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行业的崛起

又一辆汽车从装配线上下线了;通过论坛发布的一系列新路线图,我们可以追踪中国电动汽车贸易的增长情况。 Image: REUTERS/Vincent Du

分享: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 近期,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出口国。
  • 中国各行业在全球影响力日益增长,论坛新推出的一系列贸易转型路线图就描述了这一情况。
  • 中国作为进口大国,多年来,与橡胶、芯片和锂等关键汽车零部件的出口国联系日益紧密。

1995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还在他的第一个总统任期内,此时美国的铝产量几乎占了全球的五分之一。但随着生产商努力降低能源成本,这种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他们的目的地是冰岛,这里有大量廉价、无碳的电力能源

时间再往前推差不多四分之一个世纪。冰岛铝的出口量在全球出口总量中所占比例增加了两倍,这种轻金属的出口占该国出口总额的40%。而其中大部分铝都流向了德国的汽车工业,它们将越来越多的大众汽车运往中国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同时又与中国迅猛发展的本土汽车行业展开竞争

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国。在2023年结束之际,中国的一家制造商成为最大的电动汽车单一制造商,其海外年销售额增长了334%

中国汽车行业的崛起之路可以在论坛新推出的一系列贸易转型路线图中寻到蛛丝马迹。这些路线图指出了117个国家的主要出口产品,并将这些产品的流行度和分布情况与1995年的水平进行了比较。

目前,除了冰岛外,铝还是11个国家的主要出口产品,预计在不久的将来,铝的需求量将激增40%(论坛的路线图是根据经济复杂性观察站提供的数据绘制的)。

但铝并非没有缺点。包括冰岛歌手比约克(Björk)在内的一些批评者更希望看到国家将丰富的可再生能源用在比冶炼更环保的领域(路线图将出口与更广泛的主题联系起来,如“环境的未来”)。另一些人则认为,在一个传统海产品仍是重要出口支柱产业的地方,铝的出口引起了不可持续的经济繁荣

但有一点似乎很清楚:铝对于更轻、更高效和日益电动化的汽车来说至关重要。路线图指出了严重依赖铝出口的国家,其中近30%将中国列为最大进口国。而对于中国的汽车制造商来说,铝只是众多必要材料之一

也是中国各种电动车型的电池材料。早在1995年,日本就成为了澳大利亚镍的第一个进口国,在图上排名第六。现在,最大的进口国是中国。智利丰富的锂矿资源也是如此,它是制造电动汽车电池的另一种必需品,1995年,智利的大部分“无机化学物质”(路线图中的一个类别,包括锂)远在中国成为第一进口国之前就先出口到了美国。

丰富的资源是有代价的。刚果民主共和国是电动汽车电池原料钴的主要供应国(最大进口国:中国)。这个国家也经常被描述为资源诅咒的受害者。根据贸易总额,每张论坛路线图上列出的出口产品数量取决于该国经济的复杂性,而刚果民主共和国是最少的,只有四种。

指引贸易朝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中国的汽车行业还需要进口大量钢铁。在以铁和钢为主要出口产品类别的32个国家中,近一半的国家将中国作为主要出口目的地。

对于试图为更轻量化、零排放汽车寻找材料的汽车行业来说,钢铁的未来价值还有待商榷。钢铁生产脱碳的最佳途径也是如此。

钢铁无疑展现了贸易协定的力量。路线图用户会发现,一个欧洲钢铁出口国最大的进口商很难出现在该地区以外;建立一个共同的钢铁市场是欧盟的创立原则之一。

天然橡胶一般不会和欧洲联系在一起,但它却是中国快速发展的汽车行业的另一种重要原料。最近,中国扩大电动汽车生产的相关需求将天然橡胶的价格推至三年来的最高点。诸如泰国印度尼西亚这样的最大的橡胶出口国,最大的出口对象不仅有中国,还包括日本、美国和韩国等其他主要的汽车生产国。

在这些国家组装的任何新车都可能包含数千种半导体材料,如果是电动汽车,材料数量可能会翻倍。中国为了更多依赖国内供应,最近开始努力制定自己的电动和自动驾驶汽车芯片标准。但与此同时,中国的汽车行业仍严重依赖进口。

去年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估计,中国汽车中使用的芯片只有5%是国产的。在55个将芯片作为主要出口商品类别的国家中,有22个将中国列为主要进口国。

从某些方面衡量,目前中国的汽车出口占据主导地位。 Image: 世界经济论坛

比起与汽车生产的关系,石油与汽车使用的关系更密切,但其在图上也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即使已经有记录表明,排放导致的全球变暖水平令人不安,仍有近三分之二的国家将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作为主要出口类别。

电力为解决与交通相关的排放提供了一条出路。中国逐步提高了电动汽车的产量,使其价格趋于平稳,一些车型的价格在1.1万美元左右,或者更低

当然,贸易不一定遵循线性路径。公司可以在国外设立工厂生产产品,再将产品运往其他地方。从中国出口的许多电动汽车实际上是在当地生产的特斯拉(Tesla),这是一个美国汽车品牌,很可能会运回到北美。

这种对效率的追求可能会招致批评,被指责是弄巧成拙。让财务数据看得过去并不意味着背后的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而未能考虑到这一点可能会助长愤怒情绪和民粹主义。

例如,现任美国总统在509个县赢得了上次选举,这些县的经济活动占美国的71%。他击败的民粹主义对手得到支持的县的数量是他的五倍,但这些县的经济活动只占全国29%。现在看来,重赛的可能性很大

再让我们回到铝。美国最后几家大型冶炼厂之一最近表示将削减运营,该冶炼厂的产量约占美国总产量的五分之一。几年前,在保护性铝关税(该关税旨在恢复美国大多数县里已经消失的制造业工作岗位)的支持下,这家燃煤工厂重新启动。

这家冶炼厂的命运或许可以证明,复制过去的保护主义并非成功之道。努力把重点放在对未来有意义的贸易产品上,比如用清洁能源生产的铝或电动汽车,也许更有可能成功。

本文作者:

John Letzing,世界经济论坛战略洞察平台数字编辑

Minji Sung[QS3] ,世界经济论坛战略洞察平台数据与内容可视化专家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孙芊

编辑:王灿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