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首个基于“一带一路”城市连通的分析框架和指数模型发布;
  • 新加坡,北京和上海综合排名前三甲;
  • 数字化互联互通在未来将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
  • 点击此处,阅读完整报告。

在全球供应链遭受冲击、各国防疫物资屡屡告急的“疫情时代”,数以万计的中欧班列日夜穿梭于亚欧大陆的数十个重点城市之间,截至到2020年11月,中欧班列共运送医疗物资近800万件、6万多吨,以高速的物流供应撑起了这场与时间赛跑的生命战役。在突如其来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中,共建“一带一路”城市作为联通节点,点亮了挽救生命、复原经济的通路。在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剧增的世界新常态下,城市间需要怎样的互联互通?数字经济的发展为城市联通带来了哪些新机遇?哪些城市领跑“一带一路”区域,其优势何在?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需要对“互联互通”进行符合时代趋势的测量及评估。“一带一路”城市互联互通指数应运而生。

世界经济论坛的《“一带一路”城市互联互通指数》洞察力报告在“五通”指标(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基础上,结合数字社会新特征、新需求,创新性地引入“信息互联”维度,选取22座共建“一带一路”城市,分析了超过4000条城市点对点数据,形成了“六通”指数综合排序及各个维度的单项排序。

“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指数所涉22个城市
图片来源:科尔尼分析

数据显示,新加坡、上海、北京位列综合评估前三甲,沿海城市表现整体优于内陆城市,东亚、东南亚城市在“一带一路”互联互通中表现出较强活力。

“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城市综合排序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研究发现,尽管不存在各个维度都具备高联结性的“完美城市”,但综合排序靠前的城市发展更为均衡,在各个指标均名列前茅。

新加坡

在“六通”成绩单中,新加坡依托强盛的海运实力、极为便利的跨境贸易环境、高度开放的吸引外资政策、部署已久的国家数字化战略,拔得头筹。其中,新加坡政府在信息联通上的战略规划领跑亚洲乃至全球。早在1992年,新加坡政府已强调信息科技的战略重要地位及对“智慧国”的初步设想。如今,新加坡数字基础设施排序亚洲第一,拥有全球领先的固定宽带速度。数字化硬件设施的高速发展有效助力了新加坡的社会治理与民生服务。新加坡“智慧国2025”计划提出,将建设覆盖全岛的数据系统、用以分析民情民需,科学、合理地推行公共政策。

上海

“六通”指标之下,上海凭借其国家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中心的地位,呈现出最为均衡的发展实况。上海市在金融、贸易领域的高度联通得益于如下尝试:健全外商投资政策、打造全球总部经济聚集地;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提升金融资源配置功能;优化贸易能级与环境、建设国际贸易中心。

成都

虽未跻身前三甲,成都作为中国“新一线”城市的代表,在“六通”指标下展现出了极强的发展潜力与活力。随着国际铁路港和中欧班列的发展,成都在交通领域的升势凸显,对“一带一路”沿线城市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成都国际铁路港作为进一步提升铁路运输优势的有效尝试,为自贸试验区、对外开放口岸等国家战略提供了物流支撑。此外,成都作为中欧班列的集结中心,凭借7条国际铁路通道和6条国际铁海联运通道,联结了境外59个、和境内20个城市。成都建设铁路交通枢纽的锦囊有三:制度创新、区域集结、产业支撑。铁路之外,成都政府大力促进航空建设,构建互联互通的“空中丝绸之路”。2020年底,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建成,总体规划客运能力9000万人次/年,并在空港智慧化领域打造了多个 “中国第一” ,如首次与时速350公里/时的高铁无缝衔接、设计建设了中国首条采用智能跑道系统技术的4F级跑道。

为助力促进“一带一路”城市间的互通互联,各个城市可以朝着如下方向发展:

  • 立足城市优势禀赋,强化优势通路,在不同维度的相互配合中协同并进;
  • 关注地域、文化相似性,打造优势影响辐射区,降低合作阻碍;
  • 推动城市数字化转型,推动远程用工模式持续渗透,着力建设城际数字化管理与交流;
  • 加强城市点对点交流,构建互联互通城市间的伙伴关系,健全双边沟通和交流机制,多角度、全方位赋能更多样化、更多元化、更综合化的合作关系;
  • 主动宣传并输出城市成功经验,建立并深化符合城市特色的通路。

文章作者:

徐亚敏 世界经济论坛城市转型平台大中华区负责人
王宇 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
刘悦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国际合作部主任兼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