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数据量的不断增长,在工作场所应用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时代即将来临。通过数字化转型提高生产力应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但任何看过《终结者》这部影片的人都会很容易地想到片中机器反过来主宰人类的场景。

在这种趋势下,获益最多的是经济体,而损失最多的则是工作场所中的人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对未来的愿景深思熟虑并对人们富有同情心,从而确保未来的雇员们在数字化世界中具备竞争力。而创造对人类友好的创新型经济则是现下的挑战和机遇。

应对这一挑战意味着必须找出各方面的原因。这很困难,因为任何创新型经济都会包含许多目前尚不明晰的变数。但此前和现在的分析表明,技术对我们的工作有两种影响:提升和替代。对人类友好的创新型经济将需要解决这两个动态的问题。

我们从第二个问题入手,技术只要存在就会取代人类劳动力。技术的产生确实要追溯到我们对于超越人类能力极限的需要。正如使用轮子可以让一个人推动十个人才能举起的东西,而使用引擎更是可以让一个人移动数百人的力量才能推动的东西。

尽管从20世纪初期的进展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希望,但近几十年中呈指数增长的数字化进程则颇使人忧虑。这种忧虑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缺乏相关的教育,因为我们有时会害怕不了解的事物。但这种忧虑也源于非常实际也非常重要的人力成本问题。例如,美国的制造业在1996年占据了全国劳动力的16%,而这个比例在2016年下降到8。这是极为显著的变化,人们很难不受到这种担忧的影响,但这种忧虑不应该把我们压垮。技术进步固然有益处,但在实现这种进步之前我们需要做好准备。

技术的第二大历史性影响“增强人类劳动能力”很大程度上验证了这些益处。虽然技术进步常常被对于大规模失业的担忧而蒙上阴影,但人们对其好处的描述也很少言过其实。 数字化使公司能够更好、更快、更便宜满足客户的需求。确实,数字化增强可以将员工们变成“超级英雄”:在机器人的支持下,流水线员工可以生产更多商品;通过实时案例分析的辅助,律师将找到更强的论据;使用数据信息基因组模型的生物化学家则可以治愈更多的疾病。这些跨越生产障碍的员工就是我们当下和未来要实现的数字化现实的产物。

这些数字化优势正在各行业的高级管理层中得到认可,四分之三的首席执行官将数字化转型视为重中之重,而86%的大公司已任命了首席数字官,72%的组织认为首席信息官在过去两年中已成为董事会会议的中心。

Image: BT CIO report, 2016.

尽管数字化的优势受到了普遍认可,但由于技能差距这个关键因素,我们似乎还不能充分应用它。缺乏IT技能已经阻碍了数字化转型。由于技术持续发展进步而培训不足,这种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从而引发一个问题:人们数字化工作场所中竞争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来创造创新经济、推动经济融合?

只有教育才能对其做出解答。 随着技术进步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我们需要提供越来越多相关的教育内容。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课程长期以来是高等教育的标准,但其现在必须变为STREAMD--科学、技术、机器人、工程、艺术、数学和设计。 培训的广度和深度反映了在信息技术以外创新经济的发展,并且越来越强调设计和经验技能、系统和计算思维、数字经济学、社会学、行为经济学和高等数学。

将扩充后的课程仅仅教授给一小部分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元化的人才队伍,包括女性和其他在技术领域中人数较少的群体,以更好地代表我们所服务的世界。

将令人钦佩的理想转化为可行的进展往往是困难的。虽然对教育改革和就业培训的质疑可能不无道理,但更为紧要的是使过去的失败作为未来方向的借鉴。尽管在公司领导指出制度的不合理而制度制定者又指出私营部门负面影响的情况下,这种进展也不应该受到影响。

在自动化工作与员工参与之间取得平衡需要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参与,而政府和公司在其中都有既得利益。各个公司(尤其是技术公司)都有责任支持STREAMD的教育倡议,作为股东对于保持劳动力可持续也有一定责任。

数字化转型将带来各种推动经济增长的机会。我们需要采取教育改革的措施,以便我们未来的劳动力拥有相应的技能。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更多的人从中获益,并且只有这样才能宣称我们取得了进展。

作者Jennifer Artley,英国电信集团美洲公司总裁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