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的经济还以农业和制造业为主导,一个员工的价值以投入来衡量。如果他们给汽车安装保险杠的速度不够快,那么他们的生产力就不够高,如果他们胆敢在工作的时候睡觉,那么他们就是在盗窃雇主的工时,从而可能被开除。

但是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以知识经济为主的时代,一个雇员的价值由他们的产出而非投入决定。这意味着他们的表现如何取决于最终成果而非所耗时间。

在知识经济中,我们希望雇员能够保持警觉而不仅仅是表现积极,希望他们能参与其中而非仅仅到场,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尽可能地聚焦于高质量的产出。

工作中的小憩也许能有所帮助。

疲惫流行病

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数据,大约有70%的员工在工作的时候会感到疲惫。

据估计,这种疲惫程度每年损耗4100亿美元的社会开支。正如我在最近的一本书《激励:需求无休止的时代里,焕发活力的科学方法》中所讨论的那样:一个健康的成年人需要每晚7-9小时的睡眠,但是绝大多数人连闭上眼睛的时长都不够。

35%的人每晚睡眠不足7小时。在1985-2012年之间,美国睡眠不足6小时的成年人比例上升了超过30%。此外,相较于60年前,现在的人每晚睡眠时间要短上1.5-2个小时

睡眠不足带来的困倦会给工作中和工作之间带来潜在的危险。比如,在过去的30天内,每25名司机中就有一名被曝出在行驶中打盹

这个问题非常严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认为睡眠不足是一种公共卫生流行病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工作场所应当提供更多的休憩空间

这种疲劳水平的部分原因在于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95%的美国人拥有手机,77%拥有智能手机。

由于无处不在的通讯技术,现如今,雇员能在白天晚上的任意时刻保持通讯畅通,不论正在工作与否。研究表明,84%的雇员表示总有些时候要在下班后“时刻准备着”。

这使得员工们“随叫随到”。你猜猜人们随叫随到会带来什么?他们没法睡觉了

因此,不仅社会趋势显示睡眠时间总体减少,模糊工作与家庭之间界限的技术趋势正在加剧我们无法获得充足的睡眠的事实。这是悲剧性的,因为工作让我们疲惫不堪,而睡眠是最重要的恢复机制之一

为了对抗嗜睡的流行病,我们应该允许工作与家庭两方面的边界都有所模糊。如果雇员必须在下班后还时刻准备着,那么他们也应该被允许在工作的时候小憩。

如果雇主既要干扰员工的闲暇时间,也要干扰他们恢复精力的方式,组织们就应该提供工作中的小憩时光。

小憩有益于提升表现

这里有一个有力的商业案例。10-30分钟的小憩可以提高警觉性、减轻疲惫和提升表现。不仅如此,最近的研究也表明,小憩在降低血压方面与药物有着一样的效用,所以对组织们来说,施行小憩政策也许可以省下一笔医疗费用。

许多公司,例如班杰利(美国冰淇淋、冷冻酸奶和果汁冰糕公司)、Zappos(美国最大的线上鞋类销售网站)和耐克,都允许员工在工作的时候小憩。我相信这种趋势代表着工作场所的未来。

员工在工作的时候不应该被允许睡觉的想法是过时的禁忌了。从雇员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他或她的人工投入开始,这是一种新式延续。

不过在现代经济中,你作为员工、管理人员或是执行官的价值通常取决于你理想产出的生产能力。进步的组织认识到,疲惫的员工不能够产生最优表现。从本质上讲,一个疲惫的员工是在从他的雇主身上偷窃表现。

在现代经济中,如果你很疲惫还不肯在工作的时候休息,你应该被开除。

作者:Jamie Gruman, 加拿大圭尔夫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