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今年的美国国会选举中,有122名黑人,即多种族黑人女性参加了竞选。
  • 在初选阶段结束时,仍有将近60名黑人女性留在竞选场上。
  • 美国妇女与政治中心和“美国更高境界组织”(Higher Heights for America)的数据显示,黑人女性占美国总人口将近8%,却仅占国会议员总数的4.3%。
  • 在2012年和2008年的选举中,黑人女性选民的参与率也高于其他任何群体。

阿肯色州参议员乔伊斯·埃利奥特(Joyce Elliott)将于11月竞选美国国会议员,她是第二位进入当地公立高中的黑人学生。第一个是她的姐姐。如果在11月当选,她将成为阿肯色州有史以来第一位国会黑人议员。

在6月的竞选中,埃利奥特参加了白县(90%以上是白人)反对种族主义的示威游行,并在联盟纪念碑下向与会人员讲话。

她告诉路透社,11月的选举是“改变我们历史的机会。我真的决定去争取,因为我可以看到通往胜利的道路。”

美国正在努力应对致命的新冠肺炎大流行,这种流行病使美国黑人的生病和死亡比例过高。最近美国社会因警察的暴行而变得动荡不安,竞选国会议员的黑人女性人数创新高。

至少122名黑人女性在今年的大选中申请竞选国会议员,埃利奥特是其中之一;根据美国妇女与政治中心(CAWP)的数据,2012年共有48名黑人女性竞选国会议员,自那以来,这一数字一直稳定增长。

黑人女性占美国总人口将近8%,但仅占国会议员总数的4.3%。
图片来源:Brookings Institute

Collective PAC的数据显示,随着初选阶段接近尾声,仍有近60名黑人女性留在竞选场上。

在民主党初选中竞选佛罗里达州国会议员的海军退伍军人、律师帕姆·基思(Pam Keith)表示,“人们日益乐见国会出现来自不同群体的人。国会中出现有影响力的黑人女性会是什么样,只有等她们真正进入国会才能知道。”

美国妇女与政治中心和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更高境界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黑人女性占美国总人口的8%,但占国会议员总数的4.3%。“美国最高境界组织”旨在选举更多有进取精神的黑人女性担任公职。该报告称,担任州政府行政岗位或市长的黑人女性相对少。

但是黑人女性选民在2008年和2012年总统选举中的参与程度高于其他任何群体。

从历史上看,黑人女性在黑人较多的地区赢得选举的可能性更大,但许多人在白人或混血人口较多的地区参与竞选,其中一些以前曾投票支持共和党。

北卡罗来纳州的帕特里夏·蒂蒙斯·古德森(Patricia Timmons-Goodson)说:“我们将把这个席位从红色变成蓝色。”帕特里夏·蒂蒙斯·古德森是第一位在州最高法院任职的黑人法官,也是美国民权委员会的前成员。正在竞选国会议员的蒂蒙斯·古德森说:“我们有一位知道并了解该地区及其人民的候选人。”

路透社采访的八位黑人女性国会候选人中的几位表示,相比那些更富有的竞选对手,她们体验过没钱的日子,因而能够更好地理解选民。

“有好几次我差点失去房子。当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陷入了财务困境。”前新闻记者珍妮·李·莱克(Jeannine Lee Lake)说。她正在印第安纳州竞选国会议员,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兄弟格雷格·彭斯(Greg Pence)竞争。格雷格·彭斯现任企业高管,在上次竞选中报告了数百万美元的资产。

新冠病毒危机也凸显了这些女性所主张的议题的重要性——改善医疗保健、创造更优质的就业岗位、改善宽带互联网的使用。

塔拉迪加县民主党心理学家、阿拉巴马州的阿迪亚·麦克莱伦-温弗瑞(Adia McClellan-Winfrey)表示:“这确实突出了我与选民正在谈论的内容的重要性,比如农业和扩大医疗补助。”

俄亥俄州的候选人西瑞·蒂姆斯(Desiree Tims)曾在华盛顿特区担任国会助手和白宫实习生,于2019年返回家乡。她打算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以此来偿还学生贷款。

但是当家乡遭遇龙卷风袭击,她看到人们聚集在一起收拾衣服、分享食物、自发提供庇护所,却未能获得联邦政府的援助与支持,这使她决定竞选国会议员。

蒂姆斯说:“从华盛顿特区回来后,我看到社区在做工作,但他们交的税没能用在他们身上。”

佛罗里达州的退伍军人、前狱警金伯利·沃克(Kimberly Walker)竞选国会议员,并表示,解决这一分歧的办法很明确。

她说:“我们需要有更多平等平凡的美国公民,为平等平凡的美国公民而奋斗。”

本文作者:

Makini Brice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Reuters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