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36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中四个位于中国.
  • 中国负责举办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
  • 中国企业必须承担自然责任,助力实现碳中和。

中国将主办延迟召开的COP15生物多样性会议,目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人们为在未来十年内达成一项关于自然的变革性协议的努力之上。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GDP平均每年增长6%左右。拥有世界36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中的四个,中国被认为是地球上生物资源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为了保护和维护生物多样性,并确保其有助于中国经济继续繁荣发展,中国企业需要通过对自然采取果断行动来发挥自己的作用。

政治层面上对于自然的关注持续攀升——最近七国集团领导人宣布了一项自然契约——这个十分受欢迎的必要信号表明了将自然友好思想嵌入疫后重建计划的政治意愿。该契约不仅让七国集团成员承诺到2030年停止和扭转生物多样性丧失,还强调了为什么我们需要整合和联系 CBD COP15 和 UNFCCC COP26 之间的讨论。

被高度接受的全球自然目标将激发政府、企业和社会的雄心壮志。

如果中国要实现在 2030 年之前达到碳排峰并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帮助中国经济及企业向自然友好和净零排放转变至关重要。到目前为止, 37家大中华地区的企业已经设定了气候目标,但目前还没有任何公司签约制定和实施以科学为基础的自然目标。如果我们要实现公平、自然友好和净零未来所需的转型,这些数字需要提高。

企业可以助力实现自然协议的宏伟目标

CBD COP15希望各国同意采用新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该框架旨在为全球社会在未来三十年内提供目标、指标和政策方向。与《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一样,我们需要在COP15上达成一项雄心勃勃、明确且可实施的国际协议。这不仅会激励企业进行投资、创新和调整其业务实践,还有助于为所有人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尽管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展,但中国企业在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丧失方面的势头和雄心并没有达到气候问题方面的水平。中国国有能源企业,国家电力投资集团 、顶级钢铁生产商宝武钢铁集团和互联网巨头腾讯都发布了碳中和公告,中国企业气候行动平台已成功吸引超过100万家中国企业参与其中,帮助他们减少碳排放。

除了加强对自然的行动和承诺外,企业还需要加入相关对话,以取得政府更大的政策雄心。企业十分有必要参与今年晚些时候的自然和气候谈判,这对于推动议程朝着符合企业期望、经验和现实的方向发展至关重要,并且该议程也需志存高远,必须达到应对生物多样性危机所需的行动水平。

变局之迹

最近在中国举办的两场活动表明了中国商业对自然的关注的提升: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以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共同组织召开了第八届中国企业绿色契约论坛。该活动召集了超过900家SEE企业会员,强调生态保护、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之间的平衡关系。会议中,商业自然联盟宣布,已有超过120家企业承诺签署“保护自然、人人有责”行动纲领,敦促政府立即践行政策,在十年内扭转自然损失。

中国企业参加了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组织的关于自然和生物多样性的讨论。

中国生态环境部与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小组以及世界经济论坛等合作伙伴合作,在6月的世界环境日举办了为期两天的活动,重点关注商业和金融领域。这是加强公私合作并呼吁在 COP15之前做出雄心勃勃的承诺和采取具体行动的里程碑事件。

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气候变化日益严重,因此,世界各国和各方都应该……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

—周国梅,中国生态环境部对外经济合作交流中心党委书记

此外,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正在中国建立气候行动网络,汇集各大公司和领先专家,探索实现商业碳中和并交流信息和最佳实践的实用解决方案。

中国企业是解决生物多样性问题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企业在扭转自然损失、生物多样性和物种保护方面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并且企业的动力和兴趣也在不断增长。

工程公司长沙远大住工是中国最早开发预制和装配式建筑的公司之一。

这种方法的环境效益显著,与传统建筑相比,减少了森林砍伐、建筑垃圾和灰尘的产生以及碳排放。

北京高能时代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使用回收的贵金属和碳酸钙浆料制造建筑材料,作为其可持续承诺的一部分,已在中国各省市完成了1,000个环境项目。

尽管这些努力令人钦佩,但这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公司采取行动并承诺保护和恢复自然。除了为中国自身的气候雄心做出贡献外,他们未来的成功也取决于此。

中国企业如何展现他们的努力?

首先,他们需要识别和评估其对自然的影响,包括能源、水、废物以及如何减少、再利用和回收利用资源。这可能包括在科学目标网络的指导下为次年设定基于科学的自然目标。

SEE基金会与中国企业合作,分享IUCN规划和监测生物多样性绩效的指南。在他们的支持下,商业自然联盟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中国办公室将支持中国企业将自然和生物多样性纳入其战略和运营。

然后,企业可以通过可信平台(例如纽约森林宣言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做出有意义的知情和公开承诺,并在重点区域设定可衡量的目标,以衡定公司将为恢复生态系统做出多少贡献。

最后,公司需要采取行动——首先避免或完全消除其对自然的负面影响。这可能涉及与类似SEE基金会等组织合作,恢复生态系统,这个位于中国的非政府组织致力于保护自然资源。归根结底,企业必须在其价值链内外实现向“自然友好”的转变。

本文作者:

孙莉莉,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

周卫东,商业自然联盟中国首席顾问,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中国办公室主任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