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统性因素意味着低收入人群正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
  • 解决这种不公平需要改革我们思考、融资和提供卫生服务的方式,而不仅仅是靠卫生保健。
  • 在教育和劳动力发展方面的投资可以通过获得医疗服务和健康环境来改善健康状况。
  • 以下是实施这一系统性改革的三种策略。

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新冠肺炎已经揭露并放大了我们社会中的系统性不平等和失败。

在大流行之前,结构性种族主义和贫穷等全球社会不公现象使人们更容易受到疾病的侵害。由于接受教育的机会、就业机会、医疗保健、健康食品环境和积极生活机会不平等,低收入人群更容易受到疾病和健康风险的影响,而且更容易感染新冠肺炎等疾病。他们更有可能从事一些基础性工作,如送货司机、门卫或零工,这使得他们无法在适当的地方躲避风险。

同样的这群人还面临着糖尿病和心脏病等慢性疾病等早已存在的、不成比例的负担,这些疾病使他们面临更高的新冠肺炎并发症风险。许多人居住在过度拥挤的空间或不合标准的住房,他们更难以遵循社交距离等预防措施。他们更难接触到有益健康的环境,如公共空间;以及健康的食物环境,从而更多地暴露于致胖环境,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脆弱性。

对许多人来说,不稳定的工作限制了他们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这要么是因为他们无法在没有经济损失或不担心失业的情况下抽出时间去就医,要么是因为负担不起医疗保健费用。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尤其如此,这些国家的医疗保障与就业挂钩,而大多数蓝领工作无法提供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医疗保险。

这些相互关联的因素和结构性种族主义协同作用,对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就已经面临歧视和健康状况较差的人群造成了短期和长期的重大影响。在全球范围内,几百万的人正在努力应对疫情的影响——失去工作和收入,在工作中面临健康风险,以及被剥夺了食品、住房和医疗等基本需求。住房、环境、就业和医疗保健会对健康造成影响,因此它们都可被视为健康体系的一部分。

在这一关键时刻,我们需要评估影响数百万人的潜在结构性和系统性障碍,尤其是那些在大流行病中首当其冲的人。为了重建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能把健康当作一个孤立的问题来看待。我们需要在整个卫生系统中看待它;需要采取多部门行动来预防疾病,公平地创造健康。

疫苗不能改善这些系统性问题

把我们带到这个临界点的情况将继续恶化。世界各国正在竞相研制疫苗;但即使成功研制出疫苗,这些系统性问题仍将继续加深。

随着许多国家经济陷入严重衰退,金融不安全状况继续恶化。在大流行病爆发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边缘化人群就面临着经济上的不安全。即使研制出疫苗,失业、社会福利体系的削减和收入差距的扩大仍将继续存在。

自动化将加速失业。这些技术计划用于执行与蓝领工人有关的常规工作,这威胁到数百万工厂工人、零售销售人员、出纳和其他工作人员

医疗保健系统将继续努力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如果没有协调一致的努力,通过解决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其中大部分不在卫生保健部门——来预防疾病,那么全球卫生保健系统将难以满足因身心健康问题而不断增长的需求。财政和就业的不安全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

在美国,生活在富裕地区的人能够比低收入地区的人提前将其活动时间减半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这些问题之间的相互联系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全球健康和财富不平等。我们不仅需要考虑投资医疗保健,还需要考虑投资整个健康系统,从而解决这些问题。解决这些系统性福利威胁的一个重要方法是公平获得高技能岗位的培训,以改善金融安全,保护健康。

从长远来看,教育和劳动力发展干预措施可以通过创造通向稳定、高薪工作的途径来缓解健康和社会风险。值得注意的是,增加技能和人力资源以发展可持续经济和社会,可以进一步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地球健康风险。因此,获得响应性教育和培训的途径就是建立一个重要的人类地球健康创造系统。当前的危机表明,需要新的、资金充足的解决方案,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和健康不佳的状况。简单地说,健康和财富是密不可分的。然而,目前为劳动力培训方案提供的资金有限——这些方案能够帮助边缘化人群培养高技能。像Pursuit这样的组织只能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服务。为了投资健康,我们必须投资于提供这些机会的项目。

通过投资机会来投资健康

现有的经济体系为卫生和劳动力发展提供的资金不足,危及人类和地球健康,因此我们需要重新设计经济体系。我们提出三种策略:

1) 各国政府必须投入大量的公共资金:大流行应对措施突出了政府支出在保护健康方面的关键作用。在这些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政府应将大量资源投入低收入和边缘化人群的教育和职业培训。

2)资金应通过多种渠道进行配置:即使增加公共资金、慈善事业,融资也不足以满足教育和培训的规模需要。因此我们还必须利用资本市场的财富,包括影响或任务驱动的投资,旨在提供具体的社会和可持续回报以及经济回报。

3)需要系统性解决方案来解决系统性挑战:系统的有效性取决于系统的设计目的。在这种情况下,纠正问题需要所有卫生系统(包括教育和劳动力发展)必须明确提出实现公平的人类健康和地球福祉的目标。在这一框架内,认识到还需要应对社会不公正和结构性种族主义,资金应与积极成果相一致。这样,在教育和劳动力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可以公平地部署资源,鼓励高质量的、基于成果的培训。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项系统性挑战,需要系统性的解决方案,这在以前被认为是激进的。要应对这场危机,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社会没能为最脆弱的人群提供经济机会,而新冠肺炎疫情放大了这一点。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需要紧急卫生远见,支持发展弹性、可持续和全面的系统,以保障我们共同未来的健康。因此,需要一个新的社会计划,为健康提供资金。我们必须公平地投资,不仅在医疗保健方面,而且在健康的环境、住房和体面工作方面,为所有人创造健康福祉。

本文作者:

Tolullah Oni,公共卫生医生和城市流行病学家,剑桥大学临床高级研究助理,开普敦大学名誉副教授

Jukay Hsu,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ursui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