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威胁性与不祥性。一种带着厄运与忧郁的感觉正持续加深,特别是在西方国家。每天的新闻头条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我们得知,美国与朝鲜、伊朗、俄罗斯或中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会突然爆发

据我们了解,人工智能的崛起将会致使大部分工作岗位减少,甚至可能使人类消失。我们正在见证社交媒体如何分化社会,破坏自由民主。同时,我们时刻都会收到气候变化会如何导致物种大规模灭绝的提醒。

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让我们绝望地认输。认输是完全错误的做法。尽管这些及其他威胁都是真实存在且令人畏惧的,但却没有一个可以得到绝对的保证。事实上,在这个正经历指数级变化的时代,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未来是不确定的。

这种平淡无奇的见解几乎不值得我们庆祝,而且这也绝不是我们可以自满的理由。如果有不同的话,那就是它提醒我们,我们有责任尽我们所能来建立一个可以阻止这些灾难发生的世界。

我们需要谦虚一些。事实上,我们并不擅长预测未来。相反,我们中的一些“最聪明的思想家”非常善于把事情弄得大错特错。

一个多世纪以来,社会科学家错过了可以改变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感到讶异,对冷战的结束感到震惊,对从911事件到2008年金融危机、阿拉伯之春、英国脱欧以及唐纳德•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都不加留意。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承认自己预测的能力有限,并相应地调整我们的行为和预期。

追溯至1989年,未来还是光明而充满希望的。自由民主和市场资本主义占据上风。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很少有分析人士预测到中国和印度会惊人的崛起,更不用说1997年和2008年爆发的市场动荡、反动民族主义的回归以及反全球主义的抬头。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人们非常快速地接受了所有的动荡,还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它们构成了“新常态”。

那么,随着西方人的增多,尤其是美国人欧洲人,人们就更倾向于相信未来是黑暗的、反乌托邦的吗?答案可能是肯定的,但还未成定局。

图片来源:盖洛普国际

值得强调的是,生活在西方和东方的人们从未有过如此美好的生活。尽管这令人难以置信,但纵观人类进步的每项指标,我们生活在人类大约20万年历史中最好的年代。尽管最近出现了抵制全球化与民主的迹象,但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多的全球合作,也从未有过如此多的人生活在民主国家

为了能在下个世纪生存下去,全球合作必不可少。单打独斗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解决现存最大威胁的唯一途径就是,民族国家与企业、城市与公民社会就共同面临的挑战达成共识,共同努力制定务实的解决方案。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是全球合作的积极体现,也是提醒我们集体行动的巨大潜力。

我们必须建立雄心勃勃、创新以及激进的思想。但同时,我们也应改革和更新国际机构,而非摒弃它们,从联合国与世界贸易组织,到20国集团与开发银行,包括亚投行在内的新机构。在向世界多极化过渡的过程中,我们需加强有效的合作、区域联盟与安排,而不是减少。

需要多边解决方案的现存全球性危险并不少。这些方案包括从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而采取的激进行动,到管制人工智能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

我们待做的优先事项清单很长,并且在不断增加,其中包括确保包容性增长和减少不断扩大的不平等、预防流行病和超级细菌的产生、监管基因和生物工程、制定管理网络安全的规则、管理移民与难民流动以及确保21世纪全球经济可执行的贸易规则。确实,现在的世界比过去更加复杂与混乱。我们需要习惯它。

建立全球合作对于我们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一个共同的事实基线、理解“他人”观点的能力、开明的领导,以及建立信任来实现很可能是次优的集体反应。

我们需要远见卓识和智慧,不仅是为了国家利益,也是为了区域和国际利益。在这个充斥着数字化假新闻两极分化加剧民粹主义抬头的时代,这并非易事。但当世界各地的公民都面临一种潜在可以终止人类文明的威胁时,多边主义就不是可以选择,而是必须选择。

我们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努力以实现最佳解决方案,还得认识到最后结果几乎不会是十全十美的,有时可能会让人们觉得我们在敷衍了事。但不管你喜不喜欢,足够好的全球合作是我们共同生存的关键。

作者:

Robert Muggah,Igarape Institute 和 SecDev Group 的联合创始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程杨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