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Fathima Rifka都会因在公共水龙头上洗她经期用过的垫布而感到尴尬,但在她生活的这个贫穷的斯里兰卡社区,这个公共水龙头是唯一的活水来源。

这位24岁的年轻人说:“你必须排队,然后还必须清洗前一天的餐具。那是唯一的水源,所有人都在那里。”

“我们把它藏起来并晾干。但是有时候晾干的方式不对,布会很硬。”

一年前,Rifka获得了一份生产低成本有机卫生巾的工作,让这一切发生了变化——她现在教科伦坡Kithulwatte社区的其他女性做这件事。

该业务的灵感来自印度发明家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他看到妻子在经期使用垫布很不方便,就开发了一种制作廉价卫生巾的方法——他是2018年宝莱坞影片《印度合伙人》(Pad Man)的原型。

每包卫生巾的价格是60斯里兰卡卢比(合35美分),该产品的名称为Sinidu,意思是“柔软”,其需求正在增长。

商业生产的毛巾通常售价在100到140卢比之间,使大多数斯里兰卡女性望而却步。进口品牌的价格可能高达500卢比。

Sinidu的女士们于2018年1月,即《印度合伙人》首映日,首先在斯里兰卡开始生产,并于一年后在Kithulwatte成立了她们的第一家成熟工厂。

她们从印度进口Muruganantham开发的木浆,利用他的设计在简单的机器上制造卫生巾。

Rifka和她的同事可以拿走她们需要的卫生巾,然后出售其余的,每包15卢比。

这是一家社会企业,即既有社会目标又有商业目标的企业。它由南盟商会女企业家理事会(SCWEC)发起,该理事会致力于帮助南亚妇女获得商机。

她们将这些机器引入了一所监狱,女囚犯能够制造自己的护垫。她们还计划将这种经营扩大到斯里兰卡的其他社区,最后扩大到尼泊尔和孟加拉国。

2019年3月13日,在斯里兰卡科伦坡Kithulwatte的Sinidu工厂,一名妇女展示了生产的卫生巾。
图片来源:路透基金会/Smriti Daniel

羞辱

近年来,经期贫困一直是全球头条新闻。统计数据显示,即使在像英国这样的富裕西方国家,还有十分之一的女孩负担不起卫生用品。

今年,Meghan Markle成为第一位在曾经的禁忌问题上发出呼吁的英国皇室成员,称女孩失学“是因为没人愿意谈论这个问题,也没有提供她们所需要的东西”。

在斯里兰卡,这个问题尤为严重,因为卫生用品的税收非常高——直到2018年9月,对进口卫生巾的征税超过100%。

此后,这一税率已降至约63%,斯里兰卡财政部长Mangala Samaraweera告诉路透基金会,他正在研究如何进一步降低卫生产品税。

他说:“获得负担得起的女性卫生用品一定会对女孩的课堂出勤率和教育成果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

“这还将促进女性更充分地参与经济发展。”

但是独立政策智囊机构阿德瓦卡塔研究所(The Advocata Institute)研究传播负责人Anuki Premachandra表示,这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她说:“人们会对胡萝卜的价格感到愤怒不满,但在卫生巾的税收方面,他们认为这是女性的问题。”

去年,新德里取消了卫生产品的营业税,但其他南亚国家仍对其征税。

但是对于该地区的女性来说,问题不仅仅在于成本。

在印度和尼泊尔的部分地区,文化禁忌意味着经期的妇女和女孩在晚上被驱逐出家,被置于危险之中。近年来,有几人在尼泊尔死亡。

在南亚,三分之一的女孩在经期失学,而在斯里兰卡,这一数字甚至更高。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斯里兰卡政府在2015年对该国女孩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超过一半的人在经期不得不失学。

联合国的另一项研究发现,斯里兰卡60%的教师认为经血是不纯洁的。

Rifka本月售出了100包卫生巾,她说:“女性抱怨使用普通垫布时会出现皮疹。有些人还患有其他与经期有关的疾病,但羞辱之声很多。所以这是一项挑战,我们不会谈论这个问题。”

“我已经开始销售这些护垫了,需求量很大。许多女性购买之后回来找我,告诉我它有多好用。她们都想再多买些。”

本文作者:

Smriti Daniel,路透社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 trust.org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