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疫情使许多人不得不居家工作,这模糊了工作与家庭之间的界限。
  • 女企业家柏奕思讨论了在平衡工作与家庭生活时,“是”和“否”这两个词对她的重要性。
  • 她强调说,“否”这个词其实很好,它可以帮助你在未来对更重要的事情说“是”。

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试图建立“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或者如词典所定义的那样,“……一种平衡状态,即一个人将自己的工作需求与个人生活需求平等地放在首位。”我花了数年时间尝试建立这种平衡,但无论我多么努力,天平总会向一方(通常是工作)倾斜。

我有一份很忙、要求很高的工作,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十几岁的女儿。她们都需要我(我也需要她们)。我需要有所付出。

这种感觉因为疫情变得更加强烈了。在封锁期间,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这一目标极具挑战性;居家工作使工作与家庭生活之间近乎没有距离(可能除了一扇门),这样的话似乎就完全不可能达到平衡!

从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到是与否的平衡

所以,为了生存,我想出了一个不同的方法。我发现,从“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目标转向“是或否”的平衡目标,让工作与生活合二为一,这样实用性更高,也更容易实现。虽然我可能想对所有事情说“是”,对任何事情都不说“不”,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这种替代方法的关键是确定优先级,学会说“不”,以便在最重要的时候能够说“是”。同样关键的是,通过明确优先级来管理预期。这样,当我对一个同事说“对不起,我家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吧”,或者对我的女儿或妻子说,“这个工作项目真的很急,所以我需要在周末专注于工作,请你们体谅我”,这并不奇怪,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谅解的。

无论是对你的孩子还是你的老板,明确你必须拒绝的原因并提供替代解决方案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界限设定

这对我来说,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个人生活中,都比我过去试图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方法更有效。归根结底,就是要设定界限,这是我能找到的最接近我一直在寻找的“平衡状态”的感觉。

随着我的孩子逐渐长大,我发现他们对我的需求变了,他们更需要我做一个顾问、支持者或鼓励者,而不是看管者。他们有足够的权力告诉我,某些事(如他们的游戏或表演)是不可商量的。他们会告诉我,“妈妈,做你需要做的,但你必须在我身边”。我会尽一切努力陪伴他们。

事实证明,在确定优先级的过程中,这种明确性是必不可少的。同时,在工作中,我也会让我的团队更加独立地工作,并在需要时互相支持。在家庭中也是如此。

如何主动安排优先级

因此,我发现自己会更频繁地说“不”,以确保自己能先做最重要的事情,我鼓励我的团队也这样做。我会更主动地安排优先级,而非即刻做出反应。例如,我们正在减少我们需要参加的会议数量以及时长,并减少参加会议的人数。

我和我的团队,以及我和我的妻子,已经学会了“分而治之”,即确保适当程度的监督或参与,减少低效的“会面时间”。我们还在工作与家庭中确定出了不可协商的问题,管理最重要的预期事件。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从“工作与生活”平衡到“是或否”平衡的历程也在不断变化,同时我也意识到,虽然我试图让所有人满意,但却没能做到,尤其是没能让我自己满意。这仍是一个过程。我的“是或否”选择偶尔可能会让人失望。但从长远来看,当你能够在没有太多内疚或压力的情况下,对一些事情说“是”,而对另一些说“不”,一切都会变得容易得多。

本文作者

Esther Banque,高级副总裁兼洲际商务主管,百时美施贵宝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Quartz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