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新奇的现象正在美国发生:美国人开车的次数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减少。

据美国交通部 (U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统计,美国车辆行驶里程(一个衡量机动车人均行驶量的指标)从 2004 年的 10,100 英里下降至 2013 年的 9,400 英里。持续九年的里程数下降倒不是因为汽油价格上涨或经济紧缩,而是由于人口的老龄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

城市化进程和人口老龄化对汽车行驶量有很大的影响,这主要由城市消费者和老年消费者不同的出行偏好造成的。在发达国家,城市消费者很少开车,有车的可能性也较小。而老年消费者则会更注重汽车的便利性和可用性,对性能则没有太多要求。而今天的年轻消费者便是未来的老年消费者,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已经出现了有趣的变化,尤其是在全球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青少年中。

有证据显示,美国年轻消费者对汽车的需求并没有他们父母那么大。年轻人更喜欢通过社交媒体等虚拟方式与朋友交流,而他们的父母则习惯开车去走访亲友。事实上,美国年轻人拥有驾照的比例相对较少。而 2011 年密歇根大学 (University of Michigan) 的一项研究表明,1983 年至 2008 年间,持有驾照的年轻人(尤其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比例显著下降。

在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则似乎相反。由于中产阶级的日益壮大,他们的可支配收入逐渐增加,汽车销量也不断上涨,而拥有一辆汽车在中国仍是重要的身份象征。但我不确定这一趋势会持续多久,而中国的“汽车热”会像美国那样开始退热吗?目光锐利的行业领导者,正密切关注着发达国家的汽车市场,因为这或许能帮他们预见未来中国的汽车发展趋势。

从全球来看,汽车行业正随着生产工艺和操作系统的进步而变化。虽然汽车行驶量的浮动主要来自于汽车行业的外部因素——技术、人口、以及不断变化的客户行为和偏好。但同时推动它的还有一个基本事实:开车对于地球来说已经是不可持续的了。且不说其他国家,光是在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和无休止的堵车已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2011 年,福特汽车公司 (Ford Motor Company) 执行总裁、亨利·福特 (Henry Ford) 的曾孙比尔·福特 (Bill Ford) 警告人们要警惕“全球拥塞”的影响。拥塞的后果十分严重,因为城市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当城市出现拥塞,该地的劳动力储备便会减少,进而降低了经济竞争力。

多年来,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和行业领导者都谈到了汽车企业从制造商转型为服务提供商的理念。虽然高新技术并不是他们的传统优势,但这一转型似乎已经在发生。越来越多的汽车开始采用大量的先进技术:软件、智能传感器、车辆间通信,车辆与基础设施间的通信、先进材料和能源储备。

如今技术在各行各业都发挥着变革的作用,汽车行业也不例外。无人驾驶汽车有潜力彻底地改变个人出行,特别是当它与汽车共享、电动汽车、先进材料和其他创新相结合时,优势更加明显。

我们还将看到汽车行业向汽车生态系统转变的趋势。他们(供应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与其他组织(能源企业、基础设施供应商、各级政府)之间的界限也将会变得越来越模糊。

尽管还有些模糊,但我们将会看到汽车行业内以及与其他行业的跨界合作。高通 (Qualcomm)、华为 (Huawei)、松下 (Panasonic) 和 IBM 等企业越来越关注汽车并投资建设用以提供解决方案(而非卖部件)的汽车业务部门,这并不只是一个巧合那么简单。

全球汽车行业领导者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你是想塑造自己的未来,还是想要别人来塑造你的未来?

作者:约翰·莫亚文扎德 (John Moavenzadeh) 是世界经济论坛美国机动车行业负责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