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全世界已有8500万例病例,而这一数字还在增加。
  • 这场大流行病显示出,合作可以快速生成解决方案。
  • 这样的合作有助于保护世界免受未来危机的影响。

2019年12月31日,全球准备迎接新年,还没有意识到中国武汉市出现了几起原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病例。有44人患病,其中11人是重症患者,这些病例已报告给世界卫生组织国家办事处。

新冠肺炎病例数从几个增长到几百个,然后又增长到几千个,直到细流变成洪水,传播到了全球各地。仅仅一年后,已出现了8500万例病例,而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在如何应对全球危机方面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在我看来,不可忽视一个教训:各个机构和行业需要进行更具战略意义的合作。

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合作的力量。病毒被命名后不久,中国研究人员发布了其首个基因组序列。为了扩大其用途,IBM科学家后来处理了所有测序的SARS-CoV-2基因组,产生了300多万个序列——基因组、基因、蛋白质和其他分子。他们将这些数据添加到IBM的功能基因组平台中——该平台是研究人员的资料库,他们致力于确定用于药物设计、测试开发和治疗的分子靶标。

该平台现在拥有从各种微生物基因组中提取的3亿多个生物序列,其中冠状病毒的基因组是最新的一组。所有这些都是开放资源——这是除合作之外另一个实现成功的关键要素。

就像许多其他与新冠肺炎相关的项目一样,该平台的更新速度非常快。我敢肯定,IBM在这方面并不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亲眼目睹了同事们的努力之后,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强烈的紧迫感,都拥有共同努力以加快寻找解决方案的意愿。对我而言,为应对危机而成立的IBM 新冠肺炎技术任务组是我领导过的合作性最高的项目组。

在我们工作期间,新冠病毒不断在我们身边出现,似乎不可避免。当我三月份得知马德里一位医生堂兄也感染了这一病毒时,我受到了深深的影响。这样的时刻使人们意识到,没有任何人或组织可以凭一己之力对抗新冠病毒。而这一想法为我带来了十分关键的灵感。我打电话给白宫——经过仅仅一周的讨论之后,我们建立了一个令我引以为豪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新冠肺炎高性能计算联盟

如今,这一公私合作联盟包括43个成员——国家实验室、大学和科技公司,典型的行业竞争对手包括谷歌、亚马逊网络服务、戴尔、微软等。总之,我们为全球的研究人员免费提供了他们通常没有的丰富的计算资源。该联盟已加快推行了全球与新冠肺炎相关的数十个项目——从药物设计到分析病毒的传播,再到在多名患者之间分配呼吸机等。

在建立联盟的同时,我们还升级了基于云的人工智能平台深度检索,以辅助药物设计。了解是否曾尝试设计具有特定性质的分子并识别知识缺口至关重要。人工智能已经受过训练,可以准确地做到这一点,可以在DrugBank、Clinicaltrials.gov和GenBank上查阅新冠肺炎开放研究数据集和数据库的数千篇科学论文,并将数据转换为易于阅读的开放访问图。

当事实真正重要时

治疗和疫苗对于遏制大流行至关重要,信息也是如此。从阴谋论声称新冠病毒是中国实验室制造的生物武器,到某些网站甚至宣称该病毒不存在,有关新冠病毒的不实信息、虚假消息泛滥。虚假消息煽动人们走上街头抗议,反对隔离措施,或者拒绝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这都有可能使自己暴露于病毒中。

合作再一次产生了奇迹。我们与The Weather Company公司合作,创建了一个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用于绘制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情况。现在,公司应用程序和weather.com显示彩色地图,包含县和全州范围的趋势图以及病例增加或减少的统计数据。该应用程序从可信赖的来源(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以及州级和县级的来源中提取数据。

跟踪你附近报告的新冠肺炎病例,并通过weather.com和Weather Channel应用程序随时了解数据、新闻和信息。
图片来源:IBM的The Weather Channel应用程序

通常,这样的应用程序可能需要几个月才能落地。IBM和Weather Company公司共同工作,仅用了一周多的时间就做到了。与时间赛跑时,一切都会改变。

还有许多新的有效合作实例。毕竟,研发三种领先疫苗是通过合作实现的: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证明了学术界和工业界合作的力量,而新兴企业与行业领导者和政府的合作则分别推动了BioNTech/辉瑞和Modern疫苗的研发。

但是,更多的全球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无论是另一场大流行病、毁灭性的地震、特大干旱、甚至是城市的流星袭击。这时,我们在超现实的2020年汲取的经验教训将派上用场:加快药物设计的经验;处理不实信息的经验;快速挽救生命的开发技术的经验;最重要的是建立更多全球性公私合作的经验——因为这能奏效。

我们有办法快速启动这个过程。我们需要创建“科学预备储备”(SRR),这是一个真正的跨学科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需要工业界、学术界和政府科学家共同努力。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将提前评估特定灾难的风险,并制定行动计划以应对特定灾难。

然后,SRR的核心团队将使它们与必要的设施保持联系,以加快流程——从超级计算资源到基因组测序再到小行星跟踪系统等。SRR还将与政策制定者保持联系,将拟议的计划尽可能快速且有效地付诸实施。

这场流行病终将结束。我们将再次出门旅行,许多人将回到办公室办公,我们的孩子将不再居家学习,而是到学校上课。我们终于可以在去年分外渴望但被取消了的音乐会上放松一下,终于可以去欣赏“暂时关闭”了数月的艺术展,或者和朋友们开生日聚会,我们面对面地笑着,而不是视频通话。

这些日常时刻都因这场危机变得弥足珍贵。“科学预备储备”可以帮助我们保护那些日常时刻,确保它们不会停止或受到干扰,并且确保世界不再毫无防备遭遇重创。

我们可以战胜下一次危机。但是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以实现这一目标,必须确保下次危机到来时,我们有所准备。

本文作者:

Dario Gil,IBM研究主任,IBM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