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过去的50年里,G20(20国集团)国家的能源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G20国家几乎完全依赖石油和煤炭。
  • 20世纪80年代石油价格的上涨,导致了G20国家对煤炭和天然气的更大依赖,而法国、日本和美国等国家则转向了核能。
  • 自从1992年签署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生效以来,各国更多的能源消耗来自可再生能源。
  • 到2019年,最依赖可再生能源的G20成员是巴西,占16%,德国也占16%,英国占14%。

50多年来G20国家的能源结构变化

在过去的50年里,G20国家的能源结构在某些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

随着许多国家和地区承诺从化石燃料转向清洁能源,整体能源结构正变得更加多样化。但是,关停工厂并以新的资源取代它们需要时间,而且大多数国家仍然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依赖着化石燃料。

G20的能源历史:对化石燃料的依赖(1965-1999年)

起初,石油和煤炭是主要能源。

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G20国家的能源消费几乎完全依赖这两种化石燃料。它们是大多数国家最便宜和最有效的能源来源,尽管一些国家也在大量使用天然气,如美国、墨西哥和俄罗斯。

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G20国家的能源消费几乎完全依赖这两种化石燃料。
图片来源:Visual Capitalist

你可以在这里探索G20国家能源组合的完整清单。

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这些国家开始减少使用石油能源。油价飙升迫使许多公用事业公司转向煤炭和天然气(它们的价格越来越便宜),而法国、日本和美国等国家的其他公司,则转而接受了核能

这在历史上石油消费量高的国家尤为明显,如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1965年,这三个国家83%以上的能源供给依赖石油;但到1999年,石油只占印度尼西亚能源结构的55%,占阿根廷的36%。

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也开始减少使用石油。到1999年,该国65%的能源来自于石油,远低于1965年97%的高点。

20国集团的能源结构: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占比攀升(2000-2019)

围绕能源使用的讨论在21世纪发生了变化。之前,各国主要关注的是效率和成本,但很快,他们不得不开始与碳排放作斗争。

气候变化已经在每个人的议程之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于1992年签署,由此产生的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京都议定书》也于1997年签署。

但是,当《京都议定书》在2005年生效时,各国的选择有很大差异。一些国家开始更加倚重水力发电,而像加拿大和巴西这样在过去已经利用水力发电的国家,不得不寻找其他替代解决方案。其他国家则选择转向核电,但日本2011年的福岛核灾难,使许多国家走上了弃核的道路。

这一时期,可再生能源开始兴起,起初主要是以风力发电的形式。到2019年,最依赖可再生能源的G20成员国是巴西(16%)、德国(16%)和英国(14%)。

到2019年,最依赖可再生能源的G20成员国是巴西(16%)、德国(16%)和英国(14%)。
图片来源:Visual Capitalist

您可以在这里探索G20国家能源组合的完整名单。

然而,迅速减少碳排放的需求使许多国家做出了一个更为简单的转型选择:减少石油和煤炭的使用,更多地利用天然气。烟煤是蒸汽发电站最常用的燃料之一,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天然气多76%。石油发电厂中使用的柴油和取暖油,比天然气多排放38%的二氧化碳。

随着各国开始大力推动"碳中和"的未来,2020年代及以后的能源结构将持续改变。

本文作者:

Omri Wallach,记者,Visual Capitalist

本文与Visual Capitalist合作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