中国经济在第二季度恢复了增长,但是国内消费的意外疲软表明,在新冠肺炎危机的冲击后,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来推动经济复苏。

亚洲股市和人民币汇率下跌,部分反映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即大流行病以及与美国在贸易、技术和地缘政治方面的紧张局势所带来的双重打击。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表示,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较上年同期增长3.2%,高于路透社调查中分析师预期的2.5%。这是由于封锁逐步解除,并且决策者为了应对疫情所引起的经济低迷而加大了刺激力度。

这次反弹仍然是有史以来最疲弱的一次扩张。第一季度暴跌6.8%,这是自20世纪初以来最严重的经济下滑。

澳新银行的中国高级经济学家Betty Wang表示,“正如我们之前所强调的,尽管增长势头有所恢复,但仍需要政策支持。”

Wang表示:“当地新冠肺炎可能会再次爆发,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中美关系日益恶化,这些都对中国下半年的增长前景构成了下行风险。”

这些风险部分反映在各项零售数据中,该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仍在勒紧裤腰带生活,国内外增长前景不佳,因为以美国为代表的许多国家仍有新增病例,正在继续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尽管6月份的指标和GDP数据大大超出了预期,但位于悉尼的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外汇策略师Rodrigo Catril表示,这些数据还透露出“在复苏方面,中国消费者仍然落后”。

“这一过程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刺激经济复苏的过程,而该复苏主要集中在工业方面。消费者仍然非常谨慎。对于消费者发挥更大作用的国家而言,这种谨慎态度是市场所关注的,因此这显然也与美国相关。”

6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1.8%,这已经是第五个连续下降的月份,远低于预期0.3%的增长,而5月份下降了2.8%。

许多企业几乎难以保持现金流,国内失业率成为了消费者担心的问题之一。

以万达电影公司为例,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连锁电影院运营商,拥有600多家电影院。该公司表示,由于新冠肺炎,所有电影院关闭,这导致上半年净亏损15-16亿元(合1.704-1.816亿英镑)。

美国的紧张局势,结构性问题

上半年,经济比去年同期萎缩了1.6%,突显了新冠病毒的广泛影响。这种病毒去年年底首先在中国出现,已导致全球超过583,000人死亡。

与美国的紧张局势和大流行病加剧了中国多年来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包括人口结构变化、过度投资、低工业生产率和高债务水平等。

国家统计局表示,4月至6月的GDP环比增长11.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中国经济全年将增长1.0%。
图片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除了已经宣布的一系列措施外,预计政府还将提供更多支持,包括增加财政支出,减免税收以及降低贷款利率和银行准备金。

但债务问题阻碍着中国的经济刺激措施。今年出台的净财政刺激措施总额仅超过4万亿元(合5717.6亿美元),与美国和日本等其他主要经济体支出的爆炸性增长相比,十分保守。

国际金融研究所估计,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的债务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将从2019年末的300%上升至317%,这是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季度增长。

在中国试图重新站稳脚跟之际,工业经济为之提供了希望。数据显示,庞大的工业部门在6月份的产出较上年同期增长4.8%,连续三个月实现增长,与5月4.4%的增长相比,增速加快。

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3.1%,低于预期,也低于前五个月6.3%的下降速度。由于信用提振,房地产投资增速也在6月加快至8.5%。

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国经济全年将增长1.0%,成为2020年唯一实现经济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但许多分析师对此持谨慎态度。

位于东京的日兴证券的首席市场经济学家Oyamasa Maruyama表示:“中国国内的需求将拉动其经济复苏,但外部需求可能为增长前景带来风险,因为海外可能会出现第二轮新冠肺炎疫情。”

本文作者:

Kevin Yao,记者,路透社

Gabriel Crossley,作家,路透社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Reuters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