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人口老龄化,一种新的人口红利——“长寿红利”诞生
  • 新加坡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而在日本,约有25%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该国正在应对这一人口变化并从中受益
  • 通过创新的退休收入及医疗护理计划,日本和新加坡政府已经取得了积极成果

人口变化有利于世界许多地区的经济增长。在适龄劳动力人口增长速度快于消费者增长速度的国家,人均收入有所增长。这是第一种人口红利。

然而,众所周知,这种红利是短暂的,因为随着人口老龄化,非劳动力人口的规模开始增加。即使如此,产生第一种人口红利的相同人口条件也可能产生第二种人口红利——“长寿红利”。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第二种人口红利的特征是财富和储蓄的积累,因为大龄人口会进行储蓄以便养老,并对其人力资本进行投资,尤其是在健康和教育方面。由于人们对生命周期财富的需求稳定在较高水平,这种人口红利可能是永久性的,也可能是依赖于自我维持的。

世界上所有地区都可以从这种长寿红利中获益。如果各国都具有前瞻性并早日采取行动,长寿红利所提供的机会有可能提高生产力,从而增加国民总收入。

到2100年,各地区的人口年龄中位数将如何变化?
图片来源:Statista

亚洲一些国家,包括新加坡和日本,正在应对人口变化,并实施创新政策和举措,从而从长寿红利中获益。

新加坡:终身学习和“风险分摊”

新加坡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预期寿命约为83岁。新加坡政府对终身学习倡议进行了大量投资,以提高社会的人力资本潜力,促进个人发展与社会融合。

SkillsFuture是一项于2014年启动的国家项目,为每个25岁及以上的新加坡人提供500美元的无担保贷款,他们可以用这些钱来参加得到批准的技能课程。该贷款不会到期,政府将定期充值。SkillsFuture还提供工作-学习对接项目,以加强学生和职业中期专业人员之间的互动。

在几个经合组织国家,预计适龄劳动力人口的减少趋势

新加坡大学也支持其毕业生进行终身学习。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生可以从入学起选修长达20年的与行业相关的特定课程。新跃社科大学还向学生提供贷款,抵消新兴技能相关的课程费用。

新加坡还采用了其他机制,如社会风险分摊等。个人往往很难对冲长寿风险,包括用尽退休资源和受到灾难性健康冲击的风险。因此,仅依靠个人努力为老年消费提供资金可能会加剧社会中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问题。

为此,中央公积金老年人终身收入(CPF LIFE)计划要求每月向公积金账户打款,每月为老年客户提供资金,满足了新加坡人的退休收入需求。

另一项计划是MediShield Life,为新加坡人的住院费用提供终生保险。这是一项基本的健康保险计划,通过强制性的年度保费提供资金,帮助支付大量的医院账单和某些昂贵的门诊治疗,如透析和化疗等。

日本:长期护理保险及行业创新

日本是另一个快速老龄化的亚洲国家。目前,约有25%的日本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而到2060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到40%。这样的人口变化将严重增加日本现有的养老金体系的压力,而且日本的劳动力老龄化已经开始拉低日本经济的发展速度了。

日本政府采取了多管齐下的方针来满足日本人口的需求并促进经济增长。2000年,日本实施了全面的长期护理保险,这是世界上保额最大且最全面的健康保险之一。该保险为通过专业设计并得到政府批准的护理计划提供资金,为老年人提供多种护理模式,例如获得辅助护理设施、家庭护理以及杂货店购物协助。2011年,日本政府继续引入了更多将医疗保健、预防护理和长期护理结合起来的保健护理模式,从而改善护理计划。

在经济方面,日本政府还利用在工业制造、设计和客户服务方面的长期优势,刺激了医疗技术和养老产业的发展。例如,在国家资助下,日本公司现在正在投资设计护理机器人(如机器人Paro)、护理人员的机器护理辅助工具以及创新的再生和细胞疗法。这些新兴技术所生产的产品和服务可以满足日本人口老龄化的需求、降低医疗成本,同时,政府的投资还可以为日本创造一个新的产业增长点。

从整体政府和长远角度来看

新加坡和日本眼光长远,及早采取行动,这是正确的。正如上述例子所体现出来的,两国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从不同角度全面解决这一问题,确保未来老年人口有足够的医疗保险,不让国家遭受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过度医疗负担。两国也提前考虑了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发展。人口长寿将影响一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各国需要采取政府整体调控的方法,以确保做好充分准备获得长寿红利。

本文作者:

Pang Sze-Yunn,东盟太平洋地区人口健康管理部门前负责人,皇家飞利浦

Yvonne Arivalagan,研究员,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