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兰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泡泡枪”,通过采用激光技术,进行“近乎无痛注射”。
  • 由于很多人都对针头有恐惧感,这种新方法可以增加疫苗接种率,还可以减少与传统注射相关的污染风险。
  • “泡泡枪“仍在研发中,可能需要1-3年的时间才能提供给公众。

荷兰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激光技术,以使“近乎无痛”的无针注射成为可能。他们称这是一项突破,可以缓解人们对针头的恐惧感,并降低疫苗接种的门槛。

特文特大学(Twente University)教授、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研究附属机构的David Fernandez Rivas提出了这一想法,他表示,“泡泡枪”可以利用激光推动微小液滴穿过皮肤外层。

他称,这一过程比蚊子叮咬要快,而且“应该不会引起疼痛”,因为还没有触碰到皮肤的神经末梢,他补充道,这将需要进一步研究。

“泡泡枪“是一种利用连续波激光诱导有限空化的新注射方法。
图片来源:“泡泡枪”

他在实验室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在一毫秒内,装有液体的玻璃被激光加热,而液体中会产生一个气泡,将液体以至少100公里(6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推出。”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没有任何损伤的情况下穿透皮肤,而且看不到任何伤口或注射点。”

Rivas希望这项发明不仅能帮助更多的人接种疫苗,还能防止脏针头污染的风险,减少医疗浪费。

在得到欧盟的150万欧元(173万美元)的拨款后,Rivas的研究小组成功对组织样本进行了检测。Rivas称,预计将于近期提交一份资助申请,对志愿者进行人体试验。Rivas还表示,一家初创企业将与制药行业合作,以测试并推广“泡泡枪”技术。

常见恐惧

然而,根据研究进展与监管问题,这种注射方法可能需要1-3年的时间才能向公众提供。

Henk Schenk表示,大约五分之一的荷兰人害怕针头,而他专为那些遭受严重痛苦的人提供治疗帮助。“对针头的恐惧比你想象的要普遍,但人们却羞于承认这一点。”

有些人的恐惧可以追溯到童年入院时的创伤,还有些人是害怕把对自己的掌控权交给别人。有一小部分人(约1/1000)患有深度恐惧症,需要反复进行治疗才能为注射做好准备。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你可以看到,许多曾经能够避开接种疫苗的人现在都面临着困难。对于我来说,今年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的人是一个重要群体。”

患者Astrid Nijsen是一位31岁的音乐剧女演员,曾在Schenk处接受过10次治疗,她称,即使没有针头,她仍然会对接种疫苗感到焦虑。

她说,“这种症状在青春期时就出现了。每当我看到针头,或者不得不打针时,我只想离开。为了不注射,我宁愿这个地方拆了。”

本文作者

Esther Verkaik,视频记者,汤森路透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路透社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