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Muhammad Ali Nasir着眼于研究全球经济是否会在2022年得到复苏;
  • 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达4%,世界经济总量将创下100万亿美元(74万亿英镑)的历史新高;
  • 唯一一个已经弥补损失并恢复到疫情前规模的主要发达经济体是美国;
  • 2022年,亚洲有可能肩负起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任,世界经济重心将继续加速东移。

2022年会是世界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一年吗?

现在的一个复杂的因素是,大多数最新的主要预测都发布在新冠变体奥密克戎席卷全球之前的几周。当时,人们认为复苏确实指日可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2年经济将增长4.9%,经合组织预测将增长4.5%。这些数字虽低于2021年5%到6%的全球增长预期,但这代表着自2020的疫情低点重启经济活动后出现的必然反弹。

那么,奥密克戎将对经济状况产生什么影响呢?我们已经知道,这种新变体在圣诞节前夕造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由于人们不去餐馆,英国的酒店业受到冲击。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严格的封锁、谨慎的消费者以及请病假的人可能会受到打击。

然而,此次新变体似乎比最初担心的要温和,这可能意味着封锁措施会更快地解除,对经济造成的影响也比原本预期的要更适中。例如,尽管确诊病例数较多,但以色列澳大利亚已经在放松封禁了。然而,与此同时,在西方解决世界某些地区疫苗接种率极低的问题之前,如果另一个新变种会对公共卫生以及世界经济造成进一步损害,也无需感到惊讶。

就目前情况而言,英国智库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在圣诞节前发布了最新的2022年预测,即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将达4%,世界经济总量将创下100万亿美元(74万亿英镑)的历史新高。

通货膨胀的问题

另一个重大的未知是通货膨胀。2021年,由于全球经济活动的恢复以及全球供应链的瓶颈,我们发现通胀率急剧飙升。关于这种通胀是否是暂时的,一直存在很多争论,而且各国央行也一直面临着需要确保避免通胀螺旋带来的的压力。

迄今为止,欧洲央行、美联储以及日本银行均已放弃从极低水平加息。另一方面,英格兰银行听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于12月将利率从0.1%上调至0.25%。除了增加企业的借贷成本以及提高家庭抵押贷款的还款额之外,这对抑制通货膨胀来说微不足道,也没有任何好处。也就是说,市场押注英国将进一步加息,美联储也将在春季开始加息。

然而,关于通货膨胀更重要的问题是量化宽松政策会带来什么。这是一项增加货币供应的政策,近年来,主要央行购买了约25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及其他金融资产,其中有约9万亿美元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后购入的。

美联储与欧洲央行仍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而且每月都在向资产负债表中增加资产。美联储目前正在逐步缩减购债规模,以期在3月停止购债。此前,美联储曾宣布将购债结束日期从6月提前。欧洲央行也表示将缩减量化宽松,但承诺暂时还会继续实施下去。

当然,真正的问题是这些央行在实践中做了什么。结束量化宽松并提高利率无疑会阻碍复苏,例如,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的预测债券、股票以及房地产市场将在2022年下跌10%至25%。有趣的是,这种动荡的前景是否会迫使美联储与英格兰银行再次变得更加鸽派,尤其是考虑到新冠肺炎带来的不确定性时。

政治与全球贸易

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在2022年可能还会继续下去。两国之间的“第一阶段”协议,即中国同意在2020-21年期间对美国某些商品与服务增加总计2000亿美元的购买额,但截至11月底,这一目标仅达成40%

该协议现已到期,2022年国际贸易面临的一大问题是,是否会有一个新的“第二阶段”协议。在这一点上,我们很难感到特别乐观:特朗普早已卸任,但美国的对华战略仍明显是特朗普式的,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没有向中国做出明显的让步。

中美贸易战引发了对2022年经济增长的质疑。
图片来源:EPA

在其他地方,西方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以及对普京经济制裁的进一步升级,可能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尤其是因为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未来几个月,我们在这两方面看到的参与度越高,对增长就越有利。

无论在政治上发生什么,很明显,亚洲将对2022年的增长前景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最新数据显示,就在2021年第三季度,英国日本欧元区等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幅度仍比疫情之前小。唯一一个已经弥补损失并恢复到疫情前规模的主要发达经济体是美国

2015年以来各国的经济增长情况

2020年主要国家经济增长放缓。
图片来源:经合组织数据

另一方面,由于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得很好。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其经济得到了强劲增长。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债台高筑的房地产市场,但似乎已经相对顺利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尽管中国的债务问题在2022年会在多大程度上拖累经济还尚无定论,但Morgan Stanley等一些人认为,强劲的出口、宽松的货币与财政政策、缓解房地产行业困境,以及稍微放松的碳减排方针,都会带来不错的收益。

疫情期间,印度经济经历了两次衰退,但其仍呈现出了一种强劲且积极的趋势,预计未来一年其经济将增长8.5%。因此,我猜测新兴的亚洲将在2022年承担起全球经济增长的重任,世界经济重心将继续以更快的速度东移。

本文作者:

Muhammad Ali Nasir,经济学与金融学副教授,哈德斯菲尔德大学

本文最初发表于The Conversation,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