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及欧盟经历了近十年的危机,救市和改革后,金融体系,无论是在这些国家和全球,变得非常与2006年时的样子非常相似。自2010年以来人们尝试施行了多项金融改革,但总体效果却相当有限的。

一些大银行陷入了困境,而其他一些则取而代之。无论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还是今时今日,金融版图上照样是十几个大银行一统天下的局面。但如今金融业正发生着某种变革,而大银行可能很快也将沦为明日黄花了。

没有几个官员私下对金融改革的进展感到满意。不过在公开场合,他们大多都比较收敛,但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尼尔·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则最近激起了人们共鸣,因为他呼吁要对在应对那些“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所导致的问题上所取得的进展进行重新评估

卡什卡利自2006年开始在美国财政部长亨利·M·保尔森(Henry M. Paulson)手下任职。此人不仅旁观了金融危机的全过程,更亲身参与其中;2008年10月,他就任负责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副部长,受命稳定金融体系。他也是一位同时在高盛(大型银行)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工作过的共和党人。因此当他发表“我认为那些大银行仍然是大而不能倒,并继续对我们的经济构成显著且持续的风险。”这番谈话时自然就引起了人们的警觉。

同时卡什卡利对2010年多德 – 弗兰克金融改革法案的评价也是正确的。该立法以及随之出台的法规确实将某些事务推向了正确的方向。“但考虑到另一场金融危机可能引发的庞大成本,同时这些新工具能否有效应对危机的不确定性,”他指出,“我认为我们必须认真考虑一些更大胆的,转型性的选项。”

卡什卡利目前提议采用一个完全正确的手段:举行公众会议和广泛的讨论以评估大型银行是否应该被分拆,是否这些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应被强制留置更多资产并承担更少债务,或者是否应该征收债务税以遏制过度杠杆。第一次会议定于4月4日召开(而笔者也是演讲者之一)。

卡什卡利只是地区性联邦储备银行的12位总裁之一。他同时担任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委员,负责制定货币政策——但不是在负责监督银行监管的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但他要求评估大而不能倒问题的呼吁将产生重大的影响,原因有三:

首先,他表达的意见完全合理并符合主流,并构建于(他和其他人)对这场和其他金融危机的深厚经验之上。卡什卡利运用自身所处的权威角色,传达了许多其他理性的人们在近十年来一直在试图传达的信息。

其次,卡什卡利所阐述的,以适当的央行语言,与余下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选民面前提出的观点完全相同。希拉里·克林顿为金融改革提出了一项细致周到的计划,将重点放在对杠杆征税并提高资本金要求上。伯尼·桑德斯则倾向于分拆银行。但目标是相同的;正如卡什卡利所指出的那样,任何这些工具都有可能让我们到达一个更好的境地。

当理性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开始在政策上趋同时,我们就更有可能实现合理的变革。

第三,卡什卡利提出手段的时机与新“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的到来恰巧同步,使得人们可能以更分散的方式来组织金融交易。这种技术的各种版本要么已经面市要么正在开发,而且都有着一个非常真实的前景,将降低大多数金融行业的交易成本。

我们还不知道哪个版本会最终通行,同时也有关于如何确保新标准和系统得以增强稳定性,而不是(与以前的一些金融创新那样)产生不愉快的意外后果的热烈讨论。

最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有潜力去大幅减少,或甚至消除,那些可信中介机构(如大型银行)的存在价值。而大银行本身也在大量注资这类技术的研发,大概是希望通过限制最终放权的程度以挽救它们自身的一部分业务。

卡什卡利将带领我们去反思,并希望能结束,传统大型银行的大而不能倒问题。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他和他的同事们会努力工作,以防止任何大而不能倒的变体死灰复燃。

 


本文系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Simon Johnson是IMF前首席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大学商学院的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