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矿与金属业正在从几十年来最具挑战的一段时期中恢复过来。市场的波动和商品价格的下滑相成了一种新常态,在此情况下,削减成本、实现自动化和提高运营效率至关重要。

同时,与监管、地缘政治风险、对自然资源使用的法律限制、利益相关者激进主义以及严格的公众监督相关的该行业特定问题也带来了额外的挑战。我们相信未来几年对矿产品的需求量会增加,但有几种趋势将决定未来哪些类型的矿业公司会成功。我们已经确定了以下七个驱动因素,它们将塑造采矿与金属行业。

1. 向低碳经济过渡

为了实现能源过渡转型,预计大多数矿产品的需求量会很高。尽管自18世纪以来化石燃料改善了世界人民的生活水平,但它们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却导致了全球变暖。为了避免不断上升的全球气温最终对地球造成灾难性影响,各国必须在本世纪中期对其能源系统进行脱碳处理。由于碳排放量低的能源运输系统的矿物集约程度高于以化石燃料为生产基础的能源运输系统,这次能源过渡为采矿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与此同时,采矿业也必须要降低自己的碳排放量。最有可能销售低碳优质矿产品的采矿企业都使用可再生能源进行生产、经营电动或氢动力卡车,并将循环经济融入其价值链。

采矿业转型路线图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2. 资源获取

企业需要进入偏远矿区。由于低风险地区的世界级矿产资源已经枯竭,矿业公司必须掌握开采加工的新技术,或者冒险进入偏远矿区——以前的经济条件无法达到在这些区域开采的要求。自动化和数字化将带来更有针对性且更高效的采矿技术。企业可以通过原地浸出(一种采矿工艺,即通过钻入矿床回收铜和铀等矿物),分块崩开采法(一种地下开采方法,用重力开采位于深处的矿石)或生物采矿(通过原核生物或真菌从矿石和其它固体材料中提取金属的技术)实现技术突破,从而进一步提高采矿技术。

投资者对风险更高的采矿区越来越感兴趣。在寻找优质矿床时,政府和企业越来越多地探索深海床和小行星采矿区。虽然这些技术将为矿业公司开辟新道路,能够保持现有资源价格稳定或拥有获取新资源的许可权,但对他们来说,商业模式、经营流程以及潜在的社会环境外部性都是全新的领域。

3. 采矿业融资新方式

随着矿业公司试图控制风险,新的融资和生产模式将更加流行。中国的需求带来了21世纪头十年的商品繁荣,后来价格崩溃,矿业公司被迫专注于降低负债率和改善资产负债表。企业制定了其它的融资方案,如矿区使用费和金属流协议,以减轻矿业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负担。为了分散新的资本密集型工程的风险,企业可能会继续发展这些融资方案。像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一样,他们还可以发展合资企业,来降低他们对某一特定项目或在特定矿区的风险,还可以考虑签署服务协议

4. 采矿社会契约

为矿区附近的社区创造真正的利益将是新工程成功的关键。近年来,从当地社区获得“经营许可证”一直是采矿业面临的一大挑战。许多提议的工程项目遭到拒绝,抗议活动中断了项目进程。临近生命尽头的矿山数量创新高,但是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进行修复;利用自动化技术,新的采矿项目扩大了该行业的数据足迹,但没有为当地人民提供额外的就业机会;全球变暖导致水资源压力加大,极端天气加剧:如果没有开发出对受影响社区有益的新型商业模式,那么当地人民对采矿的反对可能会愈发强烈。

5. 大数据与采矿

数据透明度有助于增强采矿业与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由于矿业公司实行数字化和自动化经营,收集并处理大量数据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应该分享哪些数据、公开哪些数据将继续成为争论的重点。政府要求进一步推动子公司经营结构的公开透明,以解决税基侵蚀问题;消费者要求提高价值链的透明度;投资者将使用激增的非金融数据来更好地评估其矿业投资组合的风险;公民社会将继续推动企业超越强制性的EITI标准;受影响的社区对影响他们的外部性的数据尤为感兴趣。对企业而言,关键是要与其他利益相关者合作,了解应该对外公开的数据类型和数据公开应采取的适当格式,从而确保标准化、实用性和影响力。

6. 采矿业的地缘政治

矿业公司必须应对不断增加的地缘政治风险和贸易保护主义。抵制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潮流正改变着政治,并直接影响到采矿和金属部门。采矿管辖区的决策者越来越积极地制定当地的法律法规,要求矿产品要在出口前进行加工。同时,针对钢铁和铝等半成品的进口限制是近期贸易争端的核心。贸易战和日益加剧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能抑制全球商品需求,破坏采矿和金属业内公司的价值链。在“重要矿产品”部门——高科技和超前发展的行业的核心部门,这一趋势因少数参与者实行市场合并而变得复杂化。迄今为止,企业都处于相对自由的贸易体系之下,但进一步合并、地缘政治操纵和强劲势力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挑战。与此同时,这为国内工程项目创造了机会,这些项目原本需要接受政府的经济支持才能实施。

7. 劳动力现代化

随着矿业公司试图改变其员工基础,保持公开对话将是关键所在。不断发展的科技和商业模式要求矿业公司员工开发新技能。该行业必须与IT行业竞争,吸引顶尖人才,以推动其数字化和自动化进程。政府和企业必须共同努力,通过再培训和过渡转型计划,安排那些不能使用自动化技术的非技能工人到新的部门工作。矿业公司是否能够快速在矿区部署新技术,就看政府和工会是否允许减少就业机会和采购机会了。因此,这些参与者需要参与制定过渡决策,并制定政策支持那些将会受到负面影响的人。

Nicolas Maennling和Perrine Toledano是世界经济论坛采矿与金属转型路线图的联合管理者。

作者:Nicolas Maennling,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哥伦比亚可持续投资中心经济学和政策高级研究员

Perrine Toledano,负责人:哥伦比亚可持续投资中心,采掘业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万鸿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