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国际扫盲日,我们在过去的50年里实现了巨大的进步。全球识字率从1976年的69%提升到了2016年的86%。全球每个地区都有所进步,但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识字率64%)、亚洲(识字率71%)、中东和北非(识字率80%),扫盲挑战依然显著。

全球扫盲日是一个让我们展开创新思考的机会,思考如何开展教育和扫盲项目,改善社会中每个人的未来。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一定比例的人群不识字,目前最为紧迫的挑战是在新冠肺炎的挑战下保持进步,根绝倒退的可能。

当前的病毒大流行扰乱了学校的正常运作和学习体验,因为远程教育科技并不普及,很多教学工作难以为继。成年识字项目也暂停了。当我们开始阅读,我们便迈入了其他的世界,在我们自己的体验之外游历。如今,政府、非政府组织、学校和慈善组织都需要这样的“旅程”,重新构想后疫情时代的扫盲事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新冠肺炎危机中及将来的识字教学和学习”项目强调了在今年的新常态下,教育者的角色和全新的教学方式。同时也指出,缺乏变革(或变革速度较慢)导致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教育不平等。

这对全球的年轻人和成年学习者来说,可能是一个孤立的体验。我的祖母并不识字,一生经历了战争、饥荒和贫困,她凭借巨大的勇气将我的父亲养育成人,从一个乡村男孩变成了村子里第一个(同时也是唯一的)大学毕业生。她改变了我父亲的人生,我也切身体会到了基础教育的变革性力量有多强大。

2020年4月8日,新冠肺炎对全球学生和学校的影响

慈善是创新和求索的有利推手

我们看到了很多应对当前危机的伟大创新。全球扫盲日是一个进行统观、重新构建全新学习模式的时刻。

人们常说,要想成为优秀的学习者,一定要保持好奇。我最近在和学生们还有大学学者们讲话的时候分享了一段鼓舞人心的个人经历。几年之前,我和朋友家人一起到北极旅行。我们启航的时候,并不知道我们在旅途中能遇到什么。这场旅途是人类的一个隐喻。的确——我们身处一条船上,必须在途中彼此照料,并对外部世界以及前方未知的挑战保持充沛的好奇心。

我们一定要不断提出问题、寻找答案、展现同情。如果我们想要确保学生们可以获取最低的基础技能,胜任工作,在愈加复杂的世界中生存,我们必须继续探索。

慈善是求索的强大推手。“一丹奖”认可并奖励拥有可以对我们未来的教育系统产生深刻影响的宏大构想的变革者。

学术研究和发展项目可以对教育政策展开研究,从而使得政策制定者、教育者以及普通大众切实看到教育领域行之有效的实践。也可以找出能够帮助弱势社区中的学生保有动力和韧性的不同心态,以及在面临巨大压力时该如何转换心态。通过为探索性研究提供资金,学者们可以揭示出我们的大脑在因阅读障碍等语言障碍而受损时如何有效学习。 这些发现会为变革性的教育干预措施赋能,有可能使全球数百万儿童受益。

我们不应该回避新想法

儿童接受多种学习形式和新观念,也并不是所有的学习者都会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解决问题。 世界上有不止一种学习方法,不止一种获得聪明才智的路径,当我们理解这一点时,我们便可以提出支持教育环境的方法,以克服当前疫情大流行带来的困难。

190多个国家、地区因停课而中断了全球91%的学生的教育。 各国政府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迅速部署远程学习解决方案,尤其是在针对儿童和年轻人的正规教育中。 而且,由于当今的儿童正面临着一个需要同自动化技术竞争的劳动力市场,我们应该采用一种新的学习方式,使他们变得更加好奇,更加拥有创造力,而不再像学习机器那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测,当前疫情大流行将成为2400万学习者未来前景的转折点,这些学生可能无法在2020年恢复学习状态,因为一些国家缺乏在线教育的资源。

由于缺少支持数字和广播远程学习的政策或缺少接收数字或广播教学所需的家庭设备而无法被覆盖到的学生

因此,我们的教育系统必须考虑到未来社会、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许多挑战。 需要提高适合21世纪的技能教学水平,低收入国家的教育系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不仅包括基本的读写能力和计算能力,还包括解决问题的技术和科学知识,以及进行有效的团队合作、协作和解决冲突的软技能。

乐观的来源

根据我们与一丹奖获奖人的持续采访,尽管在当前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和其他伟大的教育者并肩,对教育系统和学习体验在危机后的变革充满希望。

就像世界经济论坛的“世界的复兴”,他们可以构想出一个我们能够把握机会、重新校准全球系统的世界,助力构建一个“更加平等、包容、可持续和有韧性”的世界。新冠肺炎带来的挑战创造了一个探索、求知、重新构想教育的阶段。

从第一个全球扫盲日至今,已经过去了超过半个世纪。让我们尽快迎来全球识字的那天吧。

本文作者:

陈一丹,创始人,一丹奖基金会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