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达成2015年联合国制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公私合作至关重要。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世界银行前任首席财务官、世界未来委员会国际治理及公私合作联合主席伯特兰·巴德尔(Bertrand Badre)表示,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合作是解决全球可持续发展挑战的唯一途径。他提醒人们,这一进程并非轻而易举。

您能否向我们说明公私合作和国际治理的重要性?我们为什么需要全球未来委员会来讨论这些话题?

仅凭公共部门,或是仅凭私人部门,我们无法真正实现联合国大会在2015年制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如果你看一看传统的公私合作的基础设施、医疗健康部门,或是教育部门,你会意识到,人们需要把公共、私人部门相结合。这既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也是技术上的需要。

实现公私合作十分复杂,我们不应自欺欺人。在短时间内,双方利益必然无法统一,甚至还会互相猜疑。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公共部门认为私人部门想要不承担任何风险而获利;反之亦然,私人部门认为公共部门——在最坏的情况下——是腐败的、过于官僚主义、过于迟钝、无法做到积极响应。

因此,一方面,我认为公私合作的确十分重要,但它也不是万能的解药。实现公私合作十分困难。我们需要强调成功的案例,告诉大家公私合作的重要性所在;我们还需要制定能够让公私合作发挥作用的一系列原则。

公私合作这一领域是如何变化的?是什么推动了这些变化?

实际上,这都是过去10-15年间的成果。让我们回顾2000年:当时,我们只谈公共资金、公共支持、公共行政,而私人部门离我们十分遥远,甚至可有可无。在2002年于蒙特雷举行的联合国筹资发展会议上,人们就开始了对于公私合作的讨论,但一切都只是说说而已,并未付诸行动。

此后,人们开始意识到,想要创造财富,我们不仅仅需要越来越多的私人部门的参与——不管是金融产品、汇款,或是外国直投。公共、私人部门必须进行合作。

您认为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合作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解决全球可持续发展挑战?

这不是一个程度的问题。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不可替代。我在工作中接触过相当多的议题,如道路安全、教育、基础设施融资,这些都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的一部分。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需要坐下来认真讨论这些问题。以道路安全为例:交通事故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丧生原因之一。这不仅仅是立法、执法的问题,还关系到良好的基础设施、优质的车辆、与酒业公司的合作等等。这是一个合作的问题,需要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努力。

如今,事情再也不是这样的了:某个政府或是某个国际组织“一声令下”,私人部门立即“插手”并解决问题。这一重大转变需要我们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参与其中,通力协作。然而这是相当困难的。

您认为,国际组织在全球决策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有何进展?

国际组织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但仍有待调整。国际组织不是凭空冒出来、做出各种决策的的救星。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国际组织想要有所发展,也不能仅仅依靠他们自己了。他们必须成为多方利益相关者的讨论的一部分。

从文化上说,这不是那么简单的。国际组织想要起到领导作用,他们想要独立地完成一些事情。但国际组织必须与多方利益相关者进行合作。所以我认为,国际组织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们能够扮演各方之间的“螺丝钉”,他们也应当和公民社会一同协作。

不管是选民、消费者、投资者,或是为NGO做出贡献的人,公民社会可以充分接受公、私部门的意见,并依此检验自身是否尽职尽责。也正是因此,我把公私合作称作是“系统的粘合剂”。我们必须让每个人都肩负起责任。这也是我们每个人所应当做的。

您认为,在何种程度上,跨国专家专家网络可以替代政府间合作?

我不确定说“替代”是否妥当。我想再次强调的是,我们必须进行合作。当下,世界各处民粹主义崛起,人们对都市精英充满了不信任。我们不能仅仅依靠专家,我们必须和身边的人们产生联系。一个高高在上的体系不是我们所想要的——其决策、推动的议题并不被人们所接受。

我们必须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任何国际、跨国的事物都是有益的,因为今天的大部分议题都不是单一国家所能处理的:贸易、气候变化、难民,这是事实。这些重大问题无法在国家层面得以解决。我们必须与邻国协作。因此,我们需要这些专家网络,它们可以与世界各地智能、快速地连接。我们不应再执拗于基辛格主义,或是威斯特伐利亚式的“国对国”关系。

您认为,在何种程度上,国际治理能够跟得上技术进步的脚步?人们还需要做些什么?

这一领域是我在世界银行工作期间遇到的一个挑战。就其本质而言,国际组织是相对较大的动物。它们相当复杂,它们是政治的动物。因此,它们自然无法迅速移动。每当科技飞速发展时,这一特征更是显露无遗。是时候看一看其后果如何、我们又该如何试着调整了。

我衷心希望世界银行能为其运营管理提供一流的技术。当我们讨论多方利益相关者群体时,我们需要能够代表飞速革新的技术的群体。人们不应再像孤岛一样工作——这是过去最令我感到失望的一点。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孤岛,想要形成某种符合所有人利益的“集体利益”是有害无益的。

您认为公私合作和国际治理的未来在何方?到了2030年,我们将会实现什么?

我坚信,如果我们不能进一步推动公私合作的发展,我们将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即使我们能取得进展,想要达成这些目标也是十分困难的。但如果没有公私合作,达成这些目标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向前发展,而非只是嘴上空谈,或是纸上谈兵。我们必须告诉人们,公私合作十分重要,能够解决问题。尽管实现公私合作的过程十分艰难,但能够为世界带来改变。从这个角度看,国际组织,尤其是世界经济论坛,肩负着一种特别的使命:连接世界中孤立的“点”,在国际体系中重新构建信任——经济危机之后,我们面临着严重的信任缺失。

2030年前, 您最希望看到的技术或是设备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有很多想要看到的东西。我自己有金融背景,因此我非常期待见到区块链的一些有趣的应用。我觉得它真的能带来改变:提升金融包容性,在金融体系中重建信任。我还很期待见到人工智能的发展。我觉得人们可以在很多领域应用它,带来改变。

作者:伯特兰·巴德尔,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