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字化进步并不一定会带来数字公平。
  • 未来的数据治理需要解决有关所有权与控制权的问题。
  • 需要解决个人与机构之间的权力平衡问题。

数据已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货币。它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生成。在短短一天之内就有大约5亿条推文被发布,约2940亿封电子邮件被发送,并且人们在一天之内进行的搜索次数会达到大约50亿次。我们每天都会产生2.5万兆字节的信息。

数据的力量是巨大的,但是如果我们的数据被有意或无意地泄露——那么无论是对我们的隐私、安全还是整个社会而言——都会对我们的基本人权带来诸多挑战,而这在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围绕数据及其对人权影响的问题仍然是公众讨论的新话题,但一些更具探索性的问题并非显而易见。考虑到这一点,以下是我们需要回答的四个关键问题。

谁真正“拥有”我们的数据?

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被披露之后,公众对该行为强烈抵制,因此数据所有权问题已为人们所熟悉。公众对个人数据的使用、滥用或管理不当等问题引发了人们的强烈关注,并制定了相关的法规,如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但是,数据所有权问题超越了“你”与“你的数据”之间的二元关系。与其他财产不同,数据可以同时由多人拥有。你可以将其赠与他人,并在此同时将之留为己用。此外,它可能不仅与你有关,也与其他人有关。比如,你在网上为亲朋好友买了礼物,这就意味着你已经分享了有关他们的身份、喜好以及住址等信息。

然后就是数据是如何生成的这一复杂问题。你主动或被动提供的数据之间存在明确的联系。但是在未来,机器所生成的关于你的数据是否可以被视为个人数据?谁又将拥有这些数据呢?

最后,当你的数据属于一个数据集(被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等机构收集的数据)时,会发生什么?数据是属于你、你的团体还是收集这些数据并可能为其增值的人?

明确的答案是,不应该通过所有权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

同意意味着掌控吗?

你已同意使用cookies或在脸书上分享信息,并且使用条款保证你拥有所发布的所有内容和信息的所有权,但是控制何时分享个人信息并不一定意味着控制其使用方式。

你的数据(以及其他数据)都会被算法了解,然后算法会对你的薪水、健康状况或工作合适性等作出假设。权利已从消费者转移到公司。

以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为例,该公司通过面部识别对顾客进行注册登记。他们所使用的软件可以计算一个人体内脂肪的百分比,从而确定他们的保费。这可能对企业有帮助,但是对消费者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毫无疑问,算法对我们所做的假设可能有用,但它们可能不准确,或者被过分依赖了。以美国为例,在某些司法管辖区,风险评估算法不仅用于预测可能发生暴力犯罪的地点,还用于确定犯罪者是否会再次犯罪——法官以此来确定量刑。在这里,不仅要根据个人数据来判断个体,还要根据他们与其他人的相似性来判断。

在算法优化方面,这与透明度问题有关。比如,美国监管机构目前正在调查苹果公司的新信用卡是否对女性有偏见,因为有人投诉,称一个用户的消费限额比其妻子高出20倍,但其妻子的信用得分其实更高。当人们对此提出质疑时,得到的答复则是“这是算法的错误”,不过官方也没有解释出现差异的原因。这里的“同意”是毫无意义的,当然也不会获得“控制权”。

那么我们的隐私权呢?

如果“同意”的概念存在漏洞,那么关于隐私的争论也是如此。你可能不希望分享昨晚参加聚会的照片,但是当其他参加聚会的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们的照片而照片里有你时,会发生什么?你选择不分享并不会阻止你的数据被分享。

想要实现真正控制自己的数据的唯一方式是使你的数据完全隐秘。但是选择不分享可能意味着错过机会,而且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实现。此外,你不分享数据并不会阻止他人对你作出假设,无论是企业、政府还是收集大量数据的机构。

我们不能只从人权框架中推断隐私权,然后尝试将其应用于数字领域。我们一直会受他人数据的影响,正如受到自己数据的影响一样。因此,也许“隐私”的概念很快就会过时了。

图片来源:Statista

我们可以因为数据而得到补偿吗?

在今天的数据经济中,人们无法从自己的数据交换中获益,那么我们如何能够确保获得更加公平的结果?当我们考虑到个体数据不如集体数据有价值时,这个问题将变得更加复杂。比如,卫生数据集具有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价值。但是创造了这些数据的人如何才能得到补偿?

有一种观点认为,数据应被视为劳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个体是积极参与者,以透明的方式移交其数据,并通过数据“联盟”或“信托”获得回报。这不仅可以确保应用于数字系统的数据质量更高,还可以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经济系统,从而缩小大型科技公司与个体数据提供者之间的巨大鸿沟。

越来越多人呼吁制定相关监管制度,如制定“数据权利法案”,以保护被用于不合理监视或不公正歧视的数据。

总体而言,数字化进步并不一定会带来数字公平。毫无疑问,技术革命已赋予公民社会自由沟通、联系和传递及获取信息的权利,但它也成为了传播错误信息、进行监视和控制的一种手段。

未来的数据治理需要解决所有权和控制权的问题。这就需要认识到数据收集对社会的巨大集体利益,以及区分个人数据和大型数据集,同时还要平衡个人和社会的利益。最重要的是,还需要解决个人与机构之间的权力平衡问题。

本文作者:

Antonio Zappulla,首席执行官,汤森路透基金会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