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发展迅猛,正逐步掌握人们之前普遍认为属于人类所特有的各项技能。

无论是在游戏里打怪,还是在无人驾驶方面日益精进,计算机智能的诸多发展形式都足以让人类稍做休息。

人工智能是真实存在的,也将成为社会变革的一大要素。

或许你不相信“人工智能将全面超越人类智能”这类奇思异想,但你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展示搜索结果、进行汽车导航、提供娱乐选择和推荐购物商店,还是让越来越多的工作走向自动化,人工智能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正扮演着愈发重要的角色。

自然,我们会对人工智能日益强大的力量感到焦虑,甚至是恐惧。

人类正逐渐被取代吗?

生而为人

现在正是思考这个高科技时代对人类而言有何意味的绝佳时机。

作为智人,我们确实比鲸鱼、黑猩猩一类的其他物种更有“智慧”,因为我们懂得统一管理,能让大部分人相信宗教、政府、金钱或商业等抽象概念。

这种将众人团结在一个共同信念的能力会催生出某种相互信任,让这一群人坚持这个信念与目标。

这样一种思维模式不仅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不断地快速推进创新,让人们从机械化走向大批量生产与自动化,而且也推动着当前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即网络实体系统的发展。

在当今的科学世界中,上述科学方式体现在研究者能够通过信任发现的再现性,进而依靠他人的发现来完善自己的研究。

信任网络

1969年,人类开始着手打造一个通信系统,运用信任观念,在计算机网络上以电子方式传送信息。

这便是互联网的前身,互联网的设计初衷也是为了抵御核战争。

几十年后,商业级的加密技术日益普及,提升了人类对网络的信任度,并将其应用于商业领域。同时,互联网发展迅速,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经济逐渐步入正轨。然而,这种现象在上一代人的生活中,还仅仅只是科幻电影中所描述的片段而已。

全球最大型的公司正在运用一种或多种混合型的众包、众筹以及共享经济。同时,在其经营业务中,承担大部分工作的是网络,而非雇员。

例如:Facebook的网络创造了广告,Airbnb的网络展示了租房信息,而Uber的网络则提供了打车服务。

在信息技术领域,时下流行的工作方式是将后台任务外包给他人,这些人可能住在地球的另一端,也可能与你素未谋面,任务费用的计量形式甚至可能是某种你从未听闻过的货币。

信任为何如此重要

当然,这些新型商业模式也扩展了参与和互动的方式,让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通过互联网进行交易。然而,如果没有相互信任,这种交易也是无法实现的。

电信和电信设备制造者等基础设施供应商正逐步走向商业化;同时,相关的零售部门正逐渐演变成为销售商品和服务的便利网络。为了进一步促进这类转变,对品牌、公司和社区的信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回顾人类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根据时间推移区分几种逐步形成的信任类型。

共事且彼此信任的能力是人类与动物的区别所在,这种能力历经数千年的发展而最终形成;建立在金钱、政府、宗教和商业基础上的信任经历了数百年时间才最终形成;以“救火水桶传递队”为形式,在陌生电脑间通过互联网传递数据包的信任形式仅用了数十年时间就已搭建;而在过去数年间,网络信任又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

这种典范转移不仅呈数量级式加速发展,而且也完全颠覆了之前的信任模式。

无论你去到世界何处,就连金钱观本身都是建立在对政府的信任之上。在全球范围内,这种信任现也已延伸至网络领域,通过比特币这类虚拟货币实现去中心化发展。上述关于信任的变化也颠覆了我们对金钱和政府的传统观念。

网络安全的必要性

网络不是乌托邦。

不法分子正不断利用互联网进行诈骗、盗窃和其他犯罪活动。诸如勒索软件一类的主流互联网犯罪事件也正侵蚀着网络用户对工作与私人生活安全的信心。

虽然互联网已经存在了近40年,但它依旧没有实现其巨大潜力,未能发展成为由信任驱动的去中心化全球系统。

那么,我们该如何达到这一最终目标呢?无疑,需要加强网络安全。

如前文所述,虽然网络安全对于企业、工业和消费者而言至关重要,但是人们往往会在事件发生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例如,物联网设备的硬件没有任何基本的安全设施。

许多企业选择让信息技术部门承担网络安全任务,而非号召整个董事会来关注这一问题。消费者只有在安全事故发生后,才开始重视关于软件漏洞的警告。

在互联网完全发挥其潜力之前,我们必须转变这种忽视网络安全的思维模式。

从基本层面来说,网络安全作为信任的组成部分,让互联网成为商业甚至是其他领域的工具。

如果我们要想接受第四次工业革命,享受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成果,那么我相信网络安全将会是一个关键环节,助力打造人类历史上以全球化、去中心化和飞速发展为特点的新层次信任。

然而,要创造这种信任同样面临着一项严峻的考验。某项由咨询公司Accenture和HfS Research所主导的调查明确了人力资源、技术、预算和管理等领域的缺口,而这些问题也正侵蚀着企业和组织的网络安全环境。

网络攻击

近年来,随着网络攻击愈发频繁,日益严重,“分布式拒绝服务”、“钓鱼式攻击”以及“勒索软件”这类术语逐渐为众人所熟知。这些攻击形式利用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信任来攻击网络。

在“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中,目标主机会盲目相信自己所接收的数据包是有效的,并且为了处理数据包而耗尽有价值的资源。“钓鱼式攻击”指的是攻击者伪装身份,诱使受害者打开有害的恶意软件。而“勒索软件”则是利用互联网的匿名性,悄然侵占他人财产,造成了大面积的伤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类网络攻击就像癌细胞一样,利用寄主自然形成的资源迅速繁衍。诚然,人类体内具有免疫细胞,可以抑制肿瘤的形成;不幸的是,当今社会却尚未产生一个必要的免疫体系,可以对抗全球通信系统中盛行的网络攻击。

当前,我们正逐渐形成某种网络卫生意识,保证自身安全,远离互联网攻击的威胁。然而,这种意识的形成却过于缓慢。

虽然互联网已经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收益,但它也变成了一把双刃剑。现在,我们正步入一个网络发展的关键点:如果我们不能将互联网基础架构打造得更加安全,那么网络攻击将进一步侵蚀该体系中的公众信任。

安全性设计

在事后添加更多的安全工具实则于事无补,我们需要的是安全性设计。尽管多地政府考虑组建“网络军队”来应对攻击者,但我相信强大的防御便是最好的攻击:保护基础设施本身、让基础设施更具可信度更为重要。该实践能够通过更广泛的应用为我们带来更高的效率和生产能力等好处。

数年前,很多人会犹豫是否要在网上输入自己的信用卡账号,但如今大多数人都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在网上购物。这种转变也让传统的实体商店措手不及。

与任何形式的创新一样,信任和信任建立背后的技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创新实践,才能具备安全性、易用性、恢复性和颠覆性。

当今的技术没有受制于创新本身。在很多案例中,无法确保或解释的是“信任”,而非其他因素。在我最近参与的某个国际论坛讨论中,参与者们谈到某个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供应商具备某种技术,通过某种人工智能形式的深度学习来彻底促进搜索功能。不幸的是,该公司对于使用深度学习来促进所有的搜索过程仍感到忧心忡忡,因为它不能相信搜索结果的源头。

忧虑

无独有偶,很多商界领导人也会担忧最新的技术,例如云计算和大数据。他们所忧心的不是这些技术的局限性,而是自己似乎不能信任这种新的技术,尽管有大量的数据可以说明该新型技术比传统技术更加安全。

本文的观点在于,通过“安全性设计”和“默认安全”,公众应当不畏困难,积极使用这类新技术,实现弯道超越,而非落后于自己的顾客和客户。

正如作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笔下的《人类简史》一书所述:“未来,信任将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资源。”

于我而言,让人类不断前行、创新和成长的正是将我们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合作和寻找创造性解决方案的能力也让人类不为人工智能所取代。

如果我们对互联网这一经济增长的推动因素失去信任,那么我们将不会再挑战现状,也不敢冒险去铸就更好的未来。作为常人,我们难以承担此类后果。

作者:
William H. Saito, Special Advisor, Cabinet Office (Government of Japan)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