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银行对数字货币的引入可能会颠覆全球经济秩序。
  • 这项技术可以带来多种好处,例如提高贸易效率,使数百万人拥有更多的金融渠道,并减少犯罪。
  • 但是,数字货币仍然存在技术障碍需要克服。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西方经济体减少现金使用的状态呈现出加速趋势。 同时,央行数字货币正在兴起,有可能颠覆现有的全球经济体系。

封城措施限制了人们的物理互动,自然减少了现金的使用——当然,人们也有自己的担忧,那就是这种病毒会经纸币传播。 研究表明,平均每张欧元可寄宿约26,000个细菌菌落。 人类流感病毒可以在钞票上存活长达17天; 每年一美元和五美元的钞票平均易手100次以上,因此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间使用现金的风险相当之大。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又有谁能指责中国人民银行在2月宣布销毁在高风险环境(如公共交通,市场或医院)中收集回来的现金呢?

基于同样的考虑,中国人民银行还加大力度,推进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替代现金的计划,即电子人民币。 四月份月,中国开始在包括深圳、苏州、成都以及北京以南的雄安新区在内的几个主要城市进行电子人民币的测试据官方媒体报道,这些城市已经正式采用了电子人民币,一些政府雇员早在5月就开始接受数字货币的工资。 中国期望将数字人民币的试点扩展到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举办地。

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先行试验国家。 德意志银行跟踪研究了全球各地所有由中央银行牵头的近20个数字货币项目。 同时,私人银行业也发起了多项测试计划,例如R3财团以及印度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

这些举措中的大多数都旨在提升经济的效率和效力。 数字货币可以消除围绕传统货币运输的繁琐操作和安全装置。 减少“摩擦成本”可以帮助实现金融包容,同时也可以提高全球贸易的效率、降低风险。 增加透明度和可追溯性可以防止洗钱和其他形式的金融犯罪。

对于中央银行而言,最重要的好处是能够提高监管合规性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此时此刻,这点显得尤为重要。目前,人们很难甚至不可能知道货币政策是否或何时会对经济产生预期的影响。 如果通过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执行此类刺激政策,则可以精确监控其在经济中的流动,从而为未来的货币行动提供依据。

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也有其政治和社会利益。 德意志银行的研究表明,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可以赢得长期的地缘政治优势,中国在这一方面潜力巨大。 如果电子人民币被广泛用作简化贸易和降低风险的系统,那么中国可能会在世界贸易工厂的基础上,成为世界贸易银行。 但实际上中国的目标更多是本地化的,与金融普惠有关。 人民币数字化将为数亿公民(其中包括一些弱势群体)提供金融服务机会。 这种优势对于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成立。

需要注意的是,在任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成为现实之前,必须克服重大的技术和结构障碍。 区块链作为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有着“不可能三角”的限制——去中心化、安全性及可扩性三者不可得兼。可拓展性和安全性对于任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有效性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去中心化的风险会形成其他瓶颈,并导致效率低下。

Infosys等公司以及金融和技术行业的许多合作伙伴正在致力解决这些技术挑战。 显而易见的是,任何解决方案都必须同时具有快速、成本低廉、节能与不受中断的能力。 隐私和身份必须以政府、公民和公司可以接受的方式处理。 我们需要足够的透明度,以实现预期的效率和效果飞跃,同时仍要保护个人和公司的隐私权。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在一个数字化已经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世界中,这绝非不可能之事。 如果上个世纪的历史对我们有任何启发,那就不要低估技术创新的变革潜力。

重要的问题仍然存在。 我们如何推测并控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对于银行结构可能造成的破坏——比如替代或是摧毁? 如果某些国家引进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而其他国家没有,那该怎么办? 会导致怎样的新失衡?

答案并不简单,但是加强财政管理、透明度和效率的机会是巨大的。 显而易见的是,新冠病毒危机带来了许多挑战,但同时也是重新思考我们社会如何管理和使用资金的机会窗口。

本文作者:

Mohit Joshi, 总裁, Infosys Limited金融服务,保险,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主管。

Dixit Joshi,财务主管,德意志银行。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