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系统

研究表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实际上对小商家有利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资和就业动态中心(CWED)负责人Reich表示:“提高最低工资不会让岗位减少。” Image: Unsplash/Adrien Olichon

Edward Lempinen-UC Berkeley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全球金融系统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全球金融系统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全球金融系统

  • 许多商家和政策制定者认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会让较小的低工资雇主因劳动力成本增加而遭受更多损失,因而更有可能裁员。
  • 但美国一项新研究发现,小型商家可以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且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 作者说,工资提高使得商家更容易招到并留住工人,降低离职率。
  • 研究结果表明,较高的工资可以使青少年员工少工作一点、多学习一点,这对社会有长期的好处。

餐馆、零售店和其他小商家长期以来被认为最容易受到最低工资标准的影响,但根据一项新研究,这些小商家在政府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后一般不会裁员,实际上还有可能从中受益。

许多商家和政策制定者的普遍看法是,最低工资标准提高时,较小的低工资雇主会受到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更有可能削减岗位。但是,由经济学家Michael Reich作为共同作者的这项突破性的新研究发现,小型商家可以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且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Reich同时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资和就业动态中心(CWED)负责人,他表示:“提高最低工资不会减少工作,只会让现有职位空缺变少。工资提高使得商家更容易招到并留住工人,降低离职率。另有研究表明,工人的生产力也可能会更高一些。”

最低工资标准之争

自2009年以来,美国联邦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一直是每小时7.25美元(约合50元人民币),但加州等几十个州及其地方政府近年来已将其最低工资提高到15.50美元(约合107元人民币)以上。

这项新研究是有史以来第一份探讨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小型低工资企业影响的研究,包括餐馆、杂货店和零售店以及托儿服务等。这是Reich及其他作者最近发表的第二项挑战关于最低工资的传统思维的研究。

研究人员在去年秋天发布了工作论文(指论文仍在完善中)并在12月进行了修订。论文指出,在加州等其他州及其城市,每小时15美元以上的最低工资标准给员工带来了更多的经济保障,且没有导致其雇主裁员。(Reich表示,该论文还将在未来几周发布更新版本。)

商业团体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雇主如果需要面对更高的最低工资标准,青少年工人将首先最有可能失去工作。但是Reich和他的同事们发现,更高的工资能让青少年员工少花时间工作,多花时间学习。

这些发现对公共政策制定有巨大的影响。最明显的一点是,更高的工资可以减少贫困并提升财务安全。Reich指出,目前美国政府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为帮助企业应对最低工资标准上涨提供减税优惠,然而这些费用可能都是不必要的。

Reich就美国等其他国家的最低工资话题写了大量的文章。相似的研究已经被反复验证,并已经被经济学界广泛接受。然而,反对者仍然认为,雇主面临更高的工资成本时,就会雇用更少的工人,这似乎就是常识。

Reich表示:“我们想写这篇新论文,是因为我们不断听到有人在说小商家特别容易受到最低工资标准的影响。我在2019年的一次听证会上作证时,从美国众议院的一位知名议员那里听到了这一说法。我从美国全国独立企业联合会那里也听到了很多很多次这样的看法。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既定事实,但其实并没有得到证据的支持。”

最低工资提高后会发生什么?

Reich与比利时经济学家Jesse Wursten共同撰写的最新论文,走进了属于低工资经济的美国大中小企业。其中,餐馆、杂货店和普通超市占所有最低工资就业的36%。

研究人员使用了最先进的统计方法并结合了美国人口普查中雇主提供的总计30年数据,以了解1990年至2019年期间各州和联邦最低工资标准的总计550项调整对劳动力市场有何实际影响。

Reich解释说:“雇主听说最低工资标准要上涨时,往往只会关注对自己企业的影响,想知道如何在不裁员或损失利润的情况下平衡提高后的成本。

“我跟他们说的是,‘看,你们行业的反应与企业个体是很不一样的。如果行业中的每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冲击和成本,而不仅仅是你一个人,那么市场的反应可能只会是适度的价格上涨。’”

事实上,一些餐馆的确会将提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小幅提价并不足以把客人赶走。公司老板则进一步受益,因为更高的工资意味着更低的离职率以及更少的招聘广告和新工人培训成本。最终,企业主利润并没有受到损害。

Reich指出:“这一过程的净效应是将收入从能够支付更多一点的消费者转移到工人身上。”

作者发现,在所研究的所有企业和工人中,较高的最低工资标准只导致了小企业的高中学生年龄段工人就业率下降。

但这一问题也有两个方面。虽然就业率下降,但青少年总体上挣得更多了,因此他们就可以少点工作、多点学习。论文引用了其他最近的研究,指出在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学生中,最低工资增加10%,就会使高中辍学率降低10%左右。

Reich的研究则发现,由于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大学财政援助计划奖励那些学习成绩优异的高中生,这些影响将被放大。

因此,市场上就有更多的激励措施让青少年专注于学习。

作者写道:“鉴于劳动力受教育程度提升的许多好处,对青少年用学习时间代替在劳动力市场工作时间的长期影响,应该被视为最低工资政策的好处,而不是成本。”

本文作者:

Edward Lempinen,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媒体关系专员

本文与Futurity合作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编辑:江颂贤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全球金融系统银行及资本市场经济增长及社会包容企业向善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Modernizing Financial Markets with Wholesal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wCBDC)

Simon Torkington

2024年4月6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