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达沃斯议程”对话会27日举办“塑造新的海洋经济”分论坛。海洋对于缓解气候变化、构建碳中和的未来非常重要,但当前海洋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正面临长期风险。中国已经出台多项法律法规,推动海洋经济与海洋生态保护相协调。未来中国可在海洋可再生能源等方面重点发力,抓住“蓝色经济”新机遇,推动经济、社会、环境和气候事业协同发展。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带来的挑战十分紧迫,但同时我们也不应忽视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长期风险。

越来越多的国家致力于碳中和,一个碳中和的未来,就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未来。

海洋覆盖了地球表面的70%,是地球的主要特征,对地球气候和生物圈具有重大影响。但目前海洋正受到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的威胁,必须采取紧急行动,恢复海洋健康。

中国日报

利用与保护

生态环境部近日印发《关于统筹和加强应对气候变化与生态环境保护相关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推动海洋及海岸带等生态保护修复与适应气候变化协同增效。

过去几十年,中国在海洋科学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在水域管理方面加强了法律法规建设。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海洋保护区的数量迅速增加。截至2019年底,中国共建立海洋保护区271处,大部分位于沿海水域,总面积约12.4万平方公里,占领海总面积的4.1%。

中国正在逐步建立以国家公园为基础的保护区体系,但保护区的规模和质量仍有待提高。应进一步加大科技投入,更好地支持国内海洋保护区的认定和管理,同时为国际海洋保护区建设做出贡献。

中国日报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产品消费国和加工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水产养殖业。渔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进行改革。

中国政府已经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打击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捞。2020年,在中国境外水域发生了几起针对中国的此类指控,中方做出了坚定回应,表明了遏制此类活动的决心。中国渔政部门对远洋渔船的非法捕捞采取了严厉的惩罚措施。

农业农村部去年11月发布《中国远洋渔业履约白皮书2020》,有力阐明了中国在远洋渔业方面的原则、立场、管理政策及其执行效果。同时,中国也正在积极推动《港口国措施协定》的批准。当然,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产生明显效果,但起码中国已经走上了正确的轨道。

限制捕捞对于海洋生态系统的质量至关重要。投入品监管、季节性禁渔令和渔业补贴改革是主要手段。《中国远洋渔业履约白皮书2020》呼吁将气候变化影响评估纳入渔业决策,这表明中国正在考虑更多的预防性措施。

中国日报

挑战与机遇

可持续地管理海洋,是制定环保政策、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抓手。在以自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方面,中国已经是一个先行者,但在利用海洋来缓解气候变化,发掘海洋潜力来弥补碳减排缺口方面,我们仍需要增加关注度,增强信心。

2018年9月,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等14个国家的领导人联合发起“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旨在推动海洋资源的有效保护和可持续利用。该组织2019年10月发布《海洋:应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报告,提出为了缓解气候变化,可在以下五个与海洋相关的领域发力:

1. 海洋可再生能源

2. 海洋运输

3. 沿海和海洋生态系统

4. 渔业、水产和饮食方式的转变

5. 海底碳储存

对中国而言,以上五大领域中的海洋可再生能源无疑是重点,而沿海和海洋生态系统以及海底碳储存的相关研究也正在增加。

可持续的“蓝色经济”预示着未来几十年的新机遇和新趋势,包括航运的绿色转型、海洋可再生能源、碳储存、生态旅游、海洋生物资源的利用、可持续的水产养殖和新型海洋食品的开发等。只要建立起明确的政策框架、确保激励措施到位,提高环境和社会标准,那么投资可持续的海洋经济将推动经济、社会、环境和气候事业协同发展。

中国日报

协调与合作

正在进行的2021年“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下设主题为“塑造新的海洋经济”的分论坛,旨在探索当下急需的政策、实践与合作关系,从建设海洋金融到海岸生态恢复,再到重建一个更合理、更具韧性的海洋经济体系。

中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海洋强国,拥有1.8万公里的海岸线。海洋经济的健康发展对中国尤其重要,将在中国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为了进一步发挥海洋在未来碳中和过程中的作用,中国需要健全以科学和预防为基础的国内和国际政策决策机制,同时还需要通过立法和海洋空间规划,在各级更顺利地进行跨部门协调。

《关于统筹和加强应对气候变化与生态环境保护相关工作的指导意见》的发布是一个重大进展,预计未来我们还将看到更多的联合政策和行动。

中国日报

本文作者:

谢茜,“海洋行动之友”项目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北京代表处

陈冀俍,高级研究员,创绿研究院

本文首次发表于观中国,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