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年来,有关社会不平等程度的讨论愈发频繁。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等事件引发了众多“落后群众“”的愤怒。在他们看来,强大的“精英阶级”完全无视了他们的感受。

12月1日,美国参议院投票决定,将通过一项税收改革,降低富人的继承税和公司所得税。该决定再次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1989年至2003年家庭财富走向》,国会预算办公室。
图片来源:Inequality.org

不平等问题有何改变?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将财富分配给穷人能够刺激经济增长,但鲜有证据表明,这种方法真的能带来有益的影响。

特朗普的反对者称,改革很可能加剧不平等,毕竟国家负债水平上升到1.4万亿美元后,穷人会受到更多的负面冲击。

不过,财富不平等早就不是新鲜事了。华盛顿州立大学学者Timothy Kohler和另外17位研究人员调查得出,财富不平等曾导致过公民暴乱、社会瓦解。

基尼系数的预言已无法逆转

1912年,意大利社会学家、统计学家科拉多·基尼研制出了一种衡量社会财富分配状况的方法,即基尼系数。简单来说,基尼系数达到1的社会是完全不平等的,财富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基尼系数为0的社会则是完全平等的,财富平均分配在各个公民手中。

但是,Kholer等学者曾在《自然》杂志发表的文章里、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博客中表示,除了旧社会,基尼系数也适用于当今文明。他们根据63处遗址的房屋大小测算相关基尼系数,发现狩猎采集社会中几乎没有任何贫富差距,平均基尼系数仅为0.17。不过,该结论很可能受到当时人类流动性的影响,毕竟他们很难积累财富,更不必说继承财富了。

此外,园艺种植者,也就是小规模、低密度的农民群体的平均基尼系数为0.27,而大规模农业社会的基尼系数则为0.35。

驮马就是财富

Kohler称,在欧洲“旧世界”里,不平等现象是一直处于加剧状态,而在美洲“新世界”上,不平等现象却趋于停滞了。

这是因为,新世界里并没有驮马、牛等役畜,因此,富有的欧洲农民有能力耕种、购买更多的土地,从而累积了财富,并使一部分没有土地的农民落入了社会底层。
同样,在旧世界里,铜冶金、精英战士的发展使人们追求更大的房屋、更广阔的领土,而这些都会使基尼系数有所上升。

研究模型将过去的基尼系数上限设置为0.59,这和现代希腊的基尼系数0.56、西班牙的基尼系数0.58相差不大。不过,根据《自然》杂志发表的论文,0.56和现代中国的基尼系数0.73、美国的基尼系数0.80相差甚远。

然而,《安联全球财富报告2017》认定美国的基尼系数已达到了0.81。同样,Kholer在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博客中也表示,美国的基尼系数已经上升到了0.85,“很可能成为目前为止贫富差距最大的发达国家”。

图片来源: REUTERS/Mike Segar

令人担忧的现状
Kohler在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博客中曾引用过《科学》杂志2017年的一篇论文。这篇文论发现,1940年代出生的美国人的收入流动率为90%,而1980年代出生的美国人的收入流动率却降到了50%。

研究人员称,该结果“表明为了实现‘美国梦’,并让绝对收入流动率上升,人们需要刺激经济增长,并让增长为所有收入阶层共享。”

Kohler补充说道:“人们应当意识到,不平等将为健康状况、收入流动性、信任程度、社会团结等各方面带来负面影响。当我们创造不平等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绝望的声音

斯坦福大学教古代史教授Walter Scheidel在他的书《人人平等》(The Great Leveller)中表示,不平等程度只有在大屠杀、疾病爆发时才会下降。当社会重回和平和稳定状态时,不平等程度又会加剧。

他认为,历史已经证明,只有“四个马夫”,也就是大规模战争、剧变的革命、国家垮台和毁灭性瘟疫才能不断地摧毁富人所拥有的财富。

查尔斯·狄更斯、维克多·雨果、赫伯特·乔治·威尔斯等小说家的作品中,都曾出现过来自“落后群体”的绝望的声音。

《2017全球财富报告》(瑞士信贷)
图片来源:Inequality.org

威尔斯曾写过一本关于维多利亚实业家的书,名为《时间机器》。在这本书里,世界末日之后的1895年,富人成为了衰落、无用的浅薄之人,终日外出玩乐。而他们的奴隶却在地下山洞中生活,一到晚上就开始吃地面上富人的肉——穷人吃富人!

很遗憾的是,该书出版一个多世纪后,威尔斯时代的不平等现象,却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改变。

相关阅读:

作者:Adam Jezard,Formative Content资深作者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叶枫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