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项研究旨在发现成年人在多大程度上会因附近有孩子而做出不同的行为。
  • 通过有2000多名参与者的8项实验以及一项大型实地研究,他们发现,当有孩子在附近时,成年人会更加慷慨,更富有同情心。
  • 孩子们往往不会出现在成年人环境当中,如工作场所及政治机构,但成年人会在那里作出影响孩子们生活的重要决定。
  • 研究发现,社会需要考虑更多的方式以使孩子参与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中有很多人认为,我们对孩子比对成年人更友善。过去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猜想,其表明我们更关心孩子,这种影响甚至可以延伸到我们更愿意为娃娃脸的成年人提供帮助并对其更有同理心

但是,没有研究可以证明,仅仅有孩子的存在是否会使我们更具同情心并乐于助人,使我们对其他成年人更友善,或者更多地给慈善机构捐款。

我们最近的研究旨在了解,当我们和孩子在一起或想着他们时,我们是否会更亲社会,即以一种有利于他人的方式行事。

在有2000多名参与者的8项实验以及一项大型实地研究中,我们发现,当有孩子在附近时,成年人会更加慷慨,更富有同情心。这表明诸如“儿童议会”( Children’s Parliament)之类举措的可行性,其旨在将孩子们引入传统成年人参与的环境当中,这可以对整个社会的成年人决策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当有孩子在附近时,成年人会更加慷慨,更富有同情心。
图片来源:SAGE Journals

情感与孩子

我们知道孩子会让我们产生强烈的情感,尤其是当他们受到伤害的时候。例如,其实很少会有照片就能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同情,但在2015年叙利亚移民危机期间,一位名叫艾兰·库尔迪(Aylan Kurdi)的男孩尸体被冲上土耳其海滩,而这张照片恰恰做到了这一点。

事实上,研究发现,对库尔迪命运的同情引发了人们更广泛的关注以及对难民的团结。其中社交媒体参与度的提高,援助叙利亚难民的捐款增加了100倍,以及政府宣布重新安置超过15万难民的新政策,都证明了这一点。

在某些方面,这张照片的力量并不令人惊讶。长期以来,为穷人与弱势群体游说的组织一直有个疑虑,即他们是否可以通过把孩子放在运动的前沿和中心来增加人们的兴趣与支持。例如,孩子会在慈善捐赠环境保护以及健康生活等活动中受到重视。这些活动揭示了一个普遍的假设,即孩子会引起成年人的交感反应。

培养同情心

在我们的实验中,我们想找出孩子激发的情感效果是否超出了我们对年轻人的感受,并延伸到了更广阔的领域。为鼓励成年参与者考虑到孩子,我们要求他们描述典型的孩子有何特征(例如,他们的外表与典型行为)。在控制条件下的参与者描述了典型的成年人特征或跳过了这项任务。

描述孩子特征的那些参与者后来表现出了更高的亲社会动机。也就是说,他们更愿意实现广泛的亲社会目标,如帮助他人、社会公平以及保护环境。参与者还表示,在想到孩子之后,他们对其他成年人的困境有了更大的同情心。

在基于这些发现的后续实地研究中,我们发现,当附近有更多的孩子时,在购物街上的成年人更有可能向支持骨髓疾病研究的慈善机构捐款。

当没有孩子在场,所有路人都是成年人时,我们粗略地观察到大约每十分钟会有一次捐款。但当孩子与成年人的人数相差较小时,这一数字翻了一番,每十分钟有两次捐款。

这些效果不能用高峰时期的客流量大来解释,也不能用捐款者是否有孩子陪伴来解释。相反,他们认为,孩子的存在可以成年人的捐款频率,即便慈善机构与孩子没有特别的联系。

在我们的研究中,考虑到孩子或与孩子在一起引起了许多人对他人更大的同情心:父母与非父母、男性与女性、年轻人与老年人,甚至那些对孩子持相对消极态度的人。因此,研究结果表明,这是一种对社会有着深远而广泛影响的普遍效应。

仅限成人?

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前景。孩子往往与成年人环境分开,例如工作场所与政治机构,而在那里成年人会作出影响孩子生活的重要决定,例如与气候变化相关的行动。

我们的研究发现,社会需要考虑更多的方式以使孩子参与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例如,在政治与立法机构中明确考虑到对孩子的影响,这可以恰当地做出考虑到后代的需求与权利的决策。

近年来的一些举措越来越重视年轻人的声音,包括英国的“儿童议会”以及2019年的全球“气候罢课”,当时有140万孩子参加了这一活动。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些举措不仅为儿童提供了明显且重要的好处,还在更广泛的社会中引起了有利于每个人的亲社会取向。

本文作者:

Lukas J. Wolf,博士后研究助理,心理学系,巴斯大学

Geoff Haddock,社会心理学教授,卡迪夫大学

Gregory Maio,心理学教授,巴斯大学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