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次发表于《财新网》

中国的家庭财富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人们利用家庭财富的传统方式是将其置于储蓄账户或进行房地产投资,但随着全国范围内人们财富的普遍增加,以及个人了解到其他投资选择,他们对复合型财富管理产品的需求正在增长。这可能会导致人们希望将钱投资到海外。然而,由于资本控制政策,把钱转出中国是很困难的。

为了用新方法试验如何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海外投资机会,决策者们将目光转向粤港澳大湾区,这是中国南部的一个高成长性城市群。他们在那里试行新倡议,这些倡议最终可能会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其中就包括大湾区和香港的决策者们即将推出的“财富管理通”(WMC)计划。

像WMC这样的倡议是推动实现中国和全球市场之间实现更强连接的重要一步,它们的试行成功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我们的新报告《从沙箱到桥梁:大湾区在连接中国和全球资产管理方面的作用》,认为有四个因素将推动行业和公共部门的领导者获得成功。

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将促进中国香港和大陆之间高达1500亿人民币(230亿美元)的双向投资,其背后的想法很简单:大湾区的居民可以购买香港供应商提供的财富管理产品,而香港居民也可以购买大湾区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两边的投资者都可以接触到边界两侧的市场,数百亿美元的资金可能得以在市场间流动。

人们对WMC等计划具有很大的需求。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对大湾区居民进行的一项专有调查发现,几乎90%的受访者都不熟悉外国金融产品,但他们确实有在海外进行更多投资的计划。他们认为海外投资是分散风险和长期投资的一种方式。

把大湾区作为一个整体市场来利用,以使中国的财富和资产管理景象得到改观。这具有很大的潜力,其最终的好处是能够实现尚未有效促成的跨境投资和资本流动。要实现这一愿景,有四个关键的推动因素:

1. 提供升级产品和优质体验

投资者期待看到升级的产品。在全球产品供给触手可及的情况下,有信服力的产品组合就显得更加重要。同时,仅有产品是不够的。服务提供商将需要提升整个投资体验,并解决投资者在跨境投资知识和信息获取方面的固有差距问题。

2. 采用能提供一致服务的运营模式

财富管理和金融服务机构需要采用有效的运营模式,为客户提供一致的服务水平。他们面临的挑战是,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的数字化发展程度不同。他们需要克服这些差异,以便为客户提供一致的体验,而且他们应该以数字化程度最高的市场——中国大陆,设定标准。此外,资产管理公司还需要解决中国近岸和内陆的基础设施差异,以向市场提供一致的服务速度、准确性和效率。

3. 组织跨境人才的流动

决策者和行业必须找到有效组织人才流动的方法。目前,约有150万大陆人在香港获得了永久居留权,约有50万中国香港公民在大陆长期工作。随着跨境流动的增加,人才得以更容易地流动,行业得以更有效地利用大湾区资源库,将其作为一个整体市场运作。在大湾区采用人才中心模式有很大的潜力,并且这对为员工提供一个高质量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来说将非常重要。

4. 投资于创新的基础设施

决策者和行业需要在有利于资金流动的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更多的创新。这对于促进由跨境投资计划和投资手段扩充所带来的交易的大规模增长来说非常重要。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在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类型的金融机构以及数字玩家着手制造新机会。现在是时候开发能够承受这种增长的强大基础设施了。

如果行业和决策者能够正确对待这些促进因素,那么大湾区将能够释放巨大的机遇。大湾区不仅促进了中国大陆内外的资金流动——其中香港发挥着关键作用——它还提供了一个理想的试验场,探索如何推进那些能够促进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投资在中国的发展的框架。

为了实现中国2030年碳达峰和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在做出投资决策时考虑非财务指标,例如公司的碳足迹,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在ESG投资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的ESG战略面临低采用率局面。如果大湾区的潜力得到有效开发,它可以利用其国际关系和基础设施帮助克服目前存在的障碍,测试具有潜力的新市场标准,并使国内资产管理公司得以在推出其产品之前监测投资者的欲望。

中国与世界之间更大范围的资金流动最终将对全球资本市场产生重大影响。行业和决策者需要利用大湾区的优势,确保以有效的方式推行新的机遇。只有当公共和私营部门的领导人拥有共同的愿景并携手创造一个有利环境时,大湾区才能发挥其桥梁作用。不仅中国的家庭可以感受到合作带来的好处,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也可以。

本文作者:

Ray Chou,合伙人,金融服务部,奥纬咨询公司

Jasper Yip,合伙人,奥纬咨询公司

Kai Keller, “中国和世界金融服务的未来”倡议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北京代表处

本文也发表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