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宣布将于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此举将使中国的GDP上涨5%。
  • 这项承诺也将对其他国家产生积极影响,太阳能等资源的价格将下跌。
  • 然而,气候危机已经迫在眉睫,到2060年时,气候变化的影响或许已十分严重。

中国出人意料地宣布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我们的新分析显示,这一举动将使本世纪的全球变暖趋势减缓0.25℃,并且提高中国的GDP。

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了这个意义重大的决定,这意味着,超过六分之一的世界人口——他们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占全球排放量三分之一——承诺在40年内实现净零排放。

我们使用剑桥计量经济学的E3ME宏观经济量表来分析这项计划的含义,发现中国需迅速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才能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中国需要对这项计划进行巨大投资,这将使其GDP在临近2030年时提高近5%,由于化石燃料的进口量将有所降低,此计划还将持续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中国的投入不仅将大幅降低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时也将降低清洁能源的价格,从而给其他国家带来积极的“溢出”效应。

总而言之,这项举措也许意味着本世纪全球变暖的幅度约为2.35℃,比我们的基线预测低了约0.25℃——这是在其他国家没有提出气候计划的情况下。

趋“零”道路

在我们的模型中,中国要想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二氧化碳排放,需要实施一系列的政策。最为基础的措施就是将能源效率规则和碳定价相结合,而这二者又是建立在中国新兴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基础上的。

中国还需要为特定技术的发展提供支持,使其能在目前的基础上更快投入应用——例如可再生能源回购电价和电动汽车补贴。中国还需要禁止建造新的燃煤电厂,这强调了监管在引导市场走向净零排放的重要作用。

与按照现行政策和技术趋势发展的情况相比,这些措施将在此后的40年里大幅降低中国的二氧化碳排量。如下图所示,40年内将减排累计2150亿吨二氧化碳。

2060年前中国现行政策和技术趋势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基线,蓝色线条)与净零计划下的排放量(净零计划,红色线条)对比
图片来源:Carbon Brief using Highcharts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的模型设计中,现行政策基线(上图中的蓝色线条)表明,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2025年前迅速达到顶峰,之后降低并维持长期的稳定水平。其他研究也已经表明,中国的碳排放量达到顶峰的时间将远早于其之前计划的2030年。

在我们的基线模型中,二氧化碳排放量提早达到峰值是由于低成本的太阳能和风能开始代替燃煤发电。这向我们表明了中国实施碳中和计划的动机之一。

国际影响

我们预估中国减少碳排放量累积将达2150亿吨,这对于我们剩余的碳预算,即将气候变暖水平维持在1.5到2℃意义重大。

但这并不是减少碳排放量唯一的方式,因为中国的行动可能对其他国家产生“溢出效应”。中国对于太阳能板的高需求量降低了其在世界各地的售价,这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

这意味着,即使其他国家没有在中国目标的影响下实施任何新的气候政策,他们的碳排放量仍将有所下降。我们的模型显示,这种影响意义重大,每年可减少排放5亿吨二氧化碳(MtCO2)。

总而言之,我们的结果表明,在中国的2060计划下,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减少将抑制本世纪0.25℃的升温。这意味着到2100年时,气温将比工业化前的水平高出2.35℃,而非我们的基线情景中的2.59℃。

我们的研究结果与气候行动追踪系统公布的新发现相似,他们认为中国的这项计划可以避免0.2-0.3℃的全球升温。

我们发现的溢出效应并非全是有利的。中国的快速脱碳将降低石油需求,这意味着全球石油价格将下降5% 。在其他没有政策干预的国家,传统汽车向电动汽车的转型速度将相对于基线放缓。

宏观经济

在目前世界上碳排量最大的国家实行脱碳,代价一定是高昂的。根据今天的价格测算,我们预估达到碳中和的碳价格将在250美元/吨二氧化碳。

相对于基线水平,过去40年里,仅电力行业的投资就增加了4万亿美元(按当今的价格测算) ,而且目前有数百万人在煤炭行业工作。

然而,脱碳所需要的大部分技术和设备都来自于中国,并且中国有能力产出更多技术及设备。中国还将大幅削减化石燃料进口,同时努力实现自给自足。

因此,如下图所示,中国的GDP在净零情景下相对于基线有所增长,并在短期内产生显著的积极影响。

净零计划下中国GDP水平相对于基线的变化,%
图片来源:Cambridge Econometrics modelling

差异将在早期表现得尤为明显,反映了可再生能源所需的全部投入,但由于化石燃料进口费用降低,会有一个较小的长期受益。中国的能源安全水平也将提高。

另一方面,由于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的出口收入降低,世界其他部分的GDP将稍微下降(小于1%),前提是中国以外的国家没有实施别的政策。总体而言,全球GDP将有所提升,而中国的增长水平将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下降水平。

值得指出的是,这些研究结果并没有考虑任何气候反馈。到了2060年,气候变化的自然影响也许会十分严重。

局部阵痛

模型结果表明,总的来说,中国将受益于此项新承诺。然而,局部地区的利益将受损——例如, 数百万煤炭工人或许不容易找到其他工作,以及中国那些依赖煤炭开采的地区将遭受严重打击。

习近平主席的声明表示,他认为这种转变是可控的,并且从中得到的利益将大于损失。这一立场与美国的形成对比,但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可能改变这一点。

现在可以明确的是,在其他国家仍踌躇于他们的气候承诺时,中国已经做出了决定。

本文作者:

Hector Pollitt,模型主管,剑桥计量经济学

本文原载于Carbon Brief,后发表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